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骥之所以将矛头直接指向王县尉,是因为这王县尉乃是陈磊一系的人,而从今天秦王的种种举动来看,秦王无疑是想要削弱陈磊在秦国的影响力,甚至直接将其赶出秦国。

而他既然想要卖个好,自然要顺着秦王的意思去做。

将陈磊赶出秦国这个目标显然不容易实现,但是削弱陈磊在整个秦国的影响力还是可以做到的,尤其是在其留下了破绽之后。

卫骥见王县尉如此干脆的承认了下来,没有再继续纠缠,而是转向了别处。

“那些贼人能够自由出入阳翟,而且不惧搜查,其符传肯定是伪造的,如果能够找到他们的符传,就能知道开具符传的地方,顺藤摸瓜,应该能揪出一些人。”

符传是吏民通行的身份证明,由其所在的县开具,没有这个东西在帝国内寸步难行。

符传上面一般记载着持有者的姓名、年龄、籍贯、长相、还有自身携带的大概东西,是以只要找到张垈等人的符传,那就可以确定是谁开具的。

江继颔首点头:“卫傅所言甚是,这件事情我已经交由丰少府前去处理。”

“原来王上早有安排,是骥多嘴了。”

“卫傅之言句句有理,如何是多嘴?”

江继不知道卫骥怎么会忽然帮自己,不过这不是一件坏事。

如果卫骥是真心帮忙,那秦国地位最高的三人,其中两个站在他这边,那无疑可以压制陈磊。

以后只要慢慢找机会将其削弱,最终将其架空或者赶出秦国,就可以掌控住整个秦国。

不过卫骥是不是真的打算站在他这边还有待验证,现在最要紧的还是眼下。

江继目光一一略过大殿内的众人,然后说道:“城内失职的绝不止陈相与王县尉,或许还有与贼人暗通之人,仆霍骏之事你们应该清楚,背后之人为了灭口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若是有人愿意主动辞官离开,孤可以赦免其罪,不予追究。”

“而若是被孤查到,那便夷其九族!”

江继也不管他们是什么反应,将目光落到王县尉身上:“王县尉失职之事由郭中尉彻查,陈相觉得如何?”

陈磊明知道秦王是怕自己包庇王县尉,却也无法出言反对,毕竟中尉本来就总管秦国之内军事与治安,王县尉也可以说是受他辖制,交由郭渠审理并没有什么问题。

“这自然可行,只是郭中尉负伤,恐怕现在不能胜任这事。”

对于陈磊的挣扎,江继早有预料,本来他可以顺势让陈磊去查,之后再找王县尉的麻烦,还可以以此牵连陈磊。

不过陈磊不是傻子,肯定会在这方面有所防范,想要以此打击他怕是很难,因此还是先拿下王县尉再说。

此举不但可以威慑陈磊一系的人,还可以趁此机会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陈磊的把柄,同时可以让郭渠顺利接手阳翟城的城防治安,在武力上占据绝对上风,以后更容易掌控陈磊一系人的行踪。可谓是一举多得。

“这个陈相便不用担心了,郭中尉本领过人,只是受了一些轻伤,现在估计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审理个人还是轻轻松松的。”

陈磊没有理由再推脱,他不敢看王县尉求救的眼神,强颜欢笑的说道:“那就好,这件事交给郭中尉,磊放心了。”

这是卫骥再度开口道:“王上,一事不烦二主,查证还有没有其他人的事情也一并交给郭中尉吧。”

江继看向陈磊,这些事情他并没有决定权,甚至若不是这件事涉及到他,他根本没有权利干涉。

陈磊心中暗骂卫骥老匹夫,表面上却是微笑着说道:“卫傅所言甚是。”

“事情已毕,大家便都散去吧,孤就不留诸位用膳了。”

……

当啷!

价值不菲的器物被陈磊摔在了地上。

“黄毛小儿,其人太甚,还有卫骥这个老匹夫,总有一日,我要让你们好看。”

想到刚才秦王宫内发生的事情,陈磊是越想越生气,抄起手边的一个花瓶砸在了地上,碎片飞溅。

“国相何必如此,那伙刺客后面之人显然不一般,我们只需安静的看好戏即可,秦王既然已经暴露了实力,那下次他便没有了活路。”

陈磊不断起伏的胸膛平息了一些,他看向说活的幕僚,皱起了眉头:“秦王已经了防范,而且以他的实力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他,那些刺客背后之人除非直接派法身境界的高手,不然根本没有希望。”

“而且刺客们的举动是在打整个帝国的脸,刺客不再出手便罢,不然就要面对整个帝国的报复,在这种情况下,刺客背后之人又敢做什么?”

正是因为心中明白,所以陈磊只能无能狂怒,吃下这个哑巴亏,以后还要面对秦王的不断打击。

“这可不一定,国相可知道刺客背后之人是谁吗?”

面对幕僚的卖关子,陈磊有些不耐烦,不过对于这个一直以来的智囊,他还是能容忍的。

“是谁?”

“巫神教那位大祭司。”

“什么!”

陈磊大惊失色,对于巫神教,他知道比一般人还多,正是因此也更清楚巫神教的可怕。

“如果是巫神教,确实有可能再度出手,那些人就是些疯子。”

陈磊似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浑身一个激灵,然后看向自己的幕僚:“你怎么知道的?秦王知道吗?”

幕僚面带微笑:“因为我见过那刺客手中的神兵,那雷神杖是巫神教之物,是以我敢确定刺客是巫神教派来的。”

“至于秦王知不知道,从之前得到的消息来看,应该是不知道的,毕竟活口都被灭口了。”

陈磊长舒了口气:“如果真是这样,那之后可就有好戏看了。”

“只是法身境界的高手整个天下都有数的,不论巫神教派谁,恐怕最后都难逃一死,而且还会连累巫神教本身,秦王值得巫神教这么做吗?”

幕僚自信的回答:“只要那法身境界的高手足够果决,杀完人之后果断出海,保住性命还是可以的。”

“而且如今大宇帝国已经飘飘摇摇,当今天子未必愿意大动干戈,说不定对他来说,少了秦王还是好事。”

陈磊有些疑惑:“事关帝国颜面,就算巫神教牵连甚广,当今天子也不可能退缩吧?”

“有些事情可说不定,国相与其关心这些还未发生的事情,还不如想想该怎么顺利度过这段时间吧。”

虽然觉得这个往日里十分信任的幕僚有些奇怪,但是陈磊也没有深究,而是顺着幕僚的话说道:“郭渠这个莽夫似乎是投靠了秦王,还有卫骥这老匹夫,前些天还提醒我,这次竟然直接站在了我的对立面,肯定是因为昨天秦王的表现,让他想要向秦王示好。”

“墙头草,枉我以前还觉得其颇有风骨,现在看来不过都是他的伪装。”

看着又偏离了问题的陈磊,幕僚无奈的摇摇头:“以国相与大皇子的关系,秦王肯定容不下您,若是现在这件事牵连到您,他肯定不会手下留情,所以不如先下手为强?”

“你的意思是?”

陈磊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幕僚眼中闪过一丝冷光,重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