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下,已是残垣断壁的小院乃至街巷中心,气氛一时间沉静到了极点。

无论是赵兴周,还是铁无存,亦或是一直对陆川表露出友善态度的朱玉鹏,警惕心更是上升到最大。

毒师的恐怖之处,不仅在于杀人于无形,更是以弱胜强的杀手锏!

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强者,倒在了阴谋暗算的鬼蜮伎俩之下,其中最多的就是用毒。

但同样,只要毒师在明面上,有了防备,威胁就会大大降低。

三人警惕的同时,却也更加坚定了,将陆川彻底抹杀的决心,包括朱玉鹏在内。

没人愿意看到,一个不受控制,能够轻易毒杀一品绝顶强者的毒师,可以在眼皮底下肆无忌惮的横行。

“小友,你要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朱玉鹏深吸口气,目中隐现怒色道,“现在,你根本没有机会对我们下毒!”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有必要教训一下!”

铁无存也释放出杀意。

“是啊,用毒当然对付不了诸位,可其他人呢?”

陆川缓缓扫过三人,意味深长道,“三位总不会眼看着,双旗镇毁于一旦吧?”

“笑话!”

赵兴周一晃重锏,击出慑人音爆,寒声道,“本以为你还算是个人物,没想到如此卑劣,竟然敢用普通武者的性命威胁我们!

两位,依我看,也没必要留手了,这种人留着就是个祸害!”

“不错!”

铁无存点点头,沉声道,“朱兄,人家既然不领情,你也不必多费口舌了,免得被人笑话!”

“哎!”

朱玉鹏长叹一声,痛声道,“小友,你真不愿放弃?你要清楚,在我们三人手底下,你甚至没有施毒的机会。

如果你愿意束手就擒,我可以舍下这张老脸,送你离开双旗镇,前提是你答应,永远不再回来!”

“嘿!”

陆川失笑摇头,不无嘲弄道,“连大晋京城都拦不住我,凭你们?”

“不知所谓的小子,真以为……”

赵兴周眸光一寒,豁然色变。

却见陆川探出的左手上,爬出了一只金玉色,不过指许长的灵动蝎子。

“你们既然早知道我是一名毒师,难道就忘了,我还能御虫?”

陆川浑然无视了三名半步先天的神意威压,老神在在道,“不妨告诉你们,今天我在双旗镇逛了一圈!”

“那又怎样?”

铁无存瞳孔一缩,下意识问道。

三人心中,无不升起一丝不安,因为陆川的行动路线,都在他们掌控之中,可具体做了什么,却没有看清楚。

“我呀,只是在几个院落的井口里,放了一点东西!”

陆川淡笑道。

“哼,你就算在水里下毒也没用,双旗镇的水井,连通的都是地下河,你还能给活水下毒不成?”

赵兴周不屑道。

“嘿,我当然不会给活水下毒!”

陆川缓缓抬头,毫不掩饰嘲弄的扫过三人,淡淡道,“我只是通过水井,放了点虫卵,让这些小家伙,在地下河的溶洞里筑巢罢了!”

“你说什么?”

“你好毒!”

“畜生,你好大的胆子!”

三人豁然变色,厉声怒喝。

可即便惊怒交加,怒火冲天,却无人敢动手。

不得不说,陆川这一手,真的是阴毒到令人发指。

双旗镇本就不大,一旦地下河水,被毒虫侵染,哪怕他们有手段驱逐,也依旧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

如此,失去了水源的双旗镇,恐怕会短短时间内毁于一旦。

“嘁!”

陆川嗤笑,不屑道,“真以为,我会没有任何防备,就一头扎进,有着先天宗师坐镇的双旗镇吗?”

三人面色难看,默然无语。

这一手,实在是他们想不到,也不敢赌。

朱家倒还好说,毕竟还有镇西王府,可铁、赵两家的根基就在双旗镇!

“怎么?不想要灵金龙蛇芝了吗?”

陆川冷冷一晒,淡漠道,“有胆子设局陷害我,没胆子把真正原因说出来?”

三人眸光一阵闪烁,依旧没有言语。

至于有没有暗中传音入密交流,就不得而知了。

即便是陆川,也做不到,监察三名巅峰半步先天存在的一举一动。

“还要我说清楚吗?”

陆川摇摇头,似乎有些失望,更似不屑,“我不知道你们谁先得到消息,想要图谋灵金龙蛇芝,但我可以确定一点,那个人就在你们之中。

首先,我没有杀人,当然,赵普也必是棋子之一,他既然敢设局,我定会杀他。

其次,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对我出手,这是对我的冒犯。

最后……”

“你不要得寸进尺!”

