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安稳。

第二天,姜禾又早早的爬起来,打开门练剑,这是答应过许青的,开着门让他看一下。

虽然许青并没有起床,但那和她关系不大。

在这个陌生的时代,唯一能仰仗的就是自身武艺了。

“早上好啊。”

许青起床洗漱时,姜禾已经打理好自身,额头发丝因为洗脸的缘故还有些湿,拿着猫粮袋正给冬瓜饭盆里倒。

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进步。

如果现在遇到街头盘查什么的,只要不突然脑抽,基本都是能躲过去,不用被当作嫌疑分子……本来就有女性特权,还有颜值加分,比穿过来一个大胡子壮汉好太多了。

许青估摸着,要是穿过来的是大当家的,一脸虬髯胡,身高八尺满身肌肉,拎着大刀躲在楼道里,估计当场就会被程婶和他或者某个第一眼看见的人报警。

画面太美。

刷完牙咕噜咕噜吐出漱口水,许青拿毛巾抹一下,随口问道:“你们大当家的长什么样?”

“比你高一些。”

“有没有大胡子?”

“有……你为什么不长胡子?”

“因为我是个秀才,不是草莽大汉。”许青耸耸肩,确定了自己的想象没错,转身带上钥匙和手机出门准备吃早餐。

“秀才也会长,难道……”

“没有难道,我是个正常男人,我还有刮胡刀,就是专门剃胡子的。”

“哦。”

“给你的手机呢?”许青问。

姜禾从身上摸出来手机,“这里。”

顿了顿,她低下头道:“好像坏掉了……”

“不,是没电了,手机需要充电的。”

许青又重新返回房间拿出来充电宝,才领着姜禾出门,一边充电一边帮她开机。

“今天是周末,你可以不用上班,游戏先放一边,尽快学会用手机,如果我们没在一起的时候,比如我又出门,你再看到楚人美什么的,就可以用微讯给我发语音或者打电话,以后赚钱花钱也需要用到这个。”

“花钱?”

“对,这两个字认识吗?”

“钱包。”姜禾还是认识不少字的。

“没错,这就是你的钱包,现在它里面是零,我给你转一百,你就有一百块可以花了。”许青发一百块红包过去,道:“这算我借你的,到时候发了工钱再还我。”

对于借钱,许青向来是敬谢不敏的,只有极少数几个人可以从他手里借出来钱——那几个人平时却不需要借钱,也没借过,而会找他借的又不在这几个人之中。

于是,人生中第一次借钱给别人,就交给了姜禾。

“我的第一次交给你了。”意识到这点的许青很严肃地对姜禾说道。

“……”

……

“钢铁锅,含眼泪喊修瓢锅~”

值完班的秦浩骑着小电驴回到家楼下,哼着歌停好车子,锁好以后上楼。

“爸,我回来了。”

“锅里有粥。”秦茂才拿着报纸抬起头,看一眼儿子,“昨晚抓了几个贼?”

“哪有那么多贼天天抓,现在和平年代,有手有脚谁当贼?做乞丐都比小偷赚的多。”

秦浩哼哼着进去厨房,装一大碗粥,又从旁边拿起一块大饼,端着咸菜出来。

当初刚入职时吹的牛比,现在一个都没实现。

“人家青子不当警察都抓了个贼,你做个屁的警察。”

“嗯?”秦浩侧目,“什么时候的事?”

“就前几天,听老许说的,那边老房子进贼了,被青子暴揍了一顿放走了。”

“还有这种好事?!”

秦浩瞪大了眼睛,抬手就想摸手机,“这货也不知道找我,放什么啊放走……无组织无纪律,我得好好骂他一顿!”

当警察天天想着做点有意义的事,偏偏遇不到,那货好好在家待着都能碰到送货上门,什么世道。

“诶诶,走都走了,你还多什么事……听说他还找了个女朋友,就在他家住着呢。”秦茂才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嗨,那小子要模样有模样,要身高有身高,找个女朋友不是简简单单……”

秦浩大大咧咧的咬一口饼,咀嚼两下没听到应声,才瞧见他老子的眼神,顿时动作止住。

“你也知道人家模样好啊?模样好的都知道努力找女朋友,你呢?”

“我……不急,我才找到工作,那么急干什么。”

秦浩费力的把饼咽下去,端着碗吱溜一口粥,“你看我哪有时间啊,这天天的,指不定什么时候一个电话过来就去出警,早出晚归,太早找了也没什么用,要找就找能结婚的,不然迟早分手,你看青子上个不就是吗……”

“人家都两个了!”秦茂才更气,“知道自己不好找还不赶紧琢磨着,天天就骑着你那破车晃悠,你晃悠什么?”

“抓贼啊。”

“抓到了吗?”

“……”

秦浩蔫不愣登的低头,过片刻又劲劲儿的抬起头来,“前几天有个举报卖那什么的,我摸了摸情况,十有**稳了,等我扫黄……”

“你扫人家干嘛?”秦茂才斜眼儿看他。

“那是违法的!”

“碍你事了吗?”

“它违法啊。”

“人家你情我愿的,挣个辛苦钱,你非要给人家扫了,闲的啊?”

“它违……爸,你是不是?”秦浩纳闷。

老头子寂寞了十几年,孤独难耐……卧槽!

“是个蛋!天天不干点正事,你什么时候找个女朋友回来瞧瞧?别说你还年轻,除了年轻你也没别的了,再不抓紧点我看你上哪找去。”

秦茂才骂骂咧咧的放下报纸,转身回屋。

“等等,爸你别搞那些乱七八糟啊,要是哪天扫着扫着把你扫出来了,我在局里还怎么做人?我还怎么面对同事?对不对?”

“我看你小子是皮痒了!”

“不,我说真的……你看,大义灭亲吧,对不起您,放个水吧,对不起我肩上这徽,您可别……哎呦,别打别打,吃饭呢!”

秦浩拿着大饼抱头躲闪,“那个什么,改天我在局里找个警花当女朋友,带回来给你看看。”

“就你?警花?花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