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白的长方形高塔,海燕三人推门进入,里面则像是另一片天地。

整个高塔内部,都由仿佛黑曜石般的材质构成,即便借着门外透进的阳光,三人都无法看到所处环境的边界。

从进来的位置来看,他们所在的位置位于高塔的中上部分,海燕抬头看了眼,漆黑的穹顶似在眼前又似在天边,幽邃的环境让他的空间感有些错乱,他没法肯定上方是否别有洞天。

但可以肯定的是,众人脚下必然别有洞天,他们要找的半座空座町就在脚下吗?

“欢迎来到我们的宫殿!”

后方的大门突然自动关上,四面八方都响起同一种,有些尖细听上去让人不舒服的声音:“欢迎来到我们的宫殿!”紧接着的是道有些低沉粗犷的声音:“各位,诱人的食物们,嘿嘿嘿。”

两个!或者,更多!

海燕下意识摆出防御的姿态,明明感受不到任何灵压以及生命的波动,但这座高塔似乎存在着不止一个敌人,是这诡异的环境导致的吗?

“小心,别离我太远。”海燕小声向剩下两人说道,目光不断扫向四周,提防随时可能从任何一个地方出击的敌人。

“你们中间,哪一个比较好吃呢?”那令人厌烦的尖细的嗓音不断传入耳中,性子火爆的贾姬像是受够了,大声说道:“装神弄鬼的家伙,想吃东西都不敢伸手吗!”

“哦?你也很迫不及待的话……”

分散在整个空间的声音猛地汇成一股,一张长型带孔白色面具渐渐浮现在贾姬的右手边,对方带着白色手套的手已经伸到了她面前!

“那就从你开始吧!”

贾姬一脸惊讶,身体居然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硬,这让她已经无法逃脱那只与常人无异的手了。

海燕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几乎是那面具出现的同时,他就已经转过身。可惜,另一边的荪荪比他的反应更快。

她的动作很快,只见长长的衣袖在贾姬背上抚过,二人便仿佛跳舞一样换了个位置,躲过敌人从黑暗中一抓的同时,一柄明晃晃的三刃短叉被她握在右手上,直刺敌人面门,“离得远还不觉得,一近,你身上那低贱的味道还真是让人作呕呢。”

那有些像高顶帽的白色面具轻松一歪,躲过荪荪早有预谋的一击后,有向后一倒,又要回归到黑暗之中。

海燕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不知道身为破面的荪荪是否真是靠嗅觉察觉到敌人接近,身为死神,他刚刚可是切切实实捕捉到了对手的灵压。

可以推测,要么对手很擅长隐藏自己,只有到一定距离以内他才能察觉到。要么是这诡异的环境,提供给他了隐藏的条件。

可无论对方的凭仗是什么,海燕要面对的问题都是同一个——距离,放任对方离开,那下一次他能做的依旧是提心吊胆的防守,绝不能让这只老鼠溜走!

“缚道之四,这绳!”

亮黄色的细绳灵巧地缠绕在对手的手腕上,另一端则连在海燕指尖,他用力一拉,对手的身形明显地出现一顿。

“别放走他!”

荪荪浅浅一笑,被她拉到身后的贾姬趁这个空档也平复的情绪,只见她用力往地上一踏,整个人略过荪荪上方,朝那张微微后仰,像是在望着自己的白色面具的主人飞去。

空中,她身上蓝白色的光芒一闪,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戴在头上,脖颈上的白色围巾迎风乱舞,在空中转了个神,黑色的长靴揣在对手脸上却犹如巨石坠地,砰!爆出让人心头一颤的气浪!

那大半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影也第一次完全展现在她眼前,修长的身体被白色长袍覆盖,领口和袖口波浪形的设计,让这人看上去像是某个中世纪的贵族。

只是,被白色面具覆盖,像是个玻璃罩般的头颅,搭配宛如贵族的服饰有一种诡异之感,刚让贾姬心里莫名的生出一股厌烦。

砰砰砰砰砰!又是一串连踢招呼上去,本该要出手的荪荪抬手挡在嘴前,以遮挡自己惊讶的神色。

在哨所里贾姬就出过手,更是有种要和海燕拼个高下的意思,这是个性格要强的人类,可实力却有些平平无奇,这是荪荪先前的感觉。

可现在,不管是速度亦或是力量,都一瞬间有了质的提升。而且,如果不是错觉的话,还在一点点变强。

荪荪心里快速做了个评估,要是没有蝶冢大人的培养,她们原本也就能做到这个程度吧?

有意思的人类,怪不得能引起蝶冢大人的注意,就是这个和阿帕契有些类似的性格,真是太粗鲁了!

在海燕的注视下,先前被他视为大敌的家伙,修长的身体如同一颗被暴风压弯的细枝,终于不堪重负轰然倒地!

“你要!从谁!!”

贾姬高高抬起右腿,先前的狼狈化为怒火全都集中其中,如同坠落的黑色流星,一脚踏在对手胸口之上!

“开始啊!!!”

轰!地面猛地一阵,那修长的白色身影压碎身下的石砖,飞起的碎石将其一点点掩埋。

这个隐藏在黑暗中,先前邀请他们的家伙,难道就这样不堪一击?

海燕不这样觉得,虽然不明显,但脚下属于那家伙的灵压并没有消失,相反,还如同苏醒一般正一点点变强。

荪荪瞥了长舒一口气的贾姬一眼,又向海燕使了个眼色。

海燕心领神会:“别大意,不能放他离开。”

三人各退一步,呈三角将还没有行动的破面围在中间,大家都是经历过战斗的人,尤其之前面对三号位破面时,更是有了一定的默契。

而之所以没有继续进攻,他们可没忘了最早听到话,‘我们’意味着,在那未知的黑暗中,至少还有一个敌人在虎视眈眈吧。

“我们好像被当做猎物了啊,真是讨厌!”尖细的声音从中间传来,这也是之前接近贾姬的声音。

海燕、贾姬、荪荪三人的眸子都迅速从左往右扫过,这应该是在向他的同伴控诉,另一个家伙也要行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