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雷石东先生,你说的是真的吗?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那简直就太好了!这应该是我最近几天听到的最令人开心的事,谢谢你!”

夏景行笑声爽朗,演技自然,整个人表现出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说话的语气也充满了感激之情。

其实他大脑很冷静,天底下就没有白吃的午餐,雷石东主动表示愿意帮忙,必有所求!

不过雷石东没有立即提出什么条件,而是拐弯抹角说道:“戴伦,CBS电视网最近迎来了一波新增订阅潮,下面人都说是你们油管的功劳。

哈哈,我认为也是,所以我们和ABC电视网都要好好感谢你和油管才行。”

夏景行不知道雷石东突然提这干嘛,真是要感谢自己?

“你过奖了,谁让我们是合作伙伴呢!”

“呵呵呵~”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笑声,随即道:“对,戴伦你说的很对,谁让我们是最好的合作伙伴呢。

那既然是合作伙伴,我们就应该携起手来,共创一番伟业,你觉得呢?”

夏景行心中对这番话嗤之以鼻,前段时间这老头还和默多克合起伙来套路他,如今却变得慈眉善目。

也很正常,毕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雷石东先生,我非常认可你的话,葫芦视频的发展策划书,我已经写好发你邮箱了,你看过没有?觉得怎么样?”

“好!非常好!如果说原先我还有几分怀疑的话,当看过发展策划书后,我所有的疑虑全都烟消云散,只剩下对戴伦你的佩服和欣赏。

葫芦视频,必定会成为全球知名的互联网电视平台,未来的名气、市场、估值可能还要远远超过仅覆盖美国一地的CBS电视网。”

夏景行微笑着,他给葫芦视频画的饼很大。

“每天至少10亿用户点播葫芦视频上的电视、电影、综艺、体育等节目。”

“在一个用户身上每月赚10美金,每年赚120美金,那平台全年营收就是1200亿美金。”

“上线第一年达到五千万用户,第二年实现营收平衡,第三年小幅度盈利,第四或者第五年大幅度盈利并上市。”

……

反正人有多大胆,地就有多大产。

论画饼,他自诩不输马雲,要知道马雲都听过他讲课来着。

在他发给好莱坞五巨头的葫芦视频发展策划书中,他提出了很高的目标和追求,志在打造千亿美金级的互联网平台。

不过也不是乱写一气。

而是步步为营。

每一步的发展脉络,都经得起推敲。

唯一夸大或者叫理想化的东西,就是数据模型,包括用户啊、营收啊,他全都往高了写、往大了吹。

夏景行也不知道能不能忽悠住五家老奸巨猾的掌门人。

不过即使把所有数值打个一折,也是一家很了不得的公司了。

雷石东在电话里,狠狠夸赞了葫芦视频一番,又说回了原先的话题。

“戴伦,除了葫芦视频,我觉得油管和维亚康姆,还能在其他方面多多合作。”

夏景行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

“戴伦,新闻集团如此针对你们,你就这么算了?”

电话里,雷石东那苍老的声音缓慢而低沉,带着一丝蛊惑人心的力量。

“默多克先是挑拨我们五家跟油管之间的关系,结果一时不察,连我都上当了,幸亏戴伦你足够聪明,才让我们之间化敌为友,避免了无意义的争斗。”

“事情明明已不可为,默多克仍然死咬着你们不放,他起诉油管、脸书,还利用旗下媒体污蔑、抹黑你们,又去串通导演、演员、编剧等协会团体……”

“戴伦,你前段时间的反击手段其实很凌厉,也真正的打击到了新闻集团,让他们有了切肤之痛,所以他们才如此着急上火。”

“你想就此打住,我其实也理解,因为你觉得自己势单力薄,不足以在法庭、舆论等多个战场抗衡新闻集团这样的老牌传媒巨头。”

“可如果我们维亚康姆,还有其他四家巨头一起支持你们呢?”

