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他来说,有没有发生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个人已经让他如鲠在喉。

只要想起这个人的存在,便寝食难安,杀意翻腾。

“榕榕,如果让你选择,在他不好过,和在我不好过之间,你会选择谁?”

萧榕听懂了他的意思,她的眼底浮现出一层水光。

“我们现在该做的……不是要找到那个陷害我的罪魁祸首么?”

霍云深还在积极的为她调查凶手,为什么温烨就只想除掉霍云深?

温烨淡淡道:“他不在了,我自然会帮你调查。”

萧榕似乎还想去改变他的想法,“温烨……”

温烨眸光一闪,忽然道:“如果你想我不去对付霍云深,当然也是可以的。”

萧榕下意识的问道:“真的?”

温烨的眼睛掠过一道阴冷,他漠然道:“如果霍云深如你所说,并不喜欢你,这件事我可以这么算了。但是……如果他真的喜欢你,我想做什么,你不能再去阻止。”

萧榕的脸上浮现出几分迟疑,但很快的,她就点头了。

“好。”

萧榕仔细的想了想,还是没想到霍云深喜欢她的表现。

她如果不答应,温烨也不会放过霍云深,不如先答应,说不定事情还会有所转机。

看着答应下来的萧榕,温烨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

“时间还早,再睡一会。”

萧榕靠在男人的怀中,“好。”

她很快闭上眼睛,在男人温暖的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温烨则一直没睡。

他注视着怀中的女人,环住她的手臂,忍不住收紧了一点。

她是他一个人的,他不允许任何人染指窥觑。

霍云深,他杀定了!

就算霍云深真的不喜欢萧榕,他也没有想要让他活着的打算。

这么对萧榕说,不过是让她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为他求情罢了。

……

这天,霍云深接到了萧榕的电话。

电话的那头,传来萧榕犹犹豫豫的声音。

“霍云深,你有空么?”

霍云深眸光轻闪,明白了她的来意。

“有事找我?”

“对,我想约你出来见一面。”

霍云深很快答应了,“好,地点在哪?”

萧榕却是沉默下来,很久都没说话。

霍云深开口询问:“怎么了?”

萧榕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你不问我什么事吗?”

“你找我,还能有什么事?”霍云深声音低沉,“刚好调查的事情有了一些眉目,顺便告诉你。”

不知道是不是萧榕的错觉,她竟从男人的声音里,听到几分若有似无的温柔。

萧榕的心开始发慌,是因为温烨给她洗脑,所以她才会有这种感觉么?

萧榕匆匆说了时间和地点,便快速的挂断电话。

抬起头,她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

“我……我这么说可以吗?霍云深……没有听出什么吧?”

温烨望着一脸紧张的女人,声音温凉。

“没有。”

萧榕很不擅长说谎,说谎必定瞒不住。

这次,她给霍云深打电话约他见面的目的,就是想要确定,霍云深是否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