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光城的上空,红云弥漫,好似厉鬼的哭泣,气氛压抑且惨淡。

整个天空越发的狰狞与恐怖,仿佛天空之上有无数冤魂在漂流,在怨恨,在哭泣,在愤怒。

强势的劲风,吹动着天地,风声像是鬼哭狼嚎的嗡鸣,配上宛如鲜血染红的天空,十分渗人。

圣光城的城墙上,站着暗王域宁府的人,他们人数不多,但从整体强横的灵气波动来看,全部都是狠人。

宁开手握着城墙的边沿,看着城下陆续排队进城的年轻男女们,嘴角掀起不屑的弧度。

“就这群垃圾,还妄想在州域战场脱颖而出,一群异想天开的废物。”宁开嗤笑道。

其他同级别强大武者青年听到,皆是不屑冷笑着。

“呵呵呵,就是,连我们都比不过,还望向出名,就算出名,那也是我们的宁天少爷。”

“一群源王境的渣渣,眼看年龄都不小,连巅峰的层次都没有,这样的废物,还来州域战场做什么?”

“人家怀揣着梦想,万一得到了机遇,能够一飞冲天,也说不定呢。”

“哈哈哈哈...”

城墙上青年们的笑声,一点都没有遮拦,下面排队进城的青年武者们,自然都是听到了城墙上的嘲讽声。

虽然极为愤怒,但他们却敢怒不敢言。

因为人家说得对,他们这些连源王境巅峰都没达到的武者,面对人家守卫城墙的天才都束手无策。

还谈何在州域战场大放光彩?

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年轻天才们,都渴望需要这样一个舞台来绽放自己的光芒。

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在州域战场中脱颖而出,成为天才中的佼佼者。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现实就是,他们这群自身所在州域中的天才,到了这里,连进入一座古城,还需要看别的天才脸色。

如果不听话,下场就是死!

这就是弱肉强食的法则!

在家里,有人惯着你,在外面,你死不死,不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任何负担。

轰隆!

与此同时,整个天际远方下的山峦处,一条宛如钻地虫般的庞大身影,直接将一座山体钻穿。

呜嗷——!

这钻地虫刚刚冲出山体,仰天愤怒长啸一声,随后被一只巨大的前鳌所钳住,最后无情夹碎了脑袋。

一只巨大的蝎子从远方山体洞穴中探出,嘶鸣一声,便开始向前冲锋。

不光如此,一只又一只的钻地虫冲出山峦,将山体掏空。

大量各式各样的凶猛妖兽,从山体的洞穴中蜂拥而出。

它们像是有组织有规模的冲锋,所冲击而来的方向,正是圣光城所在的位置。

伴随之前巨响传来,还有大量凶兽从洞中冲杀而出,所有正在排队进城的天才武者们,都慌了。

开玩笑,成千上万的妖兽浪潮蜂拥而至,而且这里的妖兽要更加凶残与悍不畏死,实力还极为强横。

随便揪出一只,都有源王境的实力。

如此妖兽浪潮弥漫过来,这群家伙如果不进城躲避,恐怕凶多吉少。

“兽潮来了!”

不知道是谁人群中喊了一嘴,紧接着所有人惊恐发疯似的向城中冲去,唯恐要被凶兽浪潮所吞噬。

站在圣光城城墙上的宁开,望着远方成千上万的兽潮汹涌袭来,他眉头一皱,随后喝声道:“关城门!”

“别关城门,我们还没进来!”

“不要关城门大人,求求你们,让我进去!”

距离圣光城远一些的武者,见城门开始缓缓关闭,一个个惊慌失措,身影速度提升到了极致,想要趁最后一刻进入到圣光城内。

然而城门的关闭速度,实在是超出了众人所想,当圣光城的大门紧闭后,所有人面露惊慌之色。

他们接连向城墙上的宁开乞求,然而后者却对此不闻不问,对于这样的蝼蚁存在,生死与他何关。

面对成千上万的汹涌兽潮越发迫近,不少年轻武者都选择咬牙绕道狂退,而也有不怕死的要强行越过城墙。

只不过城墙之上的恐怖雷霆禁制在,那些望向越过神圣的圣光城城墙时,被瞬间降下的雷霆之力轰成了残渣。

“不自量力。”宁开见状不屑冷笑。

他望着那些抱头鼠窜绕着城墙狂掠的身影们,不屑道:“一群蝼蚁,还妄想成为真正的天才,真是笑话。”

宁府其他的天才强者们也是饶有兴趣地望着那些逃跑的武者们,不时还指指点点嗤笑连连。

在他们眼中,这群仓皇逃窜的身影,并非是人,而是一群行走的妖兽食料。

吼!

妖兽狂潮转眼间已经冲击而来,它们不断撞击着坚不可摧的古老城池,先锋妖兽全部撞墙而死。

圣光城的城墙,随着每一头妖兽的自杀式撞击,都会在被撞击处闪烁着几分光泽。

那模样,就像是有着雕纹之力所附着的特殊力量,让这座看起来破败的城池,却又坚如磐石,稳如泰山。

渐渐的,大量惨叫声从城下不断响起。

不少年轻武者被大量妖兽瞬间淹没其中,器官乱飞,鲜血迸溅,眨眼间血流成河。

人类残破的尸体与妖兽的尸体堆积在一起,慢慢越来越高。

宁开见状喝声道:“所有人都别闲着,不能让这群畜生爬过城池,若是被宁天少爷知道了,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不少武者听着宁开的话,顿时进入战备状态,面对凶残的妖兽欲要越过城池,便直接不留余力的将其斩杀。

妖兽之潮无穷无尽,圣光城高足足有50丈,但下方妖兽堆积的尸体越老越多,后方的妖兽直接踏着同伴尸体蜂拥而上。

它们就像是没有感情的杀戮凶兽,眼中只有将人类撕成碎片,才肯罢休。

咻!咻!

因为凶兽的数量太多,导致宁府的人手有些不够,果真是有两只凶兽突破防线进入城中。

“混蛋!派人告诉那些城里避难的蝼蚁们,不帮忙的,事后全杀了!”宁开愤怒大喊。

就在此时,接连的零散妖兽突破城墙进入城中,其中有两只便直接奔着某个城池角落。

那里,有这一间瓦房内亮着灯。

两只凶兽想都没想,便直接在凶残的嘶吼之中,冲杀进了明亮的瓦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