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让赵东来自己承认,那大家八成是想多了。

仅凭几张照片,就想断定犯罪嫌疑人是谁,那多少有些不严谨。

当然,赵东来也发现,照片并不是很清晰。

最起码看不清脸吧?

这年头,哪怕澡堂失火,你要捂住的地方当然不是不可描述的位置,那必须是脸啊。

一群光着腚子的人冲出澡堂,只要人家看不清你是谁,那就是安全。

可一旦被人看清样貌,那可以选择原地爆炸了。

所以赵东来也是基于照片模糊,加上黑夜的掩护,无法看清纵火犯样貌,因此也是一口反驳。

但这次,赵东来将怨气发在了装修队老板张大金身上,也是质问张大金道:“我说老张,你这样说可就不地道了。”

“总不能就是因为身材像我,你就说是我吧?你这无根无据的,你想害死我呀?”

“我……我也是就事论事。”感觉自己现在里外不是人,张大金顿时也急了。

这边赵东来还想再反驳一下,但顾晨立马打断道:“你说这人不是你,你也别急,我们警方自然会验证你的说法,证明你的清白,但是现在,你得跟我们去警局一趟。”

“现在?”听闻自己要去警局,赵东来顿时表情一呆,感觉这次是在劫难逃。

一旁的卢薇薇则是打趣着道:“我们既然可以锁定嫌疑人,自然也可以找出真凶,是不是你,去趟芙蓉分局就知道了。”

赵东来还想再反驳一下,可很快被王警官抓住胳膊。

“走吧,我也不想来硬的,配合调查。”王警官说。

赵东来无奈,只能跟着警方一起走出金马家具广场。

被押上警车的同时,赵东来还不忘瞥了眼窗外的张大金,顺便问候了他的十八代亲戚。

……

……

芙蓉分局。

刑侦三组办公室。

顾晨双手抱胸,站在何俊超身后,也是静静的等待何俊超这头出结果。

卢薇薇有些耐不住性子,直接抱怨着说:“何俊超,你到底能不能快点?”

“没看我正忙着吗?要不你来?”何俊超扭头瞥了眼卢薇薇,伸手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卢薇薇则双手按住何俊超脑袋,将他脑袋再次扭向前方:“赶紧的。”

“别吵,烦死了。”何俊超抱怨了几句,继续操作自己的电脑。

5分钟后。

在何俊超不厌其烦的视频衔接组合下,终于舒上一口气道:“顾晨,搞定了。”

“怎么样?”顾晨撇撇下巴,问他。

何俊超则是笑孜孜道:“这家伙在撒谎,我调去了之前这家伙出没的视频,进行不断比对,我发现了他的住所,也就是城西的一处公寓楼。”

“但是好巧不巧,昨天晚上,也就是火灾发生前的一个小时内,他驾车来到了金马广场附近。”

说道这里,何俊超还不忘提醒道:“当然,他很聪明,故意将车辆停到距离金马广场很远的地方。”

“而且这个地方是监控盲区,可是等车辆停在那儿足足10分钟后,他才出来,注意。”

何俊超将相关视频调出,按下播放键按钮,指着镜头中的一处方位道:“看见没,现在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话音落下,从监控死角位置,走出一名长发女子。

卢薇薇惊道:“就是那个纵火犯。”

“没错,是他。”王警官咧嘴一笑,也是不由分说道:“这家伙,装神弄鬼,还是被我们逮着了。”

“其实只要知道纵火犯是谁,倒推监控,就能很好的戳破谎言。”顾晨双手抱胸,此刻也终于舒上一口气。

想着刚才在金马家具广场,赵东来那一副无辜的模样,还顺便问候了张大金十八代亲戚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顾晨现在感觉,有点为张大金的十八代亲戚感到不值。

随后,顾晨继续观看了剩下的视频,虽然中间有部分区域无法衔接,但总体来说,已经可以证明那名乔装的长发女子,其实就是赵东来。

“可以了。”顾晨站直了身体,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随手拿起笔录本,说道:“我们现在去一号审讯室,看看赵东来这家伙怎么说。”

“等等我。”卢薇薇也拿起自己的本本,直接跟在顾晨的后头。

……

……

一号审讯室。

此时此刻,赵东来坐在审讯椅上,目光无神的看向四周。

尤其是头顶上那几个醒目的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似乎有种无形的魔力,让人看着心里发虚。

尤其是在这等待了许久,也不见顾晨几人的到来,心里瞬间空落落的。

“吱呀。”

随着大门忽然打开,见有人进来,刚才还没精打采的赵东来,瞬间坐直了身体。

见顾晨几人缓缓走来,赵东来顿时笑嘻嘻道:“警察同志,你看,把我关在这里也好半天了,我看这就是个误会,你们还是把我放了吧?”

“砰!”

