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大领导,并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来与索莲娜等这四位有外国贵族血统的年轻人闲聊,说着一本正经的外交辞令。

他只是在短暂的几分钟明面上的客套之后,就示意贺国强来与索莲娜四人交流。

而他,在邮轮上的意外事故处理舱中,倾听着赵伟樵对考察团里剩下成员的公事询问。

主要是让这些成员们讲述从昨晚上了邮轮之后,到事故发生之后,包括江回峰在内,其他各人在现场的一些表现。

几名海警力持沉静地在一旁旁听。

大领导的手机微信里,还有着京城熟悉的同志们发过来的讯息。

这事从一开始林厅长被胁持而后重伤,就没有人敢捂盖子。

所以京城里,该知道的领导都知道了。

路易和索莲娜也不是不经世事的小孩子,也早早通过各自的渠道,联系上意国驻天朝的大使。

只不过那位大使正在天朝的其他地方处理一起与本国人相关的更严重事故,暂时没法派出直升机飞到邮轮上。

不过这位大使该向天朝有关部门发出的照会,都已经指使手下的能吏去干了。

这也是为什么大领导的近海之飞,能够那么快就通过了航线申请的缘故。

此刻,对大领导看来,我天朝子民的安危和清白,信心,才是最最重要的。

投资什么的,等这起恶**件定性了,再说也不迟!

受到冷遇的索莲娜和路易、安妮芬等人,此刻也不敢再继续高傲。

不过她们也想得通。

连富耀的两位大股东,不也被排除在外了嘛!

很快,由于赵伟樵那极富经验的询问,整个事情的经过已被清晰地描述出来。

林厅长的行政套房里,最珍贵的礼物,就是王钟沧为母亲庆祝寿而给赴宴的宾客们所送的回礼。

一对纯24K金的空心小寿桃。

造型很袖珍,也很精致,但凭心而论,因为是空心的,真不值太多钱,顶天也就一万元。

每位赴宴的宾客都有,而且厅长已经在手机微信里向上级汇报了这个生日的回礼。

汇报了,就不能算是受贿。

又因为安妮芬这个女孩子确实是一个人在逛,所以,考察团成员的回答,与王钟沧、江回峰之前的回答并无差错。

排除了有人在背后进行蓄意的设陷来阻碍这次的合作之后,赵伟樵顿时将此事定性。

考察团的所有成员并无违规,所以,除了刘夫人以外,林耀威、夏闲岁与林音三人,确实是可以算作工伤!

一直静静地坐着,只是脸上微显疲态的大领导微微点头:“好,既然如此,休息十分钟,而后,伟樵同志你先回林耀威同志的套房去休息,贺国强同志,请你去请请索莲娜、路易与富耀的王董和江董,我想听听他们双方对这次项目的真实态度。”

“呃,”一旁旁听的船长詹远风这时便歉然地道:“对不起,大领导,刚才顶级舱的客房经理汇报,富耀的王董和江董,正在与他们富耀的其他董事,租用我们邮轮上的远程会议室,紧急召开远程会议……。”

大领导微愣,但很快就欣然地点头:“他们是该召开会议。劳烦你去询问下,是否方便我们与索莲娜、冯明翰也一起听一听?”

詹远风微愣,但马上就恭敬地应下:“我这就去联系!”

……

江回峰这一半开玩笑地打趣,该在一旁负责记录的苏琳顿时抿嘴轻笑起来。

可不,大领导都专门发话了啊!

王钟沧的脸色有些讪讪,思索几秒,看向齐恒昌:“齐总你觉得呢?”

齐总的眼中多了一抹感动:“我也支持徐总的。我们可以投,但要看投入的资金量与所占股份。我们不是主动凑过去的,是他们邀请过来的,所以我们必须得到足够的尊重。”

“行!”王钟沧抬手:“既然你们都认可徐总的财务分析,那么,我认为,在这两大原则都不被违反的情况下,你们觉得可以投,我不反对。”

说出了这话,王钟沧只觉得自己心灵上又轻松了许多。

“叮,你第一次大胆地履行了集团最大股东的权利,成功地迈出了走向董事长宝座的第一步,你在富耀集团股东心中的威望被提升75%,个人魅力提升百分百!”

王钟沧瞠目,在脑海里愕然叫起来:“系统,啥意思?”

系统:“有助于你以后竞争董事长的职位!”

王钟沧:“……。”

好吧!

至少是提升威望,不是降低威望!

他再看向江回峰:“那江董您的意思呢?”

“我就负责把这话递出去!”江回峰哈哈一笑:“我说,大家还得好好感谢王董。若不是他慷慨借出了直升机,又亲自护送伤员去了陆远县,这邮轮的投资啊,还未必就有我们的份!”

屏幕上的林夫人嫣然一笑:“王董真是厉害,不声不响就帮我们又找到了一条可投资的项目。”

秦董也笑了:“王董的运气啊,真不是我们能够比拟的。”

孙董:“不愧是王董,年轻有为有魄力!”

徐清强也凑趣:“这就是有心栽树树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林董和胡董想搞却一直搞不起来的事,王董一来,就有机会了!”

王钟沧被大家的热情奉承说得脸微红起来。

系统,其实,大家要谢,还是谢你啊!

如果你不奖励我直升机,不奖励我幸运值,救不了夏闲闲与林耀威两名重伤者的性命,大领导也不会对我富耀另眼相看吧!

“那么,现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齐恒昌看王钟沧的目光有些笑意:“这么一项大投资,签约的必须是各公司的董事长,我代签怕是不行。但我们富耀的董事长之职,自林董过世之后,一直空缺……。”

视频里静了一静。

各位董事的脸色均变得有些微妙。

又静默了十数秒后,屏幕上的胡增跃突然轻咳一声,打破了沉寂:“我觉得齐总说得有道理,如果真有这个可能,那我们是很有必要,在王董和江董下周下了京海邮轮之后,召开一次股东大会,重新选取新的董事长!”

“不过老江,你就算了,你的业务能力是很强,朋友也很广,但你的运气么,说真的,差那么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