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好梅老板。”

“晚上好~~??你谁?”梅诗一抬头就见眼前忽然出现的辣眼面孔,吓得连打招呼的语调来了一个过山车似的720°大转弯。

日,大晚上这谁啊,这么惊悚!

梅诗就看看着眼前站在吧台前的一男一女,其中女子长相明艳大方,这衬托着一旁的男人却显得愈加丑陋辣眼。

一个大男人那脸涂得煞白,跟日本艺伎有的一拼的白脸,怎么的?就当墙刷大白的吗?

关键那俩眼眶周围那是什么杀马特烟熏妆?这妆效不进让梅诗把人和电影里的僵尸联想到一起。

也正因如此,这么不正常且令人印象深刻的僵尸脸,让梅诗一个没忍住差点发出了如同尖叫鸡一般的惨叫声。

“你谁啊?”梅诗被吓得话不经大脑脱口而出,问完梅诗也知道她有些失态了,问的人尴尬,回答的人也十分尴尬。

“是、是我,檀非……”

梅诗:?

你说啥?

檀非在她的印象里可是一位古铜色皮肤的健壮汉子,和这眼前脸白的跟鬼一样的人完全是两个人吧?

梅诗盯着这脸型看了半天,还别说,盯久了真的挺像的,听着说话的语声音也挺像的,就是这脸上的妆容吧……梅诗思考了半天,问道:“你——是不是变成丧尸了?”

“……”没有。

“嗨,我俩口子闹着玩的,他输了,就让我给他化妆,不过化妆品质量不太好,都过期了!”这时候站在檀非身边的白崇春为自家老公解围了,将檀非这模样归咎于自己,

的化妆品。

白崇春始终觉得就是化妆品过期了,不然她老公的黑眼圈怎么就是遮不住呢?就脸上其他地方变白了,怎么就熊猫眼遮不住呢?

都是化妆品不好,反正不是她的错╭(╯^╰)╮

梅诗听了尴尬的笑了笑,小两口情趣她就不掺和了,不过就冲着檀非这古铜色的皮肤涂成这般白瓷肌,她觉得吧,这化妆品的质量还挺不错的就是了。

“还行吧,就还挺,挺好看的。”

“嗨,就那样吧,其实我也觉得还不错,就是他脸太大,一瓶涂完了脸都快不够用的。”

梅诗:“……”你开心就好。

看着梅诗和白崇春的对话,自始至终檀非不说话,察觉到店里食客投来的异样目光,檀非默默地又将口袋里的墨镜戴上。

啊,黑夜,黑色的墨镜给了我安全感,所以今晚他想吃鹌鹑蛋,再来一点蛋饺肉丝~

和白崇春聊了半天梅诗这才想起来了,檀非的妻子白崇春是黑省基地的首领。

“请问你就是白首领吗?”梅诗看向白崇春,白崇春笑着点点头,还将梅诗搭在吧台上的手一把接过去,道:“梅老板,你好,我叫白崇春,你果然如同传说一般人美心善,有眼光。”

梅诗敢确定最后一个“有眼光”是白崇春自己添加的。

“哪里哪里,听闻白首领才是爽朗大方,明艳动人呢。”

“害,我在明艳动人,也不及梅老板万分之一~”语气之真切,听得梅诗也眼泪汪汪,不断地彩虹屁输出。

“瞧白首领你……”

“叫白姐!白首领多分外啊?”

“白姐,你看看你,你才是天生丽质呢,素颜才能考验颜值呀!”

“你也不差。”

“是吗?”

“……”二人隔着吧台握手檀非看着都觉得累,但是作为相互吹捧彩虹屁的二位当事人却有一种相逢恨晚的感觉。

这种花式互吹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老婆,你不是说要尝尝这藤椒锅底的麻辣烫么?后面还排队呢,你再这样后面人家都生气了。”檀非歪过头小声提醒着自家老婆不要磨蹭,“吃完了咱们不在泡泡澡?晚上好开会呀。”

见到互吹被打断,白崇春嗔了眼自家老公,便看向梅诗,将檀非的卡拿过来递给梅诗道:“心不甘情不愿两份藤椒汤底的,要一份豆芽、一份五花肉还有红薯粉丝,外加点蒜米。”

“啊,我还要一份鹌鹑蛋。”檀非在一旁小声补充道,虽然得到了自己老婆白眼一枚,但是最终鹌鹑蛋他到手了。

“好嘞~”梅诗笑着接过卡刷了之后地给他们号码牌,便将菜单递到了后厨。

明易透过小窗口自然听见了刚刚梅诗谈论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的样子,接过单子,明易透过小窗户问道:“什么事这么开心?”

