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州,巧器门,第一峰!

在巧器门内,第一峰绝对是称得上声名赫赫这四个字了。

虽说如今巧器门宗主并非出身于第一峰,但是,门中上下,却也没有人敢对其小觑分毫。

这是因为第一峰有着悠久的历史,而就算现在,峰内也有着两位地阶巅峰的超级强者。

无论是峰主章鹏璟,还是剑修第一地阶强者元鼎,都是号称最接近天位的强者。

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听到,第一峰上有人突破了极限,成功的晋升了天位。那么,你绝对不用感到奇怪,因为第一峰就是有着如此深厚的底蕴。

非但如此,在普通弟子中,很少有人知道。巧器门的那几位天阶太上长老之中,也有两位出身于第一峰呢。

虽说按照巧器门的规定,一旦晋升天阶,那么从此以后,就将脱离各峰,成为整个宗门奉养的太上。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

哪怕这些太上长老们表面上不再关注自己的出身峰头,但是,如果有人敢无故欺压的话……

呵呵,你倒是有胆子来试试看啊。

所以说,如今的第一峰,在巧器门中,依旧是货真价实的第一峰。

不过,最近一年来,第一峰却是安静了许多,就连欢声笑语都少了不少。

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第一峰内的四位天之骄子,在前往扬州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杨子江门为此也是焦急万分,发动了全部的力量,主动地帮忙搜寻。但直至如今,他们四人却依旧是渺无音讯。

虽说宗门内已经有人施展秘法,知道他们四人还活着。

但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才是最让人牵挂的事情。

章鹏璟这近一年来很少外出,但偶然露面之时,也是不拘言笑,让人不敢靠近。

至于元鼎,倒是不在峰内,而是远赴扬州,战斗在与魔族对峙的第一线。

这一日,远方天空中,突然飞来了一艘飞船。

这飞船直接降落在第一峰之上,一人从飞船内走了下来,正是元鼎。

时隔一年,他在战场上大有收获,也到了轮换之时,所以回到了宗门。

前方人影闪动,章鹏璟也是迎了出来。

双方互望一眼,看到对方眼神之时,那即将说出口的话,顿时生生的咽了回去。

他们两人年龄相若,可以说从小打到大,那是比亲兄弟还要更深一筹的关系呢。

所以,哪怕许久不见,但彼此一个眼神,就能够看出对方的心思。

就在他们彼此用眼神交流之时,都在向对方询问着一个问题。

“发现他们行踪了么?”

所以,他们也就无需问出来了,否则那就是徒惹伤心。

两人抿着嘴,沉着脸,并肩向着山上走去。

从飞船上走下来的人,并不止第一峰。还有诸多峰头中的强者们,也是参加了这一次的活动,并且在轮换期回返宗门。

其中,并不乏各峰的地阶强者。

但是,此时看着他们两位的模样,所有人都是三缄其口,绝不说话。

直至章鹏璟和元鼎走远了,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适才那种极度压抑的感觉,真是让人憋疯了。

一人轻声向第一峰的某位好友问道:“怎么,那几位还没有信息么?”

“是啊。”被问之人叹了一口气,道:“若是他们回来了,那两位哪里还会板着脸。”

又一人道:“根据我们的探查,他们并没有落在魔族之手。否则的话,他们早就奇货可居,威胁我们了。”

“是啊,不过怕就怕,万一魔族不识货,把他们当做普通宗门弟子,那就……”

“哎,你们说,会不会他们被困在什么地方,所以在专心修炼啊?”

“呵呵,他们可都是地阶修为,除非是遇到了天阶强者,否则有谁能够困得住他们啊。”

众人三三两两的交谈着,一时间,回返家园的惊喜感,似乎也被冲淡了不少。

“各位,我们好不容易才轮换回来,应该回到各峰休息。”一人朗声道,“这场战斗肯定不会那么快结束的。我们应该早作准备,等待下一次的出发。”

“是。”

“师兄说得对。”

众人纷纷点头,然而,正当他们想要纷纷散开离去之时。

极远处,突然间响起了一道急骤且诡异的呜鸣声。

那声音瞬间划破了天际,像是一根利箭般,穿透了天空,并且响彻天际。

众人的脸色都是为之一变。

这一次回来的,都是门中地阶强者。虽说其中大部分,都是因为服用了徐毅的丹药,从而晋升的地阶。

但,地阶就是地阶,他们对于宗门的了解,远胜常人。

在听到这个尖锐的声音之后,他们都是心中骇然。

因为,这是一种示警声,而且,并不是普通的示警。

巧器门之所以叫巧器门,并且以炼器而闻名天下,自然是有着旁人难以比拟的长处。

其中,在山门百里之外,布置了一个极其隐秘的防空圈。

这个防空圈所防备的,并不是地阶修者,也不是飞船。而是那些,站在了人类最巅峰的,超级大佬们。

天阶强者!

