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虎眉头紧锁的垂下脑袋,若有所思的看向地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之后,说道:“我们现在说正事吧,你们现在的情况,其实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脱险,虽然援军就在山脚下了,但你们最好还是靠自己走出这座平凉山。”

他阴沉的面容,顿时让气氛再一次变得凝重起来。

秦寒枭疑惑的看着他,“来营救我们的援军应该是杜建刚吧?”

听到这个名字,白梓玥也同样第一时间认为援军是他。

毕竟能够和雇佣兵对抗的队伍,只有军方的军队,只是为什么胖虎要那么说?

想到之前他们找出的奸细,就是跟在秦风身边多年的手下,可以说是最为信任的人,但是也成为了对方的奸细。

再结合胖虎的话,她顿时一个激灵。

难道杜建刚的队伍中也混有了奸细吗?

她的猜想,很快得到了印证,只见那张阴沉的脸轻轻地点了点。

“恩,不错,根据我这边截货的密报来看,施家也同样安插了很多的间谍在各个势力中,我想你们应该也已经查出你们队伍中有一个了吧?不然,我想你们应该无法平安的从施丛武的埋伏中走出来。”

秦风点了点头,想到自己最信任的手下,竟然是出卖自己的人,心中就一阵愤怒。

“对,从小跟在我身边的孩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施丛武的狗.腿子,实在是太气人了!”

“秦爷,没想到你这个老江湖,竟然也没发现自己身边的人被掉包了吗?”

“掉包?”

几人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向胖虎,从他的用词中察觉出不对劲。

若是有人假扮的话,应该是乔装,但掉包,那就是另外一个意思。

就比如他现在扮演的秃鹰,不就是杀了原主之后,戴上人皮面具假扮的吗?

看出众人的疑惑,胖虎老神在在继续说道:“其实施丛武他们这一次安插奸细的举动和我差不多,不过不一样的是,我戴的是人皮面具,再加上我得天独厚的演技和模仿能力,他们自然是没有人可以察觉出来。但施家就不一样了,他们用的手段,是锁定目标,然后让自己的人进行整容改造,从外观上变成那个人。”

“也就是因为这样,就算是他们不够聪明,演技不好,但也不会被人发现,只以为是性格改变而已。他们的这个计划进行了很长的时间,甚至比我变成秃鹰还要更加长。而且一直以来进行的十分周密,这些奸细的身份,有的人就连施丛武都不知道。我若不是这次截取了情报,也根本不知道,施家竟然还有这样的计划。”

白梓玥惊讶的说道:“整容,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不就是徐佳变成米兰的过程吗?”

“对,不过既然你提到徐佳了,我就顺便给你们说个消息。在我带人巡山的时候,发现徐佳并没有死,而是被施丛武的替身保镖带走了。”

瞬间,所有人一愣,霍乐乐和白梓玥更惊讶的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你说什么?徐佳没有死?这怎么可能,我是亲眼见她被**炸到,还被自己带来的人当成靶子打穿心脏的啊!”

胖虎扁了扁嘴,“恩,我看到徐佳的时候,她确实是被炸的面目全非,不过那个女人真的是生命力顽强,竟然这样都没有死。反而见到我的第一时间还问我要毒品。呵呵,那画面还真是可笑。”

秦寒枭露出不屑的神情,冷声说道:“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就算是这样,那个女人都没有死。”

“恩,不过施丛武似乎对这个女人还有用处,特意让自己的贴身保镖送她离开。”

徐佳,这个名字,就像是魔鬼的代名词一般。

似乎每一次听到她的死讯后,她总是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才奇迹般的复活。

白梓玥在脑海中突然想起小时候听到的一个故事,那就是传说只要和魔鬼进行交易,将自己的灵魂卖给它,就可以获得永生,但是生生世世都只能成为魔鬼的仆人。

这不就是徐佳现在的写照吗?

她将自己卖给了施家的人,只为了报复自己,但却恍若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不断被他们当成工具。

就连她原来的样子和姓名,估计也早就被她抛到了脑后。

“好了,这就是我刚刚想到的,反正你们小心一点就是了。那个女人可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听说她不仅仅是施华闻的情人,还获得了施丛武的信任,给她了一个权限,就是可以调配海外雇佣兵的权限,所以这个女人不容小觑。”

“什么?施丛武竟然会将调配雇佣兵的权限给她?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让那只老狐狸这么信任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她很有手段,只是和施丛武见过一次面,听说是密谈了一整晚,就获得了信任。你别看她就像是丧家之犬一样,可实际上不仅仅有雇佣兵的权限,施丛武还给她了一支二十人的杀手小队。只是这个队伍被她藏了起来,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

白梓玥眉头紧锁的看着胖虎,心中已是震惊的无法言喻,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只觉得自己和徐佳之间的仇怨并没有真的化解,而是到了一个新的起点,又要开始无止境的争斗了。

霍乐乐想了一会儿,问道:“你说你解惑了他们的情报,可以让我们看看吗?”

“当然可以了,不过我毕竟还要保持我的身份,所以这份情报,只能给你们拍张照片,自己回去好好研究。”

胖虎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纸条,放在几人的面前。

秦寒枭和白梓玥不约而同的一起拿出手机,将纸条完整的拍摄下来。

看到上面古怪的数字,和一些奇怪的图案,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出来。

胖虎见状,便对远处的一个手下招了招手,说道:“襄樊,你过来,给他们讲解一下施家的这个密码要如何破解,估计他们日后会用得上。”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