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7章 还命

安生天,彼岸花一族的人,如今却镇守在圣地内!

那么,传言不假,当今大千世界第一势力确实是由彼岸花一族扶持起来的!

想要覆灭彼岸花,就要先覆灭圣地!

可是,圣地的实力和底蕴,整个大千世界都知道,乃当之无愧的第一!

哪怕如今超凡者不在,但圣地的地位,依旧没人能撼动!

“你应该庆幸,若非你身后有那么多势力在帮你,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安生天冷声道,眼中杀意丝毫不加掩饰。

江辰暗自点头,他知道现在还能活着站在这里,确实是因为他身后的那几个势力。

“难道就要这样放弃了?”

江辰心里长叹。

不管是圣地,还是彼岸花,都不是现在的他能对付的了的!

可是,六界的仇,难道就这么算了!?

当初六界覆灭,死了那么多人,连带着那些跟随他的人,都几乎死绝了!

这笔仇,江辰一直记得!

若不报,他心何存!?

“回去吧,如今的你不是以前的你。”

安生天说道:“若是换做以前,我圣地都不配与你说话。

可如今这一世,你算什么?”

“呵,是啊……”江辰叹息道。

这一世,他不过才活了几年而已,修炼岁月不长,修为不深,与前几世比起来,这一世确实是太弱了。

然而,江辰并没有离开,他站在原地,凝视着安生天。

他没说话,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还不走?

你以为帝参天等人真的会来帮你吗?”

安生天轻蔑道:“他们不敢来!”

江辰闻言,却是摇头。

他知道,帝参天等人若是还在大千世界,那肯定会来这里!

但,如今的他们,应该是去征战了!

“他们若是还在大千世界,圣地敢有这等底气?”

江辰反驳道。

帝参天等人的修为和实力,在没有真仙的年代,绝对算是顶尖战力了!

哪怕是圣地,也不敢轻易的和帝参天等人开战。

奈何,帝参天等人心存大义,已经去征战了!

他们顾不上江辰了!

“为何还不走?”

安生天再次问道。

他眼中的怒火越来越旺盛,在他眼中,江辰迟迟不走,这无疑是在挑衅圣地,挑衅彼岸花!

“你为何迟迟不出手?”

江辰反问道。

这话一出,安生天的脸色瞬间就难看了起来。

他凝视着江辰,沉默了几息后,冷声道:“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你有种就动我一下试试!”

江辰挑眉道。

这一刻,江辰能感觉到,安生天身上的气势暴涨,杀意更是如洪水一般席卷而开!

但到了最后,安生天身上的气势平静了下来,只有一缕缕杀意在起伏!

显然,安生天不敢动手,他有所顾忌!

“我虽然不记得前几世的记忆,但我也知道……这个世界,欠我一命!”

江辰轻语,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你说……这么多年过去了,经历了几个时代,经历了几次大破灭,当初欠我一命的人还有几个活着?”

“倘若是还活着,我让他们来还我一命,他们会来吗?”

安生天闻言,脸色是变得越来越难看!

只因他知道,若是江辰真的开口了,那么绝对会有人过来,还江辰的命!

甚至,就在这圣地中,都有人欠着江辰的命!

也正是如此,圣地一直没有出手,只是想着劝退江辰。

可现在,江辰这话说出口后,无疑是撕破了圣地和彼岸花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他们,不敢动手!

“其实我并没有想着要覆灭圣地和彼岸花,毕竟六界都覆灭了,人死不能复生,一切都过去了。”

江辰叹息道:“我只想要圣地和彼岸花的一句话,宣告天下,给六界道歉,给六界死去的生灵道歉!”

“就这?”

安生天愕然,没想到江辰的要求这么简单。

然而,就这要求,安生天也不会答应!

而圣地和彼岸花一族,更不会答应!

公然道歉,圣地和彼岸花一族的颜面丢尽!

而对于顶尖的势力和家族来说,有时候宁可被覆灭,宁可消亡,都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

“别以为我圣地真的不敢对你动手。”

安生天说道:“赶紧走吧,再闹下去,大家都收不了场,到时候难免一战!”

“战?”

江辰挑眉,体内神力爆发,头顶的时钟更是传出一道道轰鸣之声。

几息后,江辰轻语,道:“那就打呗。”

“你这是在找死!”

安生天是彻底怒了,他已经忍了很久了,到了现在,他是真的忍不下去了!

他来自彼岸花一族,有着自己的傲气!

如今,他一而再的忍让,却不见江辰退走,他彻底的怒了!

“世间都欠我一命,今日可有人来还命?”

这一刻,江辰轻语,声音不大,似在自言自语。

但,这话音落下的瞬间,便看到东方星域的最深处,一道星光冲霄而起,似要冲破着无尽的苍穹虚空,撕裂那苍天之上!

“欠你的命,今日来还!”

伴随着一道长啸之声,只见一个耀阳从东方星域的最深处缓缓升起!

仔细看去,那竟然是一个断了四肢的老者!

他的状态很不对劲,浑身是伤,甚至有些伤口不曾愈合,还滴落着**的黑血。

但,他气势如虹,在升起的那一刻,便跨越了诸天万界,直接来到了江辰的身边。

他没有和江辰打招呼,只因他知道,就算和江辰说了他的身份,江辰也不会认识他。

毕竟,这一世的江辰,没有了前几世的记忆。

“安生天,我在史前重伤,苟延残喘到如今,早已血气枯竭,寿元将尽。”

这没有四肢的老者看向安生天,很是随意的说道:“今日,确实是来还命的,也是来送死的。

但我这命,你可敢要?”

这话一出,安生天的神色大变,眼中更是出现了一丝惊疑之意。

他死死的盯着这个失去四肢的老者,满眼狐疑……

“你是……古天庭的第一战将?”

安生天试探性的问道,不记得对方的名字,但对方的容貌他在一副古画上看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