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0章

顾夜瑾都想爆粗口了,妈的!

他今年都29岁了,除了在她18岁那一年开过荤,其他时候都是一个和尚。

如果他天生对女人不感兴趣就算了,但是,他很早就盯上叶翎了,这些年将她放在身边养大,日日夜夜的觊觎着,男人的欲。望疯狂滋长。

今天实在是被她刺激到了,所以给了陈圆圆机会,谁知道她竟然又闯了进来,还不依不饶的说他脏。

他不明白,他脏不脏跟她有什么关系,不是放她走了吗?

那就走吧,让他一个人待在这黑暗里,自生自灭。

但是,她竟然又回来了。

现在她还问他---你就这么饥渴吗?

顾夜瑾用几根修长的手指轻松的扣住了她乱动的皓腕,然后动作急切又粗鲁的去趴她身上的毛衣,他喘着粗气,“翎翎,我饥渴不饥渴你心里没点数?”

“......顾夜瑾,你放开我,我已经知错了,认错了,我会帮你把那个陈圆圆给叫回来。”

“没用了,你不在的时候,她们还可以将就,你一旦回来,她们什么都不是。”顾夜瑾嗓音低哑道。

那些女人,美貌不及叶翎,身段不及叶翎,顾夜瑾最会挑女人,眼光也是最高的那一个,早已经被养刁了。

男人和女人的力气有着天然的差距,纵然叶翎百般挣扎,但是很快她身上一凉,毛衣已经被他给脱下来了。

后膝盖磕到了床沿,她直接跌进了柔软的大床里。

顾夜瑾看着她,他还不知道她里面是个吊带的碎花裙,黑色裙子里夹着清新的小碎花,并不是明媚的颜色,但是足够显高级,叶翎倒下去的时候一头卷发在空中潋滟的绽放,腻白如丝绸的娇肌,又端的唇红齿白,就这么倒在了他的大床上,激的顾夜瑾瞳仁狠狠的一缩。

突然倒下来叶翎觉得有些晕眩,这时视线里一黑,顾夜瑾单膝压在床上,已经居高临下的覆在了她的上空。

叶翎看着他,他那双寒眸里已经染上了红色的血丝,就这么盯着她看,像凶猛的野兽盯住了自己可口的美食。

也许下一秒,他就会生扑上来。

叶翎心头一跳,“顾夜瑾,你已经搜过了,我身上只有一件裙子了,藏不了照片,你可以放我离开了。”

顾夜瑾没有动,颀长俊美的身躯将她困在自己的身下,凸起的喉头上下滚动了两下,他出声道,“我怎么知道......你裙子里面有没有我的照片?”

“......”叶翎气极反笑,她挑起了柳眉,那双天生的媚眸露出了淡淡的妩媚风情,“这么说,顾总想以照片为名,将我身上的这件裙子也给脱了?”

说着叶翎歪了一下脑袋,“可是裙子里面还有......内衣,内。裤,看来顾总想将这些都脱了,今天不将我扒光了是誓不罢休了。”

顾夜瑾觉得喉头里像滚过的火炭,第一次他在叶翎的身上觉得---女人的美丽是原罪。

“如果你将照片还给我......”

“顾总,”叶翎直接打断了他,“都这个时候了,还谈什么照片,你想扒就扒,动作快点。”

叶翎直接躺平了,任他处置。

顾夜瑾盯了她两眼,然后抬手,将她一侧的肩带给拂落了下来。

很快,他就觉得指腹下的身体已经慢慢的僵硬了起来,像个冰冷的石头。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