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这种生物……对于猪的赞美,实在太多了,按下不表。

众所周知,说一个人猪一样,便是夸赞一个人如猪一样有用,在任何领域都能发光发热。

如果说一个人长得像猪一样,一般就是夸赞他的身材,体脂比和猪一样保持在比较低和健康的标准,众所周知,常见的家猪,大白猪和大约克夏猪,体脂比在百分之十八左右,这是如今偏胖的人群非常羡慕的体脂比了。

抱着这种观点的秦路明,在马世龙和它带着的两个美女出现时,说马世龙艳福不浅,当然是真诚的赞美。

秦路明并不歧视胖子,因为他自己也曾经是叫“圆圆”的男人,只有安茶茶那种低素质的神经病,才会取笑别人。

当然,胖子也应该学会自我管理,学会自律,减减肥总不是坏事……丰满也可以是健康的。

马世龙和两位美女站在一起,他高高瘦瘦的,两位美女圆圆滚滚的,看起来像一棍两球。

“我依然忘不了黄土梁水坝的春天,白色的**出没在草丛里,河水中,它们倚靠着我,懒洋洋的姿态,慵懒而妩媚。”马世龙有些兴致匮乏地感慨。

人和猪终究是不能比的,即便是像猪的人,也是人,例如那种吭哧吭哧喘息的感觉,就没有那种韵味。

两位美女对望了一眼,她们?果然顾少的女人大概多不胜数吧?黄土梁水坝便是他养着女人们的什么度假村之类的地方?

她们今天已经见识了顾少的实力,非常清楚像这样的豪门大少,养十个八个女人很轻松,甚至有包养一整个女团的。

可从未想过这种有钱人糜烂任性的生活会把自己卷进去,要说没有点排斥那是不可能的,要决绝地潇洒离去,却也不是那么容易。

不止是因为这位顾少的经济实力,最主要的是他给了她们恋爱的感觉,从来没有人会为了她们一掷千金,今天在奢侈品门店里,那些眼高于顶的柜姐们,匪夷所思之余还带着些忿忿不平地情绪,让人心情愉悦。

这就是虚荣被满足的感觉啊,这种满足甚至让人想要哭泣,她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女人可以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甚至不惜毁灭世界。

既然连毁灭世界都愿意,那么堕落又算的了什么?

想到了这里,她们便从容地笑了起来,对“黄土梁水坝的春天,白色的**”这句话淡然视之。

“不忘初心,挺好的。”秦路明表示赞同,马世龙是一头猪,猪对猪念念不忘,大可不必嘲讽。

马世龙也算是重生了,所以它的初心应该是猪的初心,作为人的初心,那是上辈子的事情。

“认识一下,我的女朋友苏梅和杨春暖。”马世龙互相介绍了一下,“这是……也不算很熟,但肯定是一个超级有钱公子哥,秦路明。”

苏梅比杨春暖稍微胖一些,她感觉昨晚马世龙也更宠爱自己一些,便率先朝着秦路明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

杨春暖其实一直在偷看着秦路明,尽管已经名花有主,但谁还不爱看帅哥呢?身边这位“顾清安”尽管也算帅气,但没有秦路明那种浑身充满活力的感觉。

再仔细看看,这身形姿态略微有些眼熟,只是作为顾少的朋友,肯定也是豪门子弟,自己上哪眼熟去?

秦路明微笑着点头。

“这位是秦先生的妹妹吗?”苏梅自揣既然有现在这样的机会,说不定还能实现阶级跃迁,人际关系也要从现在开始经营,人家未必看得上自己,但多说两句话熟稔起来也好,便看着旁边的少女说道。

这位美丽的少女,有着和这位秦先生一样极其优良的遗传基因,站在这里和苏眉和杨春暖这样的丰满型美人完全不是一个物种似的,身上集中了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优点。

就是有些太过于傲慢了一点,杨春暖和苏眉其实都是比较在意别人目光眼神的,她们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这个美丽的少女对她们的无视,但是很快她们又发现了,这个美丽的少女不但无视她们,也没有把顾清安放在眼里,目光偶尔从身前掠过,仿佛她身前谁都不曾存在,都是空气。