“嘻嘻,有人夸我漂亮~”

“我天天夸你也没见你这么高兴。”

“哼~女孩子夸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那是真漂亮。”

“那男生呢?男生夸女孩子难道就不漂亮吗?”

“有一部分是馋小姑娘身子的。”

明易:?

见明易不说话,梅诗又看向他,问道:“当然啦,也有真心觉得小姐姐好看的,那么,你夸我漂亮是什么原因?”

“……”这个问题应该有坑的,对吧?

明易的内心求生欲顿时让他止住了话题:“我麻辣烫还没有烫好。”说完,默默关上小窗口明易开始了老老实实涮起了麻辣烫。

晚上直到八点,梅诗让明白和六六顶了她和明易的班,顺带让阮阮晚上早点睡,并提醒他明早早起。

“为什么要早起?”阮阮对于梅诗今晚叮嘱早点睡,明日早起的事情表示疑问。

“小朋友,你该锻炼身体了。”

“为什么?”看着阮阮满脸的迷茫,梅诗同样也是满脸迷茫回答道:“嘛~着谁知道呢?哦豆豆呦~作为祖国未来的花朵,你要加油哦。”要怪就怪狗系统吧_(:з」∠)_

阮阮:=。=迷茫。

这几天忙起来没事都要忘记了系统交给她的任务,阮阮要锻炼身体,可不能跑个院子就在那气喘吁吁了。

这边交代了阮阮早点休息之后,梅诗便和明易他们继续到了隔壁会议室开会去了,这一次大会,关于白天的事情把丁竹说的有些口干舌燥。

真的,为什么不一次把所有人喊齐了一起说?

毕竟是新的“合伙人”这些事情他们自己都需要捋一捋才能和两位新人交代,不然带着新人第一次开会很有可能就会一直处于十万个为什么。

当然,经过一个下午开会之后重新组织出来的词语,也更加容易理解了。

听着丁竹说完之后李天佑他们和白崇春夫妻二人表示吃惊,李天佑张张嘴也不知道现在他该说些什么,白崇春看了他一眼,见他不说话,便先转过头问向其他基地首领们。

“我们地处北方,是不是要多注意一下鲁地基地的事情?”白崇春抓住了自家基地的地理位置,三号基地再怎么猛,想跑到黑省基地这边造作一下还是需要一定时间吧?

“嗯,现在鲁地基地说他们是在绿岛,万一他们真的有问题,从海路走的话其实很容易摸到你们那边。”听段焱这么一说白崇春也是一脸正色。

“海路不一定吧,毕竟海里还有变异生物呢,走海路怕不是葫芦娃救爷爷?”年腾也笑了笑,他们基地在海边,自然是知道海里变异动物的本事的,一群人走海路摸到黑省那边,难度有些大。

“刚才听你们说一号基地有鲁地基地送去的,万一那人也不是啥好人,一号基地会不会有事啊?”这时候,檀非也提到了关于一号基地的事情。

“一号基地有事到不一定。”段焱双手抱肩,冷笑,道,“就他们一个个老狐狸的……”

虽然段焱很讨厌他这个生理学上的父亲,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段玉衡这个人有足够的野心的同时,也有足够匹敌他野心的智慧,要说一号基地直接能沦陷他是一百个都不信的。

------题外话------

段玉衡:老子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段焱:加油,老豆!

感谢小宝贝佳澜啊投出一张月票(红袖)~

最近不少小宝贝们都陆陆续续期末考试了,考试加油嗷,天冷在家注意安全,记得个人卫生防护(,,′?ω?)ノ“(′っ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