还不等赵东来把话说完,王警官猛的一拍桌子,瞬间将自己面前的写字笔蹦了出去。

王警官保持气场,也是怒喝道:“放什么放呀?谁说这就是个误会啦?我告诉你赵东来,我们让你待在这里,你以为是让你在这休息吗?那是让你自己好好反省。”

幽幽的叹口气,见对面的赵东来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王警官收回刚才的暴脾气,又道:“所以,你是准备交代还是继续隐瞒?”

“我……我交代什么呀我?我是冤……”

“赵东来,别给脸不要脸哈,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们会不知道?”卢薇薇见赵东来依旧倔强。

又联想到金马家具广场楼上,那几百号疏散的居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告诉你赵东来,监控视频我们全都看过。”

“昨天晚上,也就是金马家具广场火灾发生前,你离开了自己居住的公寓,直接开车来到金马家具广场附近停车。”

“之后,当你从车内出来的时候,就是我们照片中的这种形象。”

说话之间,卢薇薇将之前那叠照片,直接狠狠的摔在桌上,吓得赵东来身体一颤。

为什么会如此愤怒?

金马家具广场上楼几百号居民,要是在那场大火中出现意外,那将是一个恐怖是伤亡数字。

好在消防和执勤民警及时赶到,疏散了群众,否则一旦火势发生改变,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等于是拿几百号人的生命开玩笑。

卢薇薇对于这种混蛋,压根就没打算跟他客气。

见自己的老底被警方揭穿,赵东来此刻也是瑟瑟发抖,眼神不敢直视前方。

只能低着脑袋,等待警方的训斥。

然而在卢薇薇咆哮之后,顾晨却用平和的语气问他:“赵东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从监控画面来看,你进去之后,直接纵火,而且点火地点也相当随机。”

“可你既不图财,那你到底图什么?”

“警察同志。”有些后怕的赵东来抬起脑袋,也是弱弱的说道:“其实……其实我也是受人指使,我就想搞点钱花。”

“就这么简单?”顾晨问。

赵东来默默点头:“就……就这么简单。”

“你这么处心积虑,还乔装打扮,竟然是受人指使?”卢薇薇有些不敢相信,感觉这人脑子没毛病吧?

这种事情,社会危害极大,可就为了去商场内放几把火这么简单?

见卢薇薇有些想不通,但赵东来还是实话实说道:“我真的只是受人指使,对方承诺,一旦任务完成,我可以拿到5万元报酬。”

“可我当时感觉风险挺大,就跟他多要了一万,结果对方还是答应了。”

“那人是谁?”顾晨眉头紧蹙,追问道。

但赵东来却忽然摇摇脑袋。

王警官则是没好气道:“你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不……不知道。”赵东来抬头偷偷瞥了眼王警官,很快又低下脑袋。

王警官也是气得肝疼,拍着桌子怒喝道:“你这是在耍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你还敢接这个活?你还准备怎么编?”

“我没有编,真的,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感觉王警官并不相信,赵东来此刻也急了,赶紧反驳着说道:

“警察同志,我是真不知道这人是谁?我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玩游戏的时候,有个一起组队的玩家忽然问我加了微信。”

“因为当时经常在一起开黑,所以我对那人也比较信任,后来他得知我住在江南市后,告诉我他也在江南市。”

摊开双手,赵东来也是无奈说道:“这我一听,当然高兴了,就准备约他出来,一起吃个饭什么的,毕竟我是外地人,在江南市这边也没啥朋友。”

“可是那人却忽然跟我说,让我帮他半点私事,说是事成之后,给我5万报仇。”

“那你怎么说?”袁莎莎问。

赵东来挠挠后脑,也是尴尬回道:“我……我当时一听,感觉跟天上掉馅饼似的,心说还有这种好事?就问他具体做什么?”

“后来他给了我一个号码,让我打过去,我就听话照做,然后,我也是第一次听到那人的声音,不过,感觉那家伙是通过变声处理过声音的,说起话来像个机器人,防备心还挺强的。”

“所以,当时我就觉得,这活估计不好接,感觉挺神秘的。”

“那他有没有跟你说,具体为什么要烧掉金马家具广场?”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后,又问。

赵东来犹豫了几秒,也是思考着说道:“要说为什么要烧金马家具广场,这我当然会问他,但他也没说太多,只说金马家具广场的老板不是个东西,他就是想给他一个教训。”

“我当时不敢接这活,就随口说了一句,要干也行,那得再加一万。”

“本来想着,对方应该会觉得我贪得无厌,会果断拒绝,可没想到,对方竟然同意了。”

“所以你就接下这活?”卢薇薇问。

赵东来嘿嘿一笑,也是无奈说道:“警察同志,6万块啊,我只要放把火,这6万块就到手了。”

“而且这段时间,金马家具广场又处在翻修阶段,而我也正好待在这个装修队里,感觉是老天爷帮忙啊。”

“如果一旦发生火灾,我想也不会算到我头上,毕竟监控系统被拆除,这给了我很好的操作基础。”

偷偷瞥了眼面前的几人,赵东来也是羞愧着说道:“所以我就弄了一套假发,男扮女装的跑来纵火,就……就是这样。”

“原本想着周围已经没有监控,我又乔装打扮,还有夜色的掩护,应该不成问题。”

“就算发生大火,那也会算到整个装修队头上,但是没想到……害。”

说道这里,赵东来似乎已经后悔不已。

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王警官也是没好气道:“就因为你,你知道昨晚消防队和我们警方,疏散了多少群众吗?”

