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秋挠了挠头,走过去扫了一眼她手里面的草药,那是一株有着淡黄色的草药,从根茎的部位来看,似乎已经枯萎了很久了。

而这种草药他也是认识的,就是在原始森林当中最常见的一种疗伤药罢了,随地可见,根本就不值钱。

唯一比较特殊的地方。

就是体型比较大,看来这株草药的年份有些久了,恐怕都有二十年了。

可就算是年份比较久,这种草药还是不值钱的,叶秋估计扔在街上都没有人捡,因为用这个草药来敷伤口,还不如直接买云楠白药来的好。

但是这个小女孩却是紧紧的抓着这一株草药。

这种感觉,就像是她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叶秋收回目光,看着小女孩笑着问道:“你是想要把这个草药卖给我吗?”

小女孩抿了抿嘴巴,眼神有些害怕,不过还是反驳了一句:“这不是草药,这是灵药,这是我爸爸采回来的灵药!”

“灵药?”

叶秋微微皱眉,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

“唉,小岚怎么又出来卖药了。”

远处有几个人看到这边的情况,突然有人说道。

“她不是每天都出来卖草药嘛,唉,真可怜,才九岁的小姑娘,每天吃不饱睡不好的,还要天天跑出来卖东西,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

“这也是没办法的,谁让她家里面就只剩下了她们母女呢,她爸爸几个月出现了意外,听说是死在了野外,她妈妈后来跑出去找自己老公,结果遇到了野狼,要不是运气好碰到了商队,恐怕也死了,可是带回来之后也就剩下了半条命,连起床都做不到,只能够天天躺在床上,没有办法,就只能够靠着小姑娘了。”

“不过一个九岁的小姑娘能够干什么事情,只好天天拿着她爸爸以前留下来的那些草药跑出来卖,结果前段时间遇到了执法队的那些人,那些混蛋居然说要卖东西,就要经过他们的检验,最后把小姑娘的草药都带走了!”

“听说其中还有好几株灵药呢,都被他们没收了。”

“是啊,就剩下那么一株最不值钱的草药留了下来。”

“小姑娘就抓着这株草药天天跑出来卖,想着卖了也许可以给妈妈看病。”

“唉,真的太可怜了,那么小的孩子,要不然我去买了吧。”

一个看上去约莫六七十岁的老人家,这个时候路过这里,听到这话就摇了摇头:“你们还是算了吧,就像是我们想要买,小姑娘也是不卖的,就她手里面的那草药,其实她爸在的时候,她爸就拿出来在村子里么显白了,说他采到了一株极品灵花。”

“极品灵花?

这,这个不是最常见的脾经草么?”

“是啊,可她老子就说这是极品灵花,甚至还说是花王。”

老人摇了摇头:“估计是喝醉了吧,脾经草都能够吹成灵花,反正也没有人信,这之后她老子就没有再说了。

可是暗地里面也不知道怎么跟小孩子说的,她老子没了之后,小姑娘就拿着那些草药跑出来想要卖出去,赚钱给自己妈妈看病。

我也看着小姑娘可怜,想着就当做做善事,买了算了,可是小姑娘根本不卖给我。”

“为什么啊?”

有人好奇道。

老人说道:“小姑娘说这是她爸爸留下来的花王,想要换灵石,用钱的话怎么都不愿意卖,而有一些外地来的客人,见到小姑娘也是可怜,也有人愿意用灵石买的,几十点灵石,也足够小姑娘和她妈妈生活了吧?”

“几十点灵石?

那已经很多了啊,要知道换成钱,我们一天开销也才几点灵石,她为什么不卖?”

“她说这是她爸爸留下来的话,灵花只卖给愿意相信的人,永远都不能够贱卖!”

“这……”那些人愣了好一会儿,“那她想要卖多少?”

老人无语的说道:“小姑娘也不知道花王值多少钱,一口咬定1万灵石才卖。”

那几个人听到这一阵面面相觑,最后有人说道:“她不会是骗人吧?”

“谁知道呢。”

老人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去办自己的事情了。

几个人的话。

对于叶秋的耳力来说自然不是问题,听完之后他看着小女孩,陷入了沉默当中。

小女孩捏着那一株草药,小脸上满是紧张,眼巴巴的看着叶秋。

过了会儿。

叶秋笑了笑,问道:“小妹妹,你这灵药要卖多少钱?”

小女孩张开嘴巴,结结巴巴的说道:“哥哥,我,我,我这是灵花之王,你,你给我一万灵石,我就卖给你。”

说完小脸涨得通红,小手捏着衣角,小脑袋低下去直直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看来她也不是不知道,一万灵石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叶秋叹了口气,张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

突然有人说道:“死丫头!你怎么又跑出来骗人了,跟你说了这不是灵药,你要是再敢骗我们塔寨的客人,那么别怪我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