刘志远那停顿的老字后面,绝对不是想说什么所谓的老东西,是的,大家脑补了一下,这种事情嘛,他们都懂得。

一个个眼睛当中带着蔑视瞧着台上看着的黄鸿,实话说他们和刘志远也是一样的心情!

众人这样齐刷刷的眼神让黄鸿看着,他能高兴的起来吗?这种事情当然是不可能的。

上去他两步走到刘志远跟前冲着人出声道,“你小子在把你刚才说的不是人的话,给我说出来一句试试!”

“怎么,老东西,你要管拉屎放屁吗?说出来了,所以你想怎样啊?”刘志远冲人翻个白眼。

讲真的说,他这样子看起来真是将忍给蔑视到了骨子当中,让本来就气的胡子都开始颤抖的人,现在更是更是七窍生烟,瞪着刘志远大吼一声,“我能怎样……我能这样!”

总有人以身份为标杆,觉得自己牛逼,被人请来之后,更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因此用鼻孔看人,然后在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之后!他就会做出来像是这种!

“我曹,这王鸿想干什么!”

“我日,快阻止了这混账东西,他是不是想直接将桌子给掀翻?!码的,这人渣,疯了是不是?!那是刘志远浪费了好多心力和物力!快住手!”

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有些人做出来的事情,还真是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就像是现在这王鸿,打算直接将刘志远摆放菜品的桌子直接给掀翻了一样。

众人瞪圆了眼睛一声声的喊叫声已经从嘴巴当中发出,只听着就能知晓其中的愤怒,但是这王鸿停手了吗?

非但没有,还将自己的力道动作更变得迅猛了三分。

他朝着桌边一卡,脸上已经露出了分外得意的表情,在这样的表情之下,刘志远眯起来一双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像是你这样的人渣,我还真是想知道,你到底是怎样直接混迹到现在这位置,且还能站在这里的!”

“你什么意思!”刘志远这边一句话,已然让王鸿瞪大了眼睛本就恼怒的情绪,现在直接飙升到了一个高度。

让人瞧得出来,现在这人不仅是想将刘志远这边的桌子给掀翻了这样简单,更想直接动手,上去将刘志远的人也给狂殴上一顿。

不得不说,能有这样想法的王鸿真他码的不是一般的有勇气啊。

真是让人佩服佩服,起码刘志远现在在心中正是这样想的,一边的文浩反正是要直接爆炸了,瞪圆了一双眼睛,大有想上去将这老家伙给抽筋扒皮一般的愤怒心情!

“你个混账东西,怎么,怎么……”

愤怒让这边的黄鸿冲着刘志远发声怒叱,这怒叱声响起,黄鸿却发现,他两手这边卡着桌子,竟然没能将桌子给掀翻!

他脸上的表情,有不解,有懵逼,刘志远咧嘴一笑,“怎么啥?不是我说你老东西,你到底是老子秀逗到了怎样的程度,才能以为凭你那还不如小鸡仔的力气,能毁掉这边我的参赛成品?”

“你叫我什么?”黄鸿气的鼻子都要歪掉了,瞪圆眼睛冲着刘志远吼一声。

“呵呵,老东西啊,怎么,难道你耳朵塞了驴毛不好使?不知道我现在正在骂你?”

“你个无法无天的混账!”骂了长辈,还能正大光明的说出来,这人到底是有着怎样一种非同寻常的勇气啊,不过这也就是他们刘志远老师的脾气难道不是?

“我混账?呵呵老杂毛,我要是不无法无天,难道让你肆意妄为,毁坏我的东西吗?你怕是脑子里面装了屎吧?再有,谁做评委能做倒像是你这种程度的?”

“像是你这样的垃圾玩意儿,站在这里成为评委,简直是侮辱了评委这两个字,不论你在外面是谁,有着怎样的成绩,我都在这里告诉你,要么好好的给我做评委,要是你本着找茬的心里来,还想毁了别人的心血,小心我弄死你!”

刘志远眯着眼睛,冲着面前的人直接扔出来这么一句,这话当时惊得王鸿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瞪圆了眼睛盯着面前的人,“你这黄口小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不是屁话吗?话从我的嘴巴里面说出来,我想是不知道我自己正在说什么,那岂不是像是你一样,是个煞笔了?”刘志远不屑的嗤笑一声。

“哈哈哈!骂的好!”

“就该这样对着这老杂毛恶语相向,让人知道站在台上的人他么的不是好招惹的,这样他才不会想着上去就将人给搓扁揉圆!”

“可不是吗,得亏是遇到了像是咱们刘志远老师这样敢做敢说,不走寻常路的人,这边才能让一切有可能朝着下面继续发展,要是不然啊,啧啧啧!谁知道最后结果会怎样呢?毕竟这人刚才可是上手直接将桌子给掀翻呢!所以干得好刘志远老师!”

围观的群众没谁听不到台上的人正在说的话,和正在进行的交流,但是也就是因为这边能听得见,他们现在才能这样和刘志远同心协力不是?

这群人是不是脑子他码的都是豆腐脑,知道这混账正在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吗?

老子今天站在这里是评委!这是一个选手面对他这样一个被人重金请来的评委,该有的态度吗?

王鸿本来现在听到刘志远叭叭的一连串,已经气得不轻,却不想更让人生气的事情是这边的人竟然还能说着话,引起下面观众的共鸣,让这群人说出来的也是这种能气的他飞起来的话。

他恶狠狠的瞪着一双眼睛,刘志远笑道,“我看你的样子,现在好像挺生气的啊,但是没理由啊,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呢,这边对着我们这些正常人生气?”

“你说什么?!”王鸿这么一把年纪了,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耳朵,然后现在他居然自己在怀疑自己的耳朵不好使。“你说什么?!”王鸿这么一把年纪了,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耳朵,然后现在他居然自己在怀疑自己的耳朵不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