“我……我知道,我当时也曾返回过现场,看到那么多群众跑出家门,我……我当时真的很后悔。”

“我只考虑到要去金马家具广场放一把火,可我没考虑到楼上还住着这么多居民,我……我真是该死。”

说道最后,或许是良心的谴责,赵东来直接给自己扇了一记耳光。

顾晨则是深呼一口气,继续问他:“你也先别急着自责,现在如果你真的要弥补自己的过失,我建议你配合我们警方,将那个幕后黑手揪出来。”

“那是当然的。”赵东来忽然坐直了身体,也是不由分说道:“警察同志,我一定全力配合你们,找出那个幕后黑手。”

“很好。”见赵东来态度转变,顾晨又问:“那我来问你,你有没有收到那人事先给的钱?”

“收到了。”赵东来默默点头。

“多少?”顾晨又问。

赵东来叹息着说道:“先给了我一半,也就是3万,说是事成之后,再给另一半。”

“是转账还是现金?”袁莎莎一边用笔记本电脑做着记录,一边抬头问他。

“现金,当然是现金了,他不会傻到给我转账,然后被你们警方追踪。”

“那他是怎么给你现金的?”王警官感觉这个幕后黑手,似乎还挺谨慎的,于是继续追问。

赵东来低下脑袋,也是有气无力道:“那天通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我现在可以去一条老巷子,在那边,有个废弃的茅棚。”

“只要顺着一个特殊标记,找到一块砖头,将砖头移开,里面就是一个用黑色塑料袋包裹的现金。”

“我听话照做,找到了现金,数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3万。”

“随后,在当天下午三四点左右,我又接到了那人的电话,我跟他说我已经收到了现金,还调侃说,他就这么信任我?不怕我拿钱不办事?”

“那你是怎么说的?”顾晨右手转笔,也是好奇问他。

赵东来摇摇脑袋:“那他太狡猾了,他似乎对我非常了解,他说他知道我住在哪里,在江南市有哪些朋友。”

“他警告我,拿钱最好赶紧办事,事成之后还有另一半报酬。”

“我想想也不错,就答应了,所以当时头脑发热,分不清厉害关系,白白成了别人的棋子。”

双手搓了搓脸,此刻的赵东来,似乎有些后悔的意思。

顾晨将这些线索梳理完整后,又问:“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剩下那3万块钱,他会放在哪里吗?”

“我问过了,当然要问清楚的。”赵东来赶紧回道:“他当时跟我说,如果事情办成,我可以在格林山庄,也就是全民彩虹跑的活动现场,拿到那剩下的3万块。”

“等一下。”还不等赵东来把话说完,顾晨直接打断道:“你说……他让你去格林山庄拿剩下的3万块?”

“对……对呀。”赵东来默默点头。

“这不是胡天凯的旅游项目吗?”一旁的卢薇薇也小声提醒。

由于上次吃饭的时候,白小兰就转告过胡天凯的一些交代,似乎是有人想跟他作对,故意想在彩虹跑当天,给他使绊子。

因此胡天凯才非常害怕,找秦刚帮忙,甚至让秦刚参加现场开幕仪式。

而从赵东来这点来说,这名幕后黑手却好巧不巧,要让赵东来在彩虹跑当天,去格林山庄拿剩下的3万元报酬。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名幕后黑手,会不会继续指使赵东来做一些破坏全民彩虹跑的活动呢?

想到这些,在场几人全都慌了。

要不说该来的总会来呢?

结合赵东来放火烧掉金马家具广场的原因,顾晨忽然感觉,这金马家具广场,莫非也是格林山庄胡天凯的产业?

顾晨与众人面面相视,随后,顾晨赶紧掏出手机,编辑短信发送给何俊超,让何俊超重点调查一下金马家具广场的归属问题。

完成操作之后,顾晨放下手机,又问:“那名幕后黑手,为什么要让你在完成任务之后,一定要去格林山庄的彩虹跑,取回那剩下的报酬,这点你有问过吗?”

“当然问过。”张东来默默点头,也是肯定的回道:“我当时问他为什么,他说那天活动人群多,方便我们之间做交易。”

“到时候,我可以按照指定的标记,找到我应得的那剩下3万块,可能,这就是他的用意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