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航看小说 >  我是掌门 >   第593章 变故

李少阳并不打算放过他g。

没有道器的夜七星并不可怕,即便他有着极大的可能进入大觉悟,但那终究是猴年马月的事,不少人都栽在这个关口老死了。但有道器的夜七星就不一样,那就是一个祸根。不直接杀死,只能给自己留下一个遗祸无穷的麻烦。

当下,李少阳挥手擎天,手抓六道漩涡,犹如手拿星辰,六道漩涡汇聚成一道深不可测的巨大漩涡,真正的六道轮回涌现。

可怕的灭杀之力交缠着天道、人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阿修罗道之力,灭世般的光束直冲夜七星。

夜七星就算撞大运得了下品道器星月审判,却也不可能像李少阳这样有着巨大的财富可以不断催动道器。要不然,他也不至于拿着道器,还需要算准时机才对李少阳爆发了。

那一次爆发,还给佛符废掉了。

此时,面对李少阳发出的六道轮回,夜七星已经无法抗衡了。

身怀道器,却无力催动,这也是一种悲哀。反倒不如有一口趁手的极品玄器,实用得多。

这就像是一个三岁顽童,平白得了锋利无比的关公大刀,却抬不起来,更遑论杀人了。

更残酷的是,夜七星此时还受了重伤。

死,似乎就是一个无可避免的结局了。

在以为算计得逞的时候,是最得意的时候。最得意的时候,却偏偏被佛符给挫败了,这是一个天大的笑柄,更是一个耻辱。

自讨羞辱后,又要面对死亡。

夜七星无法忍受地疯狂大叫,竟然破口大骂,完全失了一个超一流大宗弟子的身份与风度,形象一跌再跌。

目睹这一幕的人,无不瞠目结舌,摇头不屑,鄙夷唾弃。

修为高,有道器,又怎样?

加上算计、偷袭都搞不过人家李少阳,搞不过了还玩泼妇骂街。

丢人,丢人,没人品照样没声望。

然而,就在这时。

一道宏大无比的气息悠然浮现,无声无息的,仿佛随着虚空和风飘来,却在一瞬之间放大笼罩整个星云森。

一只洁白的手掌突然探下,拦在了夜七星面前。

六道轮回绝杀光束射到其手掌心中,竟如细火遇到了汪洋一般,顷刻间熄灭。

“大觉悟强者!”李少阳心中一沉,想不到天星宫的大觉悟强者出手了。

不是李天辰,也不是仙妃,应该是隐藏在星空地里某个太上长老。

“李少阳,不要太过份。在这星云森,天星宫脚下,你想杀人就杀人,还有没有将我们天星宫放在眼里了?”

只见一只手掌,只听声音,面孔都不露一个。

这位天星宫的太上长老也够牛的,竟然有意当众落李少阳的面皮。而且说话很不客气,如果不是有所忌惮,恐怕会出手伤人了。

李少阳没有发怒,他清楚自己现在的份量,虽然够,但还不够资格在大觉悟强者面前发怒。

他同样十分理智,脑中一闪念,依稀有些明白,这位太上长老的出手多半跟星月审判的出现有关。关键的,这位太上长老可能不太给李天辰、仙妃面子。

怎么办呢?

夜七星是肯定杀不成了。

李天辰、仙妃肯定也在看着,要不要借机挑拨一下这位太上长老呢?刚这么一闪念,李天辰却出现了。

李天辰的神情很严肃,只是微微一瞥李少阳,一点跟李少阳说话的意思都没有,跟在星空地里与他兑换混沌丹时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李天辰错开目光落在李灵儿身上,顿时变得严厉,道:“李灵儿,身为天星宫弟子,目睹同门与人争斗,你竟不思救援,还与人为伍,你可知罪?”

此话一出,李灵儿顿时花容失色。

李少阳心中一股怒火猛然喷了起来,哪有这么反复无常的。这李天辰今天吃屎了不成?明明是夜七星搞事,反倒训斥起李灵儿来了?

正待李少阳难忍怒火,想要替李灵儿抗辩几句,猛的又听李天辰怒斥道:“从现在开始,李灵儿,你被关禁闭了。没我的允许,不能踏出星空地一步。”

说完,直接一翻手掌,李灵儿就被卷走了,连跟李少阳说句话都来不及。

如此惊变,让李少阳更是怒不可遏。

夜七星死里逃生,却是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李天辰,你他妈的脑子是不是傻掉了。欺负你女儿的人你不整,反倒整起自己的女儿来了,你算什么大觉悟强者,狗屁不堪。大觉悟觉悟到你这份上,不如死了算了。”李少阳怒火难忍,张口连连爆着粗口。弄得四野震惊,个个脸上露出了骇然的神态。

这李少阳也太牛掰了?竟然敢当众怒骂李天辰,活得不耐烦了,嫌自己脑袋太硬是吧?