赵兴周冷声道。

“得寸进尺的是你们?”

陆川傲然抬头,掷地有声道,“你们破坏规矩在先,还想阴谋构陷,真以为双旗镇所有人,都会任你们予取予夺?”

“你放肆!”

铁无存面色微沉,语气不善道,“老夫承认,此事有颇多疑点,但你也不能……”

“我不能什么?”

陆川眼睛一眯,斜睨着他道,“你们敢做初一,我就能做十五,要不要查一查,这些年来,被你们施以毒手吞并的各家商队?

亦或者,查一查黄昏沙漠中的沙盗,与你们有没有联系?”

“够了!”

朱玉鹏低喝一声,深吸口气道,“小友,适可而止吧,此事……”

“晚了!”

陆川冷冷一晒,毫不客气道,“我要求不多,第一赔偿,其次,找出布局陷害我的人,我要他的命,无论是谁,不要想着糊弄我!”

“你……”

三人气息一滞,可神色间,除了惊怒外,更多却是狐疑猜忌。

无它,这件事本身就透着蹊跷。

正如陆川所言,人不是他杀的,赵兴周来的太凑巧,多半是被人引来,而他们两个也是目的不纯。

之所以没有提及灵金龙蛇芝,都是想在事后,谋取这件至宝。

这可是一件,不啻于玄兵宝甲的宝物。

“你们都退下吧!”

就在三人惊疑不定之际,蓦然耳畔传来一声苍老传音,引得三人面色一变。

“哼!”

出奇的是,三人深吸口气,冷冷看了陆川一眼,竟是直接走了。

“呵!”

陆川不屑的扫了三人一眼,看也未看,百十丈外那些余惊未了之人,径直向一处走去,很快便消失在黑暗中。

不多时,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处幽暗所在。

那里,站着一名身着麻衣,体型魁伟,却并不高大,双臂颀长,须发皆白的黑面老者。

一双眼眸,有如寒星闪烁,灼灼神光,冷冽如月光般,扫过陆川全身。

“很了不得的小娃娃,多少年了,老夫没有见过,似你这般有朝气的年轻人!”

“哈,那是您老太久没有出去走走了!”

陆川淡淡道。

“你是在嘲笑老夫坐井观天吗?”

黑面老者也不动怒,语气淡漠道,“诚如你所言,双旗镇会被毁,你也必死无疑,但事实上,你提前暴露出来,无非就是为了保命!

而最坏的结果,不过是我铁、赵两家举族迁移,另谋出路罢了。

以我铁、赵两家的底蕴,纵然会损失不小,也不至于灭族。”

“是吗?”

陆川不置可否,意味深长道,“那为何,铁、赵两家数百年来,龟缩黄昏沙漠不出?”

“小娃娃,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黑面老者神色微冷,本就寒冷的夜晚,似乎瞬间进入了寒冬腊月。

“我很清醒!”

陆川毫不在意,不疾不徐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无意与铁、赵两家为敌,更没有想在双旗镇立足的打算,只是游历到此,不想受打搅罢了。”

“哼!”

黑面老者冷冷一晒,寒声道,“那你在地下河中弄出的毒虫巢穴,算是什么?”

“自保罢了!”

“嘿,真以为,凭一些歪门邪道,就能要挟我们两家,替你阻挡大晋追兵?”

黑面老者彻底怒了。

“您老怕是误会了!”

陆川眯了眯,一字一顿道,“若是不信的话,大可以出手!”

“呼……”

黑面老者深深看了陆川一眼,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小娃娃,老夫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不要在双旗镇胡来,我铁、赵两家,也绝不会收你威胁。”

“若是您老不提,我也不会想到这茬!”

“哼!”

黑面老者面色更黑三分,几乎融入暗影之中,拂袖转身道,“希望你记住自己的话。”

“前辈慢走!”

“还有何事?”

“小子初来乍到,就被人盯上,这实在心有难安啊!”

陆川摩挲着手指,淡淡道,“我还是那句话,那个人,必须要死!”

“好一个记仇的小娃娃,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

陆川不为所动,坚持道,“我不好欺负!”

“嘿!”

黑面老者气极反笑,阴测测道,“听说你跟朱家有旧?”

陆川眉头微皱,默然无语。

“怎么,刚刚不是还杀伐果决吗?”

黑面老者不无嘲弄道。

“让他滚出双旗镇吧!”

陆川吐出口气,面色平静道。

“这个,老夫还是能做的了主!”

黑面老者深深看了陆川一眼,无声无息消失在黑暗中。

“哎,人情债不好还啊!”

陆川摇头轻叹,蓦地握拳,目中寒光微闪,“还是实力太弱了,否则……何须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