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于欢送的放牛图,竟然是金会长的?”

“如此说来,这幅放牛图肯定是真的啊。”

很多人觉得,金国川身为四方商会会长,地位极高,不可能收藏假画。

“金会长,你说这幅画是你的?不可能吧?”贾建新摇着头,根本不敢相信。

“我有欺骗你的必要吗?”金国川冷哼一声,看着张启发问道:“是谁证明我这幅画是假的了?让他出来,我好好问问他。”

张启发下意识看了卢伟本一眼。

此时的卢伟本,已经吓出一身冷汗,赶紧上前解释道“金会长,我真不知道这幅放牛图是你的啊,我要知道,肯定不能说是假画。”

金国川皱起眉头,“你这话什么思想?是真的是假的,还需要看人下菜碟吗?”

“我明白了,你是觉得于欢上门女婿,可以随便得罪,才故意说他送的是假画吗?”

卢伟本老脸一红,他还真就是这个意思。

“有眼不识泰山的老东西,于…于先生可没那么好欺负,他对我有恩,今天我得好好替他出口恶气。”

“你现在实话实说,哪幅画才是真的?”

瞧见金国川愤怒的表情,卢伟本不敢再说假话了,指指于欢的那幅画道:“他送的,才是真放牛图。”

唰!

全场色变。

张莹莹摇着头,根本不相信,“骗人,你是害怕得罪金会长,故意这么说的对不对?”

卢伟本冷笑一声道:“小姑娘,你这未婚夫送的放牛图本就是假的,我不想让你们难堪才撒谎。”

“现在既然有金会长做主,我就实话实说吧。”

“不可能!”张莹莹还是不相信,看向张启发道:“爸,他们欺负人,乱说。”

张启发冰冷着一张脸,放牛图谁真谁假,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毕竟贾建新之前的表情,把自己出卖了。

“这件事情,你还有什么好多说的吗?”张启发冷冷瞪着贾建新。

贾建新慌了,明白这局面百口莫辩,咬咬牙承认道:“我是送了假画没错,但也花费了十几万呢,这是高仿。”

啪!

张莹莹一巴掌甩他脸上,愤怒狂吼:“贾建新你混蛋,我爷爷过生日你送假画,这是存心让我难看。”

“玛德贱女人,竟然敢扇我。”贾建新捂着脸,也火了,一巴掌回扇过去。

这力道挺重,张莹莹都被扇倒了。

“贾建新你放肆!当着我的面,敢打我女儿?”张启发怒火直冲向天灵盖。

贾建新不屑道:“张启发,是你女儿先打我的,你要现在动手,那我也找贾家了。”

威胁。

贾建新这是明目张胆的威胁。

张启发满心的怒火,一时间不敢发泄,毕竟贾建新的父亲可比他厉害多了。

“你给我滚出去!”张启发怒吼道。

“走就走。”贾建新哼了一声,把真放牛图放在桌子上,就此离开。

在路过于欢的时候,他冷冷道:“于欢,今天这事我记住了,你给我等着。”

于欢不以为然的笑笑,这种威胁他听得太多了,没什么卵用。

“对不起老公,误会你了。”张佳音自责的抱着于欢,脸都红了。

于欢揉揉她脑袋,并没有怪罪,毕竟刚才那种情况下,她会误会纯属正常。

“女婿啊,妈也误会你了。”蒋梅红个马后炮,这会儿已经露出满脸谄笑了。

于欢不理她,看向张震天道:“刚才我那么解释,你就是不相信,现在还有什么说的吗?”

张震天老脸通红,咬着牙怒吼,“都快贾建新那小王八蛋。”

“于欢,我错怪你了,感谢你送我的礼物。”

张震天臭不要脸,伸手就要拿回于欢的放牛图。

于欢赶紧向后退,冲他笑笑,“这件事你想翻篇了不管用,我可没打算翻篇呢。”

张震天脸色一沉,“那你想要怎么样?”

“不怎么样,就是这幅放牛图,我不送了,自己留着。于欢直接道。

“于欢,你这就不对了,都送出手的寿礼,哪有往回收的?”张艳春满脸不高兴。

“有道理,那我且问一句,有刚送的寿礼转手被的扔吗?这是他自己不要,我拿回来,天经地义。”

于欢一句话怼的张艳春几人无话可说。

张震天紧紧握着拳头,都想发火了,张启发凑他耳边劝道:“算了爸,金会长说于欢对他有恩,两人关系不一般,我们先不能动他。”

张震天一听是这个道理,才稍稍让心情平静下来。

于欢把放牛图收好,不再理会张震天,继续回去坐着。

金国川就跟在于欢旁边,有说有笑的,交谈甚欢。

张震天疑惑的看向张启发道:“四方商会说看在于少的面子上,邀请我们张家加入四方商会。于欢也姓于,该不会真是他?”

“不可能!”

张启发摇着头,提出自己观点:“一来于欢和我们张家人没什么交情,不可能让四方商会帮助我们。”

“二来,我了解到那位于少是帝京的少爷,于欢若真有如此背景,怎么可能给我们老张家当上门女婿?”

张震天认可点头。

如果一切属实,于欢的确没可能是于少。

“那这位于少究竟是谁啊?”张震天露出满脸的疑惑。

张启发摇着头,“不清楚,总之别伤害咱们张家就行。”

“倒是于欢这小王八蛋,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钱,还走狗屎运让金会长都欠他人情了。”

“不着急大哥,等寿宴结束后,咱们把老三叫过来好好盘问一下。”张艳春道。

张启发点头。

“老爷子,外面有人来了,还带来好多的礼物。”一位佣人跑过来汇报道。

张震天满面春光,“又是某位大人物为我祝寿吗?”

“不是祝寿,外面的人说了,送的礼物都是聘礼。”

“聘礼?”张震天下意识看向张莹莹,现如今老张家正值婚假年龄,又没有结婚的女人,只有张莹莹一个。

“我的聘礼?”张莹莹也大吃一惊。

谁给的?

贾建新吗?

不可能啊,两个人刚刚才分手,张莹莹还被打了一巴掌呢。

现在一提起贾建新,张莹莹脸都疼。

“不是给张莹莹小姐的,那人说,说是给张佳音的。”

什么?

全场呆若木鸡。

聘礼给张佳音的?

张佳音可结婚好几年了,孩子都有了,聘礼给一个有夫之妇,什么情况?

他们正疑惑呢。

外面的聘礼,已经在这时送进来,全是一些名贵珠宝,放在大箱子里。

领头的是个女人,她扫视一圈后问道:“张佳音小姐在吗?”

“这是给您的聘礼。”

“我,我的?聘礼?”张佳音站起来,不可思议到都结巴了。

女人点点头,“不错,就是给您的。”

“谁给的?我都结婚了,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张佳音懵了。

旁边众宾客议论纷纷,有几个下意识看向于欢,这家伙,自己老婆被神秘男人送聘礼,脸往哪儿搁啊。

疑惑的是,于欢还很淡定的样子。

仿佛一切预料之中。

“那人就是……”女人缓缓说出两个字,“于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