唯有真正达到了天阶的陌生强者,突如其来的闯入这个防空圈,才会将其引爆。

这,是巧器门所独有的防护措施。

于是,就在这道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整个宗门,都开始变得活跃了起来。

…………

…………

第一峰后山。

章鹏璟和元鼎缓步而行,在他们的身周并没有弟子服饰,也没有其他的师兄弟。

因为所有人都给他们留下了独自说话的空间。

而事实上,在第一峰内,也唯有他们两个人,才是旗鼓相当,有些话,也只有他们两人才能交谈。

“哎,你说这几个小畜生,究竟去了哪里?”章鹏璟长叹一声,说道。

元鼎微微摇头,道:“不知道,我们几乎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但还是一无所获。”

章鹏璟抿着嘴,道:“我并不以为,他们会被魔族抓走。”

元鼎眼眸一闪,道:“为什么?”

“哼,徐毅那小子,看似老实,实际上却是奸猾若鬼。如果有什么危险,哪怕只是风吹草动,他也会看出来,并且提前逃走。”

如果徐毅在此,并且听到这句话之后,保证会将章鹏璟引为知己。

安全!

这是方健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为注意的问题。

而且,这也是他的行事准则。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生命危险,他就是能避则避。

当然,追求安全,也并不是一味的退缩。在方健的算计中,若是成功率能够达到七成以上,那么有时候,他也会主动冒险的。

元鼎目光一闪,道:“师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章鹏璟沉声道:“我怀疑,他们几个在徐毅那臭小子的唆使下,故意躲避我们的搜寻。否则的话,各大宗门齐心合力,绝没有找不到的道理。”

元鼎眉头略皱,道:“可是,他们为何要躲我们呢?”

章鹏璟的目光熠熠生辉,道:“或许,是因为和我们在一起,他们有些事不方便做吧。”

元鼎眼眉一扬,道:“师兄,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章鹏璟苦笑一声,道:“并不是我想要瞒着你,而是因为我也没有把握。”

元鼎眉头大皱,愈发的狐疑。

“师弟,你应该还记得徐毅那小子,帮他们突破地阶的事情吧。”

“自然记得。”

“那么,你可记得,他是如何做到的?”

“利用天兵丹炉之力。”元鼎毫不犹豫的道,“这丹炉有着无穷妙用,能够收集周围力量,助他们一臂之力。”

“是啊。”章鹏璟悠悠的道,“那么,这丹炉是否只能吸纳周边的灵力呢?还是说,它除了灵力之外,还能吸纳其它的力量。”

元鼎倏然而惊,他也是一位大修者,听到了这句话,自然明白过来。

于是,他的脸色也有些不太自然了。

“师兄,这是你亲眼所见?”

“呵呵,我哪里可能看得到。”章鹏璟摇着头,道:“我只是有着一丝怀疑而已。”

元鼎顿时沉默了,不过他的心中却是千思百转。

如果师兄所言,确是真实的话。那么徐毅等人避开他们,就可以解释了。

因为,那丹炉所能转换的力量,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一旦泄露,徐毅等人立马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了。

那时候,别说是魔族会将他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怕是就连自己人,也会对他们敬而远之了。

不过,这一切毕竟都只是章鹏璟的猜想而已。

良久之后,元鼎突然道:“师兄,其实在魔族战场中,最近有一人突然崛起,但又突然消失。”

“什么人?”章鹏璟问道。

他知道,这位师弟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那个人叫丑剑客,自报家门,是来自于外州的一个散修。”元鼎肃然道,“但是,我让人去查过了,那里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什么丑剑客之人。这个人,就像是从石头缝里突然冒出来的那样。”

章鹏璟眼眸一亮,道:“你提他作甚。”

“因为根据其他人形容,他的身材与霏儿极为相似。若是按时间推论,或许……”

“你为何不早说?”

元鼎苦笑一声,道:“这丑剑客的实力提升很快,最初露面之时,只是普通地阶,然后很快就到了顶尖,直至巅峰。据说,魔族中有两位擅长阴阳二气,威力无比的巅峰地阶,都死在了他的剑下。”

深吸了一口气,元鼎继续道:“这样的人物,就算我遇到了,十有**也不见得就是对手。你要说他是霏儿……”

这一次,章鹏璟也是把握不住了。

能够力斩两位地阶巅峰魔族,让元鼎都有些自愧不如的剑客。

硬要说他是元霏的话,就连章鹏璟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虽说他们都猜测,徐毅应该有着某种特殊的手段,能够让他们的修为突飞猛进。但是,再突飞猛进也要有个极限吧,那么短的时间内,想要修炼到与元鼎比肩?

