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

“南山又出什么事了?”

梁休一把拎着贾严,声音倏然拔高。

刚解决完京都那些商贾的问题,现在又闹什么要蛾子了?

就连炎帝,也从桌案后站了起来,满脸严肃,也喝道:“把话说清楚!”

“炸……炸了……”

贾严被梁休双手擒制,说话有些吐字不清,但听到这两个字,梁休的脸色倏地变白了,瞪着贾严,声音颤抖道:“火……火药库炸了?”

炎帝脸色也是大变,南山是修建得有火药库的。

他们都很清楚火药的威力。

青云观可是直接被炸药炸成了面面,顽城直接被炸药炸成了一片废墟,拓跋涛的十几万大军,因为一声惊雷,被汹涌的洪水猛兽吞噬……

这要是炸了,南山岂不是成了人间地狱?

但很快,两人有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他们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

青云观爆炸时,声音那是惊天动地,南山哪怕和京都相距甚远,也不活二十里路,怎么可能连个响都没听到?

最重要的……南山的火药坊,好像还没有开工啊!

贾严敏锐地察觉到了炎帝和梁休眼底的寒意,吓得浑身一哆嗦,当下话也不敢结巴了,道:“不是炸药,是南山的砖窑,砖窑炸了!”

梁休的心猛然一紧。

南山的建造需要大量的砖块,都需要砖窑来生产提供,因此,南山砖窑可是有几百个工人工作啊!要是炸了后果不堪设想……

梁休猛地将贾严提了起来,冷喝道:“伤亡呢?

伤亡怎么样?”

贾严被梁休狰狞的脸吓到了,摇摇头道:“不知道,尚未来得及统计!”

梁休一把将贾严推到一边,指着他道:“立即传命给杨佐,让他带领太医院的所有太医,带上所有能用的药材,前往南山参与救援。”

贾严急忙应了一声,转身跑出了大殿。

梁休看向炎帝,拱了拱手道:“父皇,儿臣先去南山了,南境的问题,稍后再议。”

炎帝点点头,道:“去吧,需要什么支援,你可以自己调,朕会下令朝中各个部门配合你。”

“是,多谢父皇!”

梁休应了一声,转身就冲出了养居殿,向着宫门冲去,他现在有了一身磅礴的真气,又练习了和尚的步伐,跑起来是非常的快的。

当然,还不能施展轻功。

很快,他就冲到宫门前。

李凤生已经骑着马等在了哪里,手中还牵着一匹白马,见到梁休出来,就将缰绳丢给他:“上马!”

梁休翻身上马喝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李凤生摇头道:“目前只知道是砖窑炸了。”

梁休脸色非常的阴沉:“天灾?

**?”

天灾目前不可抗拒,他认了,但若是**……梁休的眼底已经泛起腾腾的杀意,针对他没关系,但是要这些无辜的人付出生命,那就该死!

“还不知道!”

李凤生摇头,道:“你不用担心,有钱宝宝在,她应该会迅速带领左骁卫控制现场的!”

对啊!有钱宝宝在,她应该能控制住局面!梁休点点头,声音有些颤抖道:“只希望伤亡能够小一点啊!”

半个时辰后,兄弟二人打马赶到了南山砖窑。

果然如李凤生所说,砖窑周围已经被左骁卫里外三层地包围起来,包括砖窑的工人,这时候也已经被左骁卫全部控制了。

而在砖窑外围,已经围上来了很多百姓,他们非常惶恐,也非常焦急,因为他们之中,很多家人都在砖窑做工。

见到梁休纵马飞驰而来,原本惶恐焦躁的百姓,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立即一窝蜂地围了上来。

“太子殿下!你终于来了啊!”

“太子殿下,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啊!求你了。”

“天爷爷哎,菩萨显灵,太子殿下终于来了。”

“……”

梁休勒住马缰,看着众人道:“大家放心,我已经通知太医院,南山医学院,让他们全力救治,会努力把你们的亲人都救下来。

“现在,大家先把路让让,本王要进去看情况。”

一众百姓闻言,立即向着两侧让开,给梁休让出了道路来。

梁休策马进入砖窑,映入眼帘的,是到处断壁残垣,一片狼藉,原本小山包一般跌岩起伏的砖窑,这时候已经变成了碎块。

见到这一幕,梁休的心都凉了半截。

爆炸这么严重,那伤亡得多多少……

迅即,他又怒火中烧。

在后世,军队遇到这种情况,就算是用手刨,也早就把掩埋在地下的伤者给救出来了,但这群蠢货,竟然只会站着干瞪眼?

“愣着干什么?

有人受伤就快点救援啊!”

梁休跳下马,快步往前走去。

他脸色狰狞,挥着马鞭,一副要杀人的样子,这么多人,只会包围现场,难道就不会救人吗?

“你别急着骂人!”

这时,前方的钱宝宝迎了上来,看着梁休道:“爆炸发生时,工人们正在吃午餐,都聚集到用餐区了,所以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亡。

“当时,只有几个人留在窑区,你放心,没人死亡,就是烧伤很严重,孙暮和南山医学院的人都到了,已经在给他们治疗了。”

梁休看了一下,用餐去和砖窑相距差不多三四百米的样子,这个距离相对于是安全距离了,而且,对面的用餐区,的确汇聚了几百人。

梁休紧绷的神经这才松了下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啊!还好没造成什么大伤亡,砖窑炸了,大不了再造就是了,人,才是最重要的。”

钱宝宝眉头微微一皱,道:“但是,现场乱成这样,没办法查清是天灾还是**!”

“是**!”

梁休刚才进来的时候,已经仔细地观察过现场,在现场见到了一条从山上留下来的小溪,因为用餐区截流,流进了砖窑中了。

有点科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经过千百次煅烧滚烫火红的砖块,遇到水,那就是一刻炸弹。

李凤生和钱宝宝脸色大变,梁休连忙挥手道:“此**非彼**……”

话没说完,目光忽然瞟到角落里灰不溜秋的东西,身体陡然僵在了原地。

——差着的明天补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