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弛嬉皮笑脸道:“老白,你要不要脸,明明是你跟踪我,怎么还反咬一口呢?你们属狐狸的都这个鸟样?”

白无涯脸色铁青,恨不能现在就出手杀了对方,可刚才交手之后,他已经领教到张弛的厉害,一会儿功夫就干掉了他三条分身,此人灵能深不可测,就算自己竭尽所能也未必是他的对手,白无涯心中暗自琢磨,这小子究竟是谁?在他的印象中好像没有哪个年轻人拥有如此身手。

白无涯也想过张弛,但是一个人的外表可以通过拟态来改变,但是一个人的灵能却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如此的地步。让白无涯感到不安的是,自己对对方一无所知,可对方却似乎非常清楚他的底细,这种感觉相当的被动。

弥漫在院落中的白色水雾渐渐消散,白无涯原本想要利用水雾来掩饰自己的行藏,当他意识到这样的行为在对手面前只不过是掩耳盗铃之后,就懒得耗费灵能做这种无用功。

水雾来自于鱼塘,这会儿功夫鱼塘内的水已经见底,数十条锦鲤因水位的急剧下降而惶恐不安,在池底浅滩内急剧游动着,它们缺乏安全感,似乎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墙上出现了两只野猫,弓着背,泛着绿光的眼睛望着那浅浅的鱼池,如果不是因为院子里还有两个人,它们早已冲下去,捕食唾手可得的猎物。

张大仙人叹了口气道:“鱼儿何其无辜,同时被野猫和狐狸盯上,老白,照你看,这几条鱼最后会落入那个畜生的嘴里?”

白无涯唇角泛起一抹冷笑,焉能听不出对方在拐弯抹角地骂他。白无涯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话:“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话虽然说得信心十足,可内心却没有任何的把握,他已经收了分身,也没有主动进攻的打算,白家人没有傻子,他当然清楚在这种时候主动出手,自己讨不到任何好处。

张弛呸了一声:“你丫才熊掌呢,瞧你长得那个熊样!”

白无涯心说就你这矮矮胖胖的德性,居然还好意思挑我的长相?你知道我庐山真面目是什么样子?

张弛缓缓抽出龙鳞刀? 当着白无涯的面? 一把如同水果刀一样的小刀迎着夜风不断增长,一会儿功夫就延展到四尺长度。

白无涯望着眼前的一幕? 心中越发警惕? 他知道这小胖子是在向自己示威的,难道这小胖子的出现就是为了杀死自己?白无涯感到一阵寒意?不是因为害怕? 而是真实的寒意,周围的气温突然降低了一些? 不但是他? 连墙上的野猫也感觉到了,发出喵呜一声叫唤。

龙鳞刀渐渐发红,这是因为张弛利用龙鳞刀吸收周围热能的缘故。鱼池上方竟然开始落雨,确切地说应当是冷凝产生的水滴滴落在鱼池之中? 犹如有人在鱼池上方加了一个大大的莲蓬头? 开始是水滴,很快就变成水流,哗哗注入鱼池之中,鱼池内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

白无涯瞪大了双眼,他意识到这局部有雨的特异景象和小胖子有关? 吸取空气中的热能导致长刀发红,而局部降温冷凝? 形成类似于落雨的气象,以此来为鱼池补水? 比起自己刚才消耗池水来形成雾气,这小子的难度更大? 这小子和黄春丽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可以这么强?白无涯有些后悔跟踪他过来了。

野猫也有灵性? 两只野猫看到如此情景? 已经不敢继续在墙上逗留,更不用说再觊觎池内的鱼儿,转身就逃。

张弛懒洋洋道:“我本以为狐狸要比猫儿聪明,可现在看来野猫都要比你有眼色。”

白无涯在领略对方惊人实力的前提下仍然保持着足够的镇定:“小子,知不知道在跟谁作对?”

张弛点了点头道:“知道,白云生的儿子,白无天的弟弟,你叫白无涯对不对?当年因为作奸犯科被关在了深井。”

白无涯此时脸色骤变,对方对他的了解远比他想象中更多,心中杀念顿生,不过稍闪即逝。

“是不是很想杀我灭口?”张大仙人手中的龙鳞刀腾!地燃烧了起来。

白无涯的确很想,可他做不到啊!

张弛道:“那个今晚跟你一起吃饭的小伙子是你什么人?”

