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部署

强者只是实力强大而已,在真正的生死关头,和普通人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或许极少部分能做到死亡面前不变色,但天澜老祖绝不是这样的人。

他活了数百年了,比普通人更怕死!

“天澜老祖,你的意思是,你承认我的实力比你强,更有资格当这个盟主了?”

陈小南站在半空之上,俯视着地上的天澜老祖,不急不缓道。

“是是是!陈牧使,在您面前我屁都不是啊!您的实力远胜于我千倍万倍!从今天起,您就是九州盟主了!”

天澜老祖心急如焚,忙道:

“求求您了,快收了真火吧!”

“陈牧使,不能收!这家伙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活该被烧死!”

俊吾上人立即上前一步,道。

要说场中对天澜老祖最愤恨的,除了他还有谁?

“陈牧使,不要听他的,我愿意投效于您,以后您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啊!”

天澜老祖脸色更加惨白,忙道。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陈小南淡淡一笑,接着招了招手。

天澜老祖身上的火焰顿时凭空消散,三只火麒麟再度化作飞剑,回到陈小南身旁。

“多谢陈牧使!”

天澜老祖顿时大喜。

而俊吾上人面色却有些不悦,不过倒不是对陈小南,只是看到天澜老祖居然没事,心中不快而已。

对于陈小南,此刻他只有感激、敬畏!

“哈哈哈,恭喜陈牧使,成为九州盟主!”

这时,廖宗主上前拱了拱手,哈哈笑道。

“廖宗主客气了,不过我已经是九州牧使,这盟主的位置有点多余,从现在起,盟主便不复存在!”

陈小南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冷声道。

“呃,陈牧使说得对,现在陈牧使答应了所有人,那我们就应该听他的!”

廖宗主使了个眼色,一个驭兽宗门人立即大声喊道。

“不错,陈牧使就是盟主,盟主就是陈牧使!”

“陈牧使!陈牧使!”

……

很快,山谷间便传来一阵山呼海啸。

其实支持天澜老祖等人的,只有一小部分人而已,更多人对谁当盟主,并不介意。

只要实力强,可以保护九州,那就值得信赖!

而现在陈小南实力最强,再加上他九州牧的身份,众人哪里还不信服?

看着众人脸上激动的表情,陈小南面色如旧,心中却不由感慨。

看来这里果然是强者为尊啊,只要实力强,那就会受到所有人的推崇!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家乡不也是这样吗?

有钱的人就是成功者,偶像!

只不过在这里,形式发生了点变化而已,人性却是相通的。

“大家安静一下,圣女有几句话要说,现在有请圣女上场吧。”

片刻后,陈小南压了压手,道。

“圣女?

圣女也还活着?

太好了!”

听到这话,众人无不大喜,急忙看向台上。

这时,闵忆点了点头,飞落在擂台上。

“我等见过圣女!”

廖宗主等人面色也是大喜,急忙向闵忆躬身拜道。

“廖宗主快快请起,闵忆是晚辈,可当不得如此大礼!”

闵忆忙道。

“圣女,您当得起啊!说起来要不是我驭兽宗实力不济,也不会让那些海族把你掳走啊!”

廖宗主一脸惭愧道:

“对了,您现在安然无恙,是陈牧使救了您吗?”

“不错,陈牧使和花仙子赶赴东海龙宫,在蛟龙一族手中将我救了出来!”

闵忆点了点头,道。

“什么?

龙宫!”

听到这话,众人脸色无不大变。

毕竟龙宫之中,实力强大的妖兽多如牛毛啊!陈小南居然能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把圣女救出来,简直就是一个传奇啊!

不知不觉之间,众人望向陈小南的目光多了几分浓浓的崇拜,对他更加信服。

“陈牧使救出圣女,对我驭兽宗便有大恩,以后如有差遣,我驭兽宗一定无有不从!”

廖宗主急忙向陈小南拜倒。

“廖宗主说笑了,我只不过是帮了点小忙,真正救出圣女的是花仙子。”

陈小南急忙将他扶起,开口道:

“对了,如今九州还在身处劫难之中,圣女还有些话要说,我们听听她的安排吧。”

“好。”

廖宗主点头,随即目光望向闵忆。

台下所有人,目光也都落在闵忆身上。

这种场面闵忆经历的多了,早已游刃有余,随即微微一笑,道:

“各位九州的英豪,如今我和陈牧使安然归来,那么反击的号角也该吹响了……”

闵忆三两句话,便将众人的战意引了出来,接着便开始作出部署。

这些部署,在路上的时候陈小南便已经听她说过了,不得不承认,闵忆虽然是一介女子,但智谋却极其出众。

最主要的,她对九州各方势力都十分熟悉,作出的部署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而陈小南刚刚上任不久,对于九州并不了解,因此自然乐意有人帮忙。

再加上他对闵忆的了解,对她可以说是十分信赖,半点儿戒心也没有。

而听完闵忆的部署后,各方势力没有一点儿异议,纷纷点头领命。

“各位,如今海族势大,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做好防御,等候援军到来!”

闵忆最后道:

“我已经得到消息,各地的援军已经家集结完毕,到不了多久,便会到达九州!”

“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全面反击了!”

“我等谨遵圣女及陈牧使号令!”

众人齐声喝道。

“嗯,陈牧使有什么补充的吗?”

闵忆说完,偏过头望向陈小南。

“没有了,你的计划很完美。”

陈小南淡淡一笑。

“那好,既然如此,大家可以散了,尽快回到各地,做好防御事宜!”

闵忆挥了挥手,道。

“是!”

众人点头,随即三五成群的散去。

这时,廖宗主和俊吾上人来到陈小南面前。

“陈牧使,你成功打败天澜老祖,那么我说话算话,以后驭兽宗以你马首是瞻!”

廖宗主呵呵笑道。

“廖宗主其实不必如此,只要听从圣女的命令,做好自己的任务即可。”

陈小南淡淡一笑,道:

“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廖宗主之前为何那么替我说话,难道真的这么相信我会赢?”

“说实话,其实我也没什么信心。”

廖宗主苦笑一声:

“不过在我看来,要是天澜老祖成功当上盟主,那么以他的心性,恐怕我驭兽宗会成为他的一枚弃子,随时可能覆灭!”

“所以为了驭兽宗,我才把赌注押到了你这一边,好在最后我赌赢了,哈哈哈。”

听到这话,陈小南不由摇头一笑。

“陈牧使,以前在下多有得罪,请您千万不要在意啊!”

这时,俊吾上人突然躬身一拜,道。

“你说的是拍卖会的那件事吧,都已经过去了,不必在意,现在东海海族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陈小南摆了摆手,道。

“陈牧使真是宽宏大量,在下佩服啊!您能不计前嫌,出手救了我的性命,我俊吾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知道有恩必报!”

俊吾上人一脸恭敬道。

说着,他便一翻手,拿出那件惊魔棍:

“陈牧使,我是因为这件器魂法宝得罪的您,现在理当用它向您赔罪,请您务必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