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男人进入办公室,到后面宗慧出面接待,大家伙儿也都看出来了,这男人身份绝对不一般。

特别是妃小影,自宗慧上前接待时,她便在肖卓耳畔轻声道:“宗慧能当组长,业务素质还是很强的,越是做这种非主流打扮的人,越是有所凭持,一般人可不敢这么乱来……等等,我似乎在公司内部报刊上看过类似的报道……”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乱忙回转到自己位置上,开始翻找东西。

大概几分钟后,她便拿着一份报纸,满是震惊的道:“找到了,这人竟然是林直邱!万林的下一代掌舵人!”

肖卓不知道林直邱是谁,他只知道,自己终于能干点“正事儿”了。

刷出第二套联排住宅后,肖卓便果断将其兑换了下来。

系统升四级后,所得的是一张五折卡,被他用在这里,于是……

世纪天成C栋7-13联排(10套):1600

1600点,十套房!

总面积1086平!而世纪天成每平的起步售价就是五万!

所以,名义上这是一笔价值超过五千万的大生意,无论是谁给肖卓打电话,他都不会感到意外。

与对方握了握手,肖卓看着林直邱这一身装扮,问:“你这是……”

妃小影慌里慌张的跑到肖卓身边,听到他的问话,差点没跳起来,连忙凑到他耳畔,轻声说道:“这位是林家的大公子,就是万林集团的那个……”

林家?肖卓压根就没反应过来。

另一边,宗慧愣了一阵子,几乎与妃小影同时想了起来,她大踏步走到林直邱身后,小心翼翼的问:“您是,林部长?”

林直邱却没理这些人,有些无奈的对肖卓耸了耸肩膀;“抱歉,我刚从工地出来,听说有人以合作方的价格拿了10套房子,于是就过来看看。”

说着,他自顾自的掏出一个黑色小盒,从里面拿出一张名片,递交到肖卓面前:“自我介绍一下,鄙人万林集团人事部长林直邱,家父林海源!”

林海源!

听到这个名字,肖卓不由恍悟,这位是余杭城的大名人,甚至本地有传言,余杭应该有两位爸爸,一位是“新秀”马爸爸,另一位便是林海源。

准确的说是林家,它是传统的大家族,在普通人中名不见经传,甚至林海源也从没上过福布斯,但了解这个家族的人,便知道它的力量十分庞大。

如果是以前,肖卓是根本不知道林家的,但得到系统后,伴随着他财富、眼界等各方面的开拓,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知道了林海源或林家,或许是与荣婕闲聊时?还是老赖、洪易明透露的?

那些细节他已记不得了,如果不是传言中的林海源大儿子林直邱就这么突然出现在肖卓面前,他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似乎不知不觉间,便已经在社会层次上有了一定的攀升。

“原来是林部长,幸会幸会!”肖卓客套着,握住林直邱的手。

“您应该称林大公子,这也是上流社会对我们林部长的惯称!”下一刻,宗慧一脸媚笑的凑了过来,一副好心提点肖卓的样子。

“哦?还有这事?”肖卓看向林直邱,他自然不知道这点,而且得到系统之后,他已经习惯随心而行,对于已经看上去已经四十多岁的林直邱,他自然不会称“公子”。

“你这……”宗慧见肖卓竟然直接反问,不由的愣住了,自己这么提点他,他不是应该顺着对林直邱改口吗?怎么如此生硬的反问回来?

“宗组长,肖先生是我们的客人,他自我们总部下了十套联排住宅的订单,你先去查看一下,注意,不要有失误,肖先生是贵宾,是我们的合作方!”

林直邱开口了,而且一句话中,先是说“客人”,后来又说“贵宾”,最后更是直接点出“合作方”!

作为大家族的大公司,林直邱是顶级的精明,他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称呼,更不在乎底下的小员工上杆子巴结他。

但是,如果因为这一点点的巴结,惹得“买方”不乐意,甚至搅黄了生意,那就是罪大恶极了!所以,他的话说的格外重。

“合作方!”

宗慧浑身一震,无比震惊的看着肖卓。

她是中层管理人员,自然知道一点信息,例如万林集团有一个合作名单,上面有海内外的大小企业,也有各种富豪、权贵,林林总总,怕是林海源都无法记得全部。

对宗慧来说,合作方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无论那一个,都是她得罪不起的存在!

下一刻,她便立刻意识到,这是林直邱在支开自己,不要自己继续得罪合作方,她勉强一笑,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连忙要转身离开。

“等等,宗组长,有件事儿要对你问清楚。”

“掌控”光环下,肖卓的社交能力有了巨大的攀升,他从两人的对话中,很容易就嗅到了一丝丝端倪:系统对联排住宅标注的“开放商成本价”,原来就是“合作方”的拿房价格,这玩意儿似乎很厉害,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宗慧心里面咯噔一跳,勉强回道:“有什么事儿,您尽管吩咐便是。”

“妃小影是按照正规途径向你递交的离职手续,我想问问,为什么要扣她的奖金?”肖卓满脸笑容,但说的话却相当不客气,因为“扣奖金”前面还有个先决条件“按照正规渠道递交”。

其实,那怕不是“正规渠道“,在这种情况下,宗慧也知道该怎么办了,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她立刻便道:“没有这回事儿,或许是小影她听错了,我们是要核对她的奖金,绝对不会扣除离职员工任何一分奖金的,这点请您放心。”

“不是要请我放心,而是要让你们的离职员工放心,林先生,你们公司经常出现这种事儿吗?”肖卓一抬头,皮球直接踢到林直邱这里。

伴随着这句话,宋惠腿一软,差点直接跪下:林直邱是老板,而她是集团公司十五线以下的打工仔啊!你怎么能这么告状啊!

--

感谢ccieee书友的打赏,好久没看到打赏啦,热泪盈眶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