死了,死了,这回李少阳死定了。李天辰要是不杀了李少阳,他都没脸混下去了。

都说李少阳是个狡猾透顶,智计如海的人,怎么今天这么冲,这不傻帽一个嘛。

没人注意到,李天辰听到李少阳怒火暴涌,连连怒叱的时候,眼底深处一抹喜色一掠而过。

“大胆!辱骂天星宫宗主,李少阳,你这是死罪一条,不可饶恕。”刚救下夜七星的太上长老,一掌骤然翻了下来,人也从虚空中闪现,是一个身材瘦削,脸型狭长的冷漠老者。

这是真的要杀人,绝没有开玩笑的。

即便是诸葛流云在此,也没有了救援的理由,因为李少阳的确是辱骂了李天辰。

然而,又一只手掌后发先至,拦住了太上长老。

出手的竟是李天辰,其沉声道:“摘星长老,此事有我自己来解决。”

摘星长老微微错愕,神色依旧冷漠,但终究缩回了手,立在一旁,似乎要看李天辰怎么处理这事。

李天辰深沉地看着李少阳,冷声道,:“李少阳,按说我要判你死罪,诸葛流云也无话可说。不过,念你是在因我女儿怒骂,就不与你这小辈计较了。现在你给我滚出星云森,敢再踏足一步,我必亲手镇压你。”

听闻此言,李少阳突然冷静下来了。

李天辰的反常也太大了,太离谱了,这背后绝对不会没有理由。

最诡异的是,仙妃竟然没有出现,以她对李灵儿的疼爱,连迫李灵儿修炼都舍不得,怎么会坐视李天辰禁闭李灵儿?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压根就是李天辰与仙妃商量好的,其目的肯定也只对李灵儿有好处。

但为何要当众跟他翻脸呢?李天辰还要不要混沌丹了?明明可杀他,却又大度放过。

“有猫腻!”李少阳断然肯定。

当下顺着李天辰的话,桀骜不驯地冷笑道:“不用你赶我,这星云森我还不来了。”

“那你还不滚蛋?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小辈。”李天辰不耐烦地喝了一句,一翻掌就将李少阳拍翻了出去,直接轰出老远。

待李少阳落地,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星云森,并且自己也没有什么重伤。奇妙的是,手里竟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块玉简。

李少阳马上想到,玉简必是李天辰趁一巴掌拍飞他的时候,塞到他手中的。

李少阳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好个李天辰果然狡猾,竟以这种手段瞒天过海,瞒谁呢,瞒那个摘星长老呢?

“看来宗门里太上长老多了,也不是好事。连天星宫这种靠仙妃嫡传传承的奇特宗门,也要看太上长老脸色。还是我的遁地宗好,以后谁敢像这些宗门那样给我脸色看,管你是什么长老,多大功劳,一巴掌拍死先。”李少阳吐了口火气,这才意识探入玉简中。

玉简内是一个苍白的世界,只有一道虚影存在多时,像静候他似的。待李少阳将意识化成人形时,虚影才回过身来,竟是李天辰。

“好啊,又是你。你个老混蛋,你到底搞什么鬼?偷偷摸摸的,不是我聪明,真他娘的以为你是不是犯傻了,竟然自己宣布禁闭灵儿,你也下得了手。”李少阳一吐话语,火气还是不小。再怎么算计,也不能算计到自己女儿身上来不是?

李天辰没有动怒,也没跟李少阳计较,苦笑道:“你小子以为我愿意啊?我这么做是为了保护灵儿,还有你。不这么做,你小子还能活着跟我说话吗?”

“到底怎么回事?”

“别问了,我只能告诉你,星月审判来历非同寻常,它的出现意味着当初星月国一个巨大的秘密也要被揭开。而夜七星,就是揭开这个秘密的关键。如今我宗有五位太上长老力挺夜七星,要我与仙妃成全夜七星与灵儿的婚事。”

“什么?那些老东西犯他妈什么傻。”李少阳登时大怒。

“你别动怒,灵儿暂时没事。让她禁闭也好,正好趁机让她修炼,她的修为始终太低了,对她没有好处。”

李少阳沉吟了下,甩出一万混沌丹,道:“把它们交给灵儿。喏,你们俩夫妻可别私吞啊。敢私吞一颗,下回毛都不给你们一根。”

李天辰讶然失笑,有感而发地说道:“纵观我天星宫,有资质的弟子不少,却没有一个真心实意对灵儿的,反倒是你这个外宗弟子,在不明情况之前,敢为灵儿怒骂我这个天星宫宗主。行啊,你小子够气魄。奉劝你一句,仙门也不如你想象的平静。此去以后,小心诸葛流云,这人野心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