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玄机阁对于这个传说中休眠体的到来,别提多欢迎了,只是还确定不了,她能入哪一阁,亦或者,成为玄机阁一个另类的存在。

不过对此。

公孙娉婷显然一路而来,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她表示,她并无意入哪一阁,她只想留在玄机阁。

玄机阁不是号称天下情报资料,包罗万象吗?

恐怕唯独没有他们公孙家的资料吧。

如今公孙家已经随风消散。

唯一仅存的公孙煜也生死不明,如果公孙娉婷在有一日突然离开,怕是有关公孙家的一切,以及他们的家学,都将彻底失传。

“我留下来,想要把这些一一记录再按,或许我的平生并不是很长,也不是很精彩,不过总要留下一些痕迹,供后人参阅,还有,玄机阁,我很喜欢。”

与尚京的繁华如织不同,这里更加的使人心平和。

“不错不错……”诸葛老头都不禁被动容了。

公孙娉婷因与这世间脱节百年,早已没了简单的**,她或许只是想给自己找一件事做。

那么,事情就这么定了。

之前藏书阁的老前辈,被极乐所杀,一直都没有一个合适的人前去,如今公孙娉婷来了,到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娜朵与阿和也拜师了,最近一段时间,恐怕都要留在诸葛老头的身边了,沈清瞳顿觉有点无债一身轻的感觉。

接下里,她便与司凌染开始谋划,进入那片迷雾之地的事了,不过她没有声张,若是声张出去,难免被几个师兄担忧。

毕竟那地方,几乎等于绝地。

可话虽这么说,万万没想到,还是被人说漏了嘴,便是娜朵与阿和姐弟二人,一顺溜就给说了。

诸葛老头当即私下找到沈清瞳,“你不要命了。”

老头的胡子差点没吹起来。

可怜他孤孤寡寡,没了徒弟,没了亲人,就剩一对坑货师弟,如今连师妹也要作死了不成。

沈清瞳不好意思的一笑,“师兄,别激动,这事你切莫声张,我们去去就回,还有,在告诉你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沈清瞳眉飞色舞的一笑,“我身边有天擎强者相互,出不了事的。”

“什么天擎强者?

剑衡那厮又来了?”

天天来打秋风啊。

“自然不是剑衡前辈,他回天擎了,暂时下不来,”因为她当日留下了许多新鲜的食材,够他们吃很久,应该不会轻易前来打秋风。

“那是……那个,那个谁啊,”诸葛老头一时没想起来,只随口咕哝了一句。

姬成不配有名字吗?

姬成哭唧唧。

“也不是姬成前辈,当当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夫君已经正式入天擎了,”沈清瞳一副正式介绍的样子,将司凌染拉到了近前。

“师兄。”

司凌染到不客气,一句师兄,等同占了全玄机阁,九成以上弟子的便宜了,不过这便宜也占得。

之前司凌染吃饭的时候,一直都是气息内敛,所以他们一时都没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