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面来到治安会这边,看到站定在不远处的赵青,一名学生会的成员喊道。

“冷队长,赵青会长就在那。”

“嗯,多谢你们带路了。”

冷华说着,而再瞥一眼身旁。

以方问天为首,治安会特别行动队指导老师‘江城’带队,多达20人的特别行动小组突入了这里,同时外围还有30人的留守队伍将庄园封锁。

愁容显露,冷华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忽闻一声。

“你们看,那里是不是还有一个人!”

“是他的同伙吗?”

“不,那件衣服我好想在哪见过…我想起来了,那好像是‘晓’的人!”

参与过上次营救行动的特别行动队队员认出了那件黑底红云的标志性服装,而听此,方问天与冷华皆是脸色一变,再感应到那股强大的灵能波动。

“不好,快散开!”

江城大喊一声,下一秒…

“仙法·火遁·豪火灭却!”

那是一点火光,随后快速扩散,拥有仙术查克拉加持的‘豪火灭却’如翻滚的巨浪一般席卷而来,站立在那避无可避的火墙之下,赵青脸上的狂喜变为了悲凉。

“!!!”

轰轰轰!

火焰铺盖,灼浪夹杂着灰尘席卷而来,赵青的身影瞬间便被那高达上千摄氏度的熊熊烈火吞没,并且似乎是错误估计了自己用仙术查克拉的威力,火焰竟突破数十米的距离向着特别行动队的众人呼啸而去。

范围太大,避无可避!

“防御!”

江城迅速调动体内的灵能。

水幕天华(B )!

水浪破地而出,同时众多特别行动队成员灵能聚合。

土壁连城(B )!

众人躲在拉起的岩墙后,而后水浪与火浪交锋之处。

刹那间,爆发的高温水汽被爆炸冲击扩散出去,虽有土壁的保护,但众人还是开启了随身携带的小型灵能护盾。

可即使如此,被削弱的高温透过护盾也让所有人不得不屏住呼吸紧闭双眼。

而意识到自己仙术威力似乎有些夸张了,鼬分身急忙中止了火流的释放,这才让庄园内已高达近百度的蒸汽停止了扩散,再将目光投向蒸汽形成的浓雾…

“暴风压!”xN

由特别行动队汇聚的狂风呼啸而出将水汽吹散,随后众人看到了惊世骇俗的一幕。

只见刚刚火焰爆炸的中心被灼烧出了一个直径达数十米的巨坑,其中地面龟裂塌陷甚至因高温生出了一层结晶状的物质。

惊愕之中…

“血瞳,冷家的火系灵能秘术!”

看到站定在假山之上的鼬分身,江城语气略显凝重,但是…

“我们冷家可没有这样的招式,不过那双眼睛…确实是血瞳没错了。”

说话的是冷华,而特别行动队的众人可不管敌人是谁,其一一分散将鼬分身包围在中央,但因为见识过了对方那恐怖的一击,他们一个个皆是面露紧迫。

“治安会!前面的人听着,立即散去灵能,接受我们的检查!”

“……”

鼬分身无言,而见此,江城想要再度喊话,但一旁的方问天来了一句。

“我们两个倒是无所谓,而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学生有来无回,我劝你最好不要激怒那个危险的家伙,他可是很恐怖的。”

方问天说着,听此江城一愣,要知道被方问天用‘恐怖’二字形容的存在可不多,明白之后,他有些紧张地问道。

“那怎么办?”

“你慌什么,也许他并不是敌人呢。”

方问天正说着,忽闻远处传来几声…

“芸可,你已经受伤了,不要任性。”

“你走开,让我过去!”

“芸可,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一男一女两道声音传来,女声鼬分身很熟悉,正是不久前才分别的方芸可,而男声也不陌生,便是之前被方芸可甩掉的‘叶澜’。

此时,方芸可刚刚恢复,无视了叶澜的阻拦,她在寒霜魔蛛的陪同下一瘸一拐地走到了特别行动队的前方,见此…

“方会长,危险,那是…”

“鼬,我就知道是你!”

“方会长,你们认识?”

江城有些惊讶,而听到方芸可的呼唤,鼬分身注视而去,少女随即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而看到这样的画面,叶澜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芸可不顾重伤要来见的人,就是他吗?

正想着,另一边的治安会成员找到巨坑中一个浑身焦黑的人形轮廓焦炭。

“报告,嫌犯赵青找到了,还有呼吸!”

闻声,鼬分身倍感诧异,这都没干掉吗?