“与你无关!”白无涯怒火中烧。

张弛道:“你当我想跟你扯上关系?我这个人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你们这帮家伙太不开眼,非得惹到我的头上,你也不用害怕,今天我过来不是要杀你的,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敢动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我就拿你家人开刀。”

白无涯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是谁?”

“清屏山的温泉山庄你怎么搞,我不管,告诉那个东洋娘们,让她离林家的房子远一些,离林家的人远一些。”张大仙人不忘林朝龙的委托,直接阐明自己的要求。

白无涯道:“你是林家的人?”

“昂!”

白无涯点了点头:“希望你说得出做得到,你我之间井水不犯河水。”

张弛一听就知道这是他的缓兵之计,你我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你们白家可不止你一个,张弛道:“今天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一个胆敢做损害我利益的事情,我必百倍奉还。”

白无涯强忍心中怒火,身体腾空越过围墙,消失在夜色之中。

张大仙人也没有去追,晃了晃手中龙鳞刀,转瞬之间又缩小到水果刀一般大小。和白无涯在这里相逢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他也没想过要杀白无涯,一来是没这个必要,毕竟白无涯是师父的旧情人,两人还有一个儿子,如果干掉白无涯,自己就成了王猛的杀父仇人。

更何况白无涯的背后还有一窝狐狸,真正的老狐狸白云生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今天小露锋芒,震慑白无涯的目的达到就可以了,相信这厮不会愚蠢到出手对付林黛雨。

白无涯离去之后,张弛环顾这熟悉的宅院,房门紧闭,黄春丽离开这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夜风吹起,空中下起了细小的盐粒子。

张弛在冰冷的石桌旁坐下,回忆往昔,过去的事情历历在目,如果不是林家遭遇那么多的变故,他和林黛雨或许还在一起。

手机震动起来,掏出手机,看到一个黑色的男子影像,接通之后,听到林朝龙的声音:“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

张弛抬起头向周遭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摄像头,很奇怪林朝龙怎么会对发生的一切如此清楚。

抬头望向夜空,看到高处有一个小红点在闪烁,目力所及,看到那是一架无人机。

林朝龙道:“任何事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你那么牛逼,你怎么自己不跳出来干掉他?”

林朝龙呵呵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如果我干掉了大白,等于捅了狐狸窝,到时候你女儿反倒会更加危险。”

林朝龙道:“不错不错,你现在考虑事情越来越周全了,我刚刚是故意在试探你。”

张弛道:“想合作就要彼此信任,别搞什么试探,不过今天也算是打草惊蛇,大白肯定要找老白告状了,他们的注意力暂时要转移到我身上了。”

林朝龙道:“就你刚才表现出的实力,他们未必敢招惹你。”这话绝不是谄媚,而是由衷而发,林朝龙虽然知道张弛现在能力倍增,却没有想到他的实力增长到这种地步,心中有个疑问,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问道:“通天经是不是落在了你的手中?”

张弛淡然道:“狗屁的通天经,那玩意儿只是以讹传讹,压根就不存在。”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道:“我该回去休息了。”挂上电话,却听到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张弛心中一怔,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有客来访?他首先考虑到得是要不要潜入地下,可随后外面传来的声音让他打消了逃离的念头。

“我可以进来吗?”

这熟悉的声音是属于黄春丽的,张大仙人怎么都不会料到黄春丽会在这个时候到来,如果她早一刻到来应该可以看到自己和白无涯大战得情景,如果晚一刻到来,自己就已经悄声无息地离开了,究竟是凑巧还是刻意选择的时机呢?

张弛决定留下,因为黄春丽不是外人,而且她拥有着强大的灵能,情景重建,只要她想知道,完全可以重现这里刚才发生过的状况。

张弛道:“这里是你家,你不用征求我的意见。”

黄春丽用钥匙打开了院门,拎着行李箱走了进来,望着院子里石桌前坐着的小矮胖子,微微一笑道:“不请自来,擅闯民宅,你眼中还有法律吗?”

张弛没说话,不知黄春丽能否识破拟态中的自己。

黄春丽忽然柳眉倒竖,厉声喝道:“没规矩的小子,不知道过来给我拎包?”

张大仙人心中暗叹,自己在黄春丽的面前根本就是无所遁形,赶紧起身屁颠屁颠去帮她拎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