就算是神仙,也不见得能做到此事呢。

正当他们两位相互唏嘘之时,突然间,山门中传来了一道奇异的,响彻天地的呜鸣声。

他们两人的脸色都是一变,因为他们比其他弟子更加明白这声音代表着什么。

天阶强者,这是有着天阶强者,没有经过他们的允许,私自进入了巧器门的防御圈。

而且,这还是一位陌生的,从未记载过气息的天阶强者。否则的话,那呜鸣声绝不会如此的急促而凌厉。

这代表着,那陌生的天阶强者,正在以一种毫不掩饰的速度,朝着宗门飞来。

如此行事,绝对是其心可诛啊。

两人对望一眼,都是身形闪动,朝着祖师峰而去。

天阶强者的突然到来,肯定是冲着祖师峰前来,那是毫无疑问的。

虽然他们两个只是地阶巅峰,尚未窥破天阶之密。但是在这一刻,他们却绝对不会退缩,怎么样都要与宗门的天阶长老们站在一起。

而他们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两个快速离开之后。

那无论风雨雷电,都端坐在第一峰庄园大门外,仿佛是守卫一般的狮长老。

却是突兀的睁开了眼睛,那眼睛中多了一丝灵动。

它那石头脑袋竟然动了,朝着天空远处看了一眼。

随后,它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欣慰之色。再之后,它重新低下了头,眼眸中的神光尽数收敛,就像是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

…………

…………

祖师峰上,在那道身影响起来的一刻,早已是沸腾了。

巧器门宗主奚文赋,第一时间出门,站在了祖师峰之巅,他凝望着远方,目光闪动,脸色极为凝重。

自从他担任宗主之后,那么多年,从未有过如此之事发生。

陌生的天阶强者,来势汹汹?

这一刻,奚文赋忍不住想到了魔族。或许,也唯有魔族中的天阶强者,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他们突如其来而来,莫非是打算灭了巧器门?

但是,魔族不是在扬州开辟了战场么,怎么突然来到了雍州。而且,此前还未有人察觉,也算得上是处心积虑了。

眼前一花,两道身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正是此时还留守在宗门内的两位天阶强者。

章昊空,谷浩光。

至于另外两位,则是支援扬州战场,尚未回返。

这一刻,奚文赋的心中隐隐的有些后悔。

支援扬州的天阶强者,派出去一位就应该足够了。

但是,剑门老祖宗韦曲之所以滞留扬州,其实也是在寻找第一峰的那四位失踪弟子。

虽然他名义上是协防魔族,但事实如何,却是人尽皆知。

目光在谷浩光身上一扫,奚文赋的心中隐隐的有些庆幸。

还好徐毅大发神威,在扬州立下了汗马功劳,得到了一颗天阶伤药。而如今,谷浩光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了。

再加上章昊空这位远胜一般天阶的超级长老坐镇,只要魔族不是来个四、五个天阶,就应该不成问题的。

毕竟,巧器门的护山大阵,也不是吃素的。

人影接连闪动,片刻间,已经有数十人从远处飞奔而至。

他们都是门中各峰最顶尖的强者,此时都是纷纷出关,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因为他都知道,如果真有敌人来犯,那么祖师峰,将是唯一的战场。

章昊空的脸色突然微变,道:“不好,有四位天阶强者。”

众人先是一怔,随后一个个的倒抽一口凉气。

天阶强者啊。

这又不是大白菜,突然间有四位陌生的天阶强者飞了过来,他们究竟是从哪个犄角旮旯的地方蹦出来的呢?

莫非,真是魔族强者,想要杀人立威,而且第一个就选择了他们巧器门?

奚文赋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各位师兄弟,今日是本门生死存亡之日,希望各位齐心协力。”

“是,宗主。”

所有人都是肃然应是,他们的神情凝重,身上气息涌动。

都有着一种想要与宗门同存亡的气势。

章昊空和谷浩光对望一眼,两位太上长老也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决然之色。

无论如何,今天哪怕战死于此,也决不能坠了宗门的名头。

章昊空双目微闭,默默的感应着,他缓缓的道:“来了。”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大骂道:“卑鄙小人,该死……”

话音刚落,他已经是腾空而起,朝着远处飞去。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不知所措。

谷浩光一跺脚,道:“那四个天阶强者,半途改道,偷袭第一峰去了。”

他身形闪动,也是化作一道光,直接追了过去。

章鹏璟和元鼎互望一眼,满心骇然,心中更是大恨。

这几个外来者,真是好手段啊!

不假思索的,两人立即展开了身法,也是追了过去。

其余人都是看向奚文赋。

后者苦笑一声,虽然知道如此被人调动,远不如固守祖师峰上算。

但是此刻,他却绝对不敢放弃章昊空等人。

“走。”

随着奚文赋一声令下,整个山头中的数十位顶尖地阶强者,一并朝着第一峰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