但注意到其所在位置残留的灵能晶片…

是灵能护盾!

看来这家伙早就料到会有危险,所以一直准备着A级的灵能护盾,但即使如此,豪火灭却的高温还是将护盾穿透给予其近乎致命的重伤。

而到此为止,误会也就解开了…

“晓之鼬,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你们‘晓’的目标果真是暗之眼没错了,感谢你帮忙解决了一个麻烦,不过这个赵青的口中还有我们需要的情报,能否将整个人让给我们呢。”

方问天用着商量的语气说道,而见其后方蓄势待发的众特别行动队…

“无所谓。”

“那就多谢了。”

话说着,几名医疗灵能者急忙冲上前去为仅剩一口气的赵青救治,而鼬分身则是单手结印准备离开。

但认出那个就是上次让鼬突然消失的手印,方芸可大喊一声。

“鼬!等一下,请问我该如何联系上你?”

“……”

鼬分身无言看去,而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有些露骨了,方芸可赶忙改口道。

“不要误会,我只是想感谢一下你,另外,关于‘暗之眼’这个我们共同的敌人,我想我们可以合作,所以…所以…”

少女娇羞的神态露出,而听此治安会的众人都傻了。

作为他们治安会的女神,平日里都是别人众星捧月般围着她,何时轮到过她这样请求别人?

可至此叶澜终于忍不住了,直接走了上去。

“芸可,别忘了你可是我叶澜的…”

话还未出口,方问天一把拦住了他。

“???”

“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不会出来丢人现眼。”

“你说什么!”

叶澜大怒,但他似乎忘记了,青年的身份。

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睛注视而来,瞳孔迅速放大之时,叶澜惊恐地倒退出数步,而见状,几名仆人赶忙护上去。

“少爷!”

片刻后,回过神来的叶澜一把甩开旁人的手,但是其话语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硬气,转而说道。

“问天兄,虽然伯父已经不在了,但是你我两家的合作可不能断送在我们这一代啊。”

“你在威胁我?哼哼哼,你认为你有那个资格吗。”

被对方的嘲讽,叶澜本应暴怒,但心中最后一丝理智在告诫着他。

不要激怒眼前的人,绝对不要!

于是暗自咬牙中,叶澜选择了沉默,而另一边…

面对方芸可的请求,鼬分身沉思片刻,然后双手快速结印。

亥-戌-酉-申-未!

完成后鼬盯着方芸兰看,而对方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开始照做结印。

通灵之术!

嘭!

“呲呲呲~”

小巧可爱的岩蛛出现在了方芸可的肩膀上,而鼬分身解释道。

“通灵之术,凭借在通灵卷轴上留下的血契,你可以将我的通灵兽召唤到你身边,如果想联系我的话,委托他们带话就好了。”

“通灵之术,这么说来这个大家伙也是…”

众人看向了恐怖的寒霜魔蛛。

虽说他们对通灵术并不了解,但是他们知道一些特殊的妖兽可以接受血脉契约,为灵能者所驱使,这种灵能者被称为‘妖兽使’,甚至霓虹岛还有专门研究此的‘阴阳术式’。

由此可推断,所谓的‘通灵之术’就是类似这样的能力,但是…

那可是A级妖兽寒霜魔蛛!

早在多年以前就灭绝的稀有妖兽,如今那个叫鼬的家伙就这么随便送人了!

当然,在冷月看来,那叫分享,不叫送,谁叫方芸可阴差阳错之下也在卷轴之上留下血契了呢,但是这在别人眼中可就变了味。

随随便便送出一只A级稀有妖兽,还帮助一位没有‘妖兽使血脉(血继)’和能力的人获得了控制妖兽的能力,眼前之人到底是何种强大的存在!

猜测之中,众人更加庆幸刚刚没有贸然出手了,因为在已知的情报中,像‘鼬’这样恐怖的存在,晓之中还存在九个!

但对此…

如果能利用妹妹联系上那个神秘莫测的晓,方问天表示,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一切完事,察觉到自己体内仙术查克拉消耗过半,鼬分身来了一句。

“联系我的方法已经告诉你了,有缘再见吧。”

嘭!

烟雾弹之后,鼬分身直接解除了影分身。

而在众人的目光中,对方突然消失,似乎是用了某种高深莫测的时空间灵能。

对此,在场众人表情各异,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

“晓之鼬!”

叶澜暗自攥紧了拳头,而其不远处的冷华也是脸色越发难看。

画面再回到冷月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