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

雷申豹愉悦一拍掌,视线落到凤九儿身上。

“龙大夫,不知你意下如何?”

“黑地,是越城以南?”

凤九儿看着雷申豹,蹙了蹙眉。

“对。”

雷申豹点点头,“我的毒物大部分养在越城偏东南的位置,和郦城也有交界之处。”

“你们过去,无需经过越城,直接走郦潭方向,出了郦城,便可进去黑地。”

“从这儿过去,快马加鞭,大概三日就能到达。”

“不知雷老爷,要我们过去做些什么?”

凤九儿问道。

“我收到飞鸽传书,说我毒物这段时间有无端死亡的情况,暂时还查不到病因。”

雷申豹浅叹了一口气。

“情况不算很严重,我这刚好还有事情要处理,所以分身乏术。”

“包先生,为了你,老爷已经和段家扛上了。”

雷申豹的主将,孙义石说道。

“不!”

雷申豹摇摇头,“郎玉嚣张跋扈,没有镭的事情,这一场战役也是迟早之事。”

“话虽这么说,但要不是包先生的事情,老爷肯定会先去处理毒物之事。”

“那可是陛下的毒物,本就不该怠慢。”

孙义石继续说道。

“石,话太多了。”

雷申豹的声音,低沉了几分。

“都说了情况不算很严重,我相信合镭和龙大夫之力,事情能处理,你着急什么?”

雷申豹不悦地扫了孙义石一眼,视线落回到凤江和凤九儿身上。

“龙大夫,你意下如何?”

“能赚钱,我也无所谓。”

凤九儿对上他的目光,浅浅一笑。

“雷老爷,事先声明,我只想赚钱,不想卷入你们的是非之中,也没想成为老爷您的人。”

“这好办。”

雷申豹浓眉一挑,“龙大夫,尽管开个价。”

“好。”

凤九儿端起茶杯,向雷申豹举了举。

“要是事情能让雷老爷满意,我的费用是五百两银子一天,要是不能让您满意,我分毫不收。”

雷申豹含笑,点点头,端起茶杯,举了举。

“好,一言为定!”

两人举杯,将杯中的茶水入腹,几乎同时放下了杯子。

“其实我对龙大夫挺好奇的,像龙大夫这种女子,能将你娶回去的男子究竟是怎么样的人?”

雷申豹含笑道。

“雷老爷,是这好奇我?

还是好奇我家相公?”

凤九儿微微勾唇。

“可惜,我相公暂时不在凤族,要不然我也可以给雷老爷您引进。”

“我们,都是为了生活奔波之人,算不上有很大的本事,但,从来不怕受苦受累。”

“好。”

雷申豹再次拍了拍桌子。

“要是龙大夫不介意,今夜留下用膳,咱们痛痛快快喝一场?”

“不了。”

凤九儿摇摇头,“一来乔还没醒,我是时候回去给她针灸,二来,我从不喝酒。”

“雷老爷,抱歉!”

“无妨。”

雷申豹摆了摆手,“能成大事之人,是该时刻保持清醒。”

“我是希望你们能在这两日之内出发,不知你们的时间是否可以?”

“我无所谓,看龙大夫。”

凤江淡淡道。

“只要乔的情况稳定,我也随时可以出发。”

凤九儿回应。

“好。”

雷申豹含笑点点头,“龙大夫可真的是重情义之人。”

“彼此,彼此。”

凤九儿倒了一杯茶,站起,再向雷申豹举了举杯。

她将杯中的茶水入腹,说道:“要是雷老爷没什么特别的吩咐,小女子先回去了。”

“实在是乔的情况不稳定,我也不安心。”

“好。”

雷申豹颔首,摆了摆手,“石,送客!”

凤九儿和凤江离开了雷申豹的地方,回到包府。

下午时分,剑一坐在包府东厢的屋顶。

阳光洒下,将他的身影投到一楼的院子中。

凤九儿给乔木再次施针之后,收拾好针包,取过在盆子里,洗了一把手。

“才认识了一天,雷申豹居然安排我工作,奇了!”

她拿起手帕,擦了擦手。

“九儿,你真的相信他想请你做事?”

小樱桃端了一盘小糕点进来。

“你相信吗?”

凤九儿放下手帕,拿了一块糕点,放在口中。

“不相信。”

小樱桃摇摇头。

凤九儿咬了一块糕点,视线一转,看着凤江。

“包先生,此事,你怎么看?”

凤江伸出大掌,探了乔木的额头一下,收回掌。

“绝对是试探,雷申豹表面很随和,手段却很多,不好对付。”

“你怎么想?”

凤九儿接过小樱桃手中的盘子,来到凤江身后。

凤江站起,转身看着她。

凤九儿拿了块糕点,塞在他口中。

凤江咽下糕点,道:“见一步,走一步。”

“凤穹苍派你过来,给了你多少人?”

凤九儿又给凤江递了一块糕点。

“你吃。”

凤江摇摇头,“并没有!不过,我有几十人潜伏在方圆两里之内。”

凤九儿白了凤江一眼,转身往回:“凤穹苍摆明让你自生自灭,算什么爹?”

她回到桌子旁,和小樱桃坐在一块。

“这一趟不管如何都要去,你做点防备,我也会安排后援。”

“雷申豹的毒物养殖场不止一处。”

凤江转身看着床上的乔木,“我想等她醒来再离开。”

“放心吧,她今晚准能醒来。”

凤九儿侧头看了床边一眼。

“真的?”

凤江回头对上凤九儿的目光,眼底尽是喜悦。

“我的医术,你还不放心?”

凤九儿收回视线,又抓了一块糕点。

“该准备的,提前准备好,我也要回龙影一趟,今晚,乔木就交给你了。”

“我会留下小樱桃,情况不严重,她能处理。”

“九儿,不需要我和你一块回去?”

小樱桃的嘴里,还塞着糕点。

“乔木更需要你,我和剑一回去一趟便可,不会离开太久。”

凤九儿摇摇头。

“好。”

小樱桃点点头,“你们早些回来,这地方阴森森的,我住着一点都不舒服。”

活生生烧死几个人,包府这几天,是有点阴森。

不过,见惯生死的小樱桃,是不是真的害怕,那只有她自己知道。

“想人了,你可以回去看看,别找这么多的借口。”

凤九儿戳了小樱桃的脑袋一下。

“一楠那边有消息了吗?

他现在在郦城哪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