好在她站在秦路明身前一点的位置,似乎是在等待着秦路明,倒也没有把全世界都当成空气。

姜仙子并没有在等待秦路明,她只是还没有想好等下怎么和左左炫耀,秦路明肯定没有给左左制作过烧烤怪兽,尽管左左最喜欢吃肉,只知道吃肉。

至于眼前两条肥白的胖虫,还有一条瘦虫,以一种模糊的光斑形状出现在她的视线覆盖范围内,她并没有无视它们或者把它们当成空气。

“不,这是我老大。”秦路明连忙否认。

他当初写以姜仙子为女主角的小说时,曾经想设定女主角是自己的妹妹。

很多独生子女喜欢幻想自己有个姐姐或者妹妹,哥哥或者弟弟之类的,秦路明自己有个姐姐,对于姐姐没有什么幻想,后来左左和菜菜来到身边,对于妹妹更没有什么幻想了。

感觉真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那就是和廖团子差不多吧,至于安茶茶……那属于邻家恶犬之类的。

后来改了设定,打算把女主角设定为自己的理想型,那就更不可能是妹妹了,谁没事意淫自己妹妹啊,变态。

现在想想,还真不如设定女主角是自己妹妹,描述一个和左左菜菜廖团子完全不同类型的妹妹,也可以啊。

总比现在这个就差骑在他头上拉屎的姜仙子好。

想到这里,秦路明脸上流露出宠溺而温柔的笑容,安安静静地看着正在思考烤肉怪兽相关问题的姜仙子。

“哦,对了。金夫人昨天晚上看到有人在你和她的照片下,喊你老公,让我把人找出来。”说完,马世龙指了指苏梅和杨春暖。

马世龙没有忘记自己的主要任务,他把苏梅和杨春暖带回来,倒也不是纯粹为了应付金师太的任务,但也必须执行一下,他相信以人类那种低级而肤浅的目光,金师太看到苏梅和杨春暖之后,便不会怎么样了。

人类怎么知道体态浑圆的妙处?

苏梅和杨春暖略微有些尴尬的疑惑,有点不明白马世龙的意思,又隐约觉得“喊老公”莫非指的是她们昨天晚上评论的某张照片?

实际上像她们这类型的女孩子,在网上喊老公是最积极的,找不到还不许人过过嘴瘾?有什么问题?

可是如果当事人就站在面前,那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对方过于耀眼,会刺的人那颗在网上肆意放浪的心,回归现实,卑怯地缩在角落。

“金夫人?”秦路明觉得这是指摄政王,可是马世龙为什么叫摄政王金夫人?

秦路明心中一颤,难道摄政王实际上是已婚的?

想想这种可能也是有的,毕竟摄政王在周国位高权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怎么会没有婚配呢?多少王公贵族想要迎娶她吧。

这大概就是秦路明感觉她对自己若即若离的真正原因吧,而不是什么隔着两个世界之类的。

尽管中午吃饭的时候已经调节过心态了,这时候秦路明还是有些黯然。

“嗯……就是那位。”马世龙含含糊糊地说道,直接当着普通人的面说什么摄政王,难免会被人当成神经病。

马世龙是温柔的人,并不会随随便便就认定别人无足轻重,可以无视对方诧异的眼神和看法。

“那你把人带到我这里干什么?”秦路明语气平和地问道。

“哦,我以为她是想让你看看,然后和她对比下。”马世龙偏了偏头,“那再见了,我回去复命,一会我和我的两位小美人准备趁着夕阳,来一个泳池派对,要不要一起参加?”

秦路明拒绝了。

“我想起来了,烧烤怪兽要做成蛇的身体,牛的耳朵,骆驼的头,鱼王的肚子,老虎的手掌,老鹰的爪子,全身用金子做成鳞片覆盖,还有鹿一样的角。”模糊的白色光斑离开视线之后,姜仙子对秦路明说道。

秦路明回过身来,想了想姜仙子构思的这个东西,不由得皱了皱眉,“你想吃龙?”

“有什么问题?”姜仙子不以为然地说道,只是做成龙而已,又不是真正的龙。

真正的龙诞生在齐天大神王重铸九州之后,它们是这个地方的守护者,但因为它们身上的神王气息,继承了齐天大神王**无法控制的本性,常常能够吸引到许多来自其他世界的强大生物与其交配,于是和它们长相几乎完全一样,以及和它们完全不一样的各种生物就诞生了,遍布许多世界。

秦路明倒也没有特别在意,龙是民族的图腾,民族的象征,但大家也有把各种食物做成龙形的传统,例如秦路明小时候就吃过一种做成龙和凤的八宝饭,非常难吃,还得在爷爷奶奶期待的眼神中多吃一点,满足他们讨个吉利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