听到这里,夏景行差不多已经听明白了。

老东西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就一个目的,想把他绕进去,成为五家好莱坞巨头手中的一把枪。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先前一直不站出来表态,眼看油管真的有办法重创新闻集团,这帮家伙就跳出来了。

而且跳出来的时机也很耐人寻味,因为此时油管正打算收手,这帮人就跑来充当援军了,不想让这场战争降低烈度或者停战。

仔细想想,新闻集团遭受打击,最大的获利者是谁呢,是这五家巨头。

福克斯电视网遭遇退订,用户不可能就不看电视了,只能转而去订阅ABC和CBS电视网。

《时尚女魔头》被抵制,被刷恶评,同期上映的其他电影得了大便宜,分走了很多票房。

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只能从一个物体传递给另一个物体。

假设默多克损失了一亿美金,这其中的大部分都被其他五家巨头吸收了。

因为有利可图,所以这帮人打着帮忙的旗号,紧急驰援油管。

搞清楚雷石东的伎俩后,夏景行可不会像个愣头青一样,被激将成功,沦为人家手里的一把快刀。

“雷石东先生,说说你们的方案吧?”夏景行深呼吸了一口气,语气平静的问道。

这种表现,落在雷石东眼里,还以为夏景行经过一阵考虑,被自己所说服了。

“我们手里有很多新闻集团这些年积攒下来的“猛料”,例如《世界新闻报》窃听哈里王子和威廉王子,一些英国政要、议员、演员、明星也在窃听名单之内。”

听到这堆猛料,夏景行没有显得特别震惊,因为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去年,《世界新闻报》曾刊登一则消息:威廉王子膝盖受伤。

王室职员认定,默多克旗下这家小报只有窃听威廉王子才可能知道伤情,于是要求警方展开调查。

到如今,都已经调查了快一年了,还没出结果。

不过,距离出结果也快了。

夏景行隐约记得,这件事以两名《世界新闻报》小记者入狱而终结,主编主动离职,然后成为了卡梅伦的新闻主管。

细思极恐,默多克在英国有多吊,可见一斑。

监听了王室,丢两个替罪羊出去就算完事了。

或许真正操刀之人,还进入了政府部门,成为了首相手下的得力干将。

至于老默父子,毫发无损,事件风波很快就平息了下去。

真正的把舆论引爆,还要在五年之后。

那次的窃听事件,比06年这次要猛得多,盖子也彻底盖不住了。

连当初负责调查的伦敦警察局,都下课了多位高级警监。

还有参与调查的记者,莫名其妙死在公寓。

换言之,此时捅出新闻集团的丑闻,搞倒默多克概率并不大。

因为窃听王室、明星、政客、名流,英国人还能接受,或者说对新闻集团的反感、对媒体的无底线容忍度,还有一定弹性。

甚至夏景行还怀疑2011年事件,是英国政客和新闻集团关系发生破裂,前者不再护着默多克了。

在2011年之前,英国内部一直有很大力量护着默多克。

不然两个王子被窃听,也不会只判两个小记者几年刑期就宣告结束了。

参与调查、逮捕两个小记者的警务人员,在随后数年,全部出现了丑闻,导致引咎辞职。

新闻集团就是这么吊,连办案的警务人员也一并监听和报复。

在此时的英国,新闻集团真的可以用一手遮天来形容,控制了该国40%报纸,政客们无论竞选,还是连任,都需要这家传媒巨头的火力支持。

这也算是英国放任“新闻自由”、“监督政府”被反噬的一个典型。

另外,“新闻自由”一直是英国这个老牌“媒体帝国”最感自豪的传统,英国甚至没有出台相关的新闻法规,媒体监管基本依靠自律。

既然新闻靠自觉,那就怨不得狗仔们天天打王室主意了。

所以说,新闻集团干得那么出格,都是有原因的,全是约翰牛自己作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