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又交谈了一会儿,男爵后续还问了一些话,关于石鼎的来历,以及身上的力量是怎么得到之类的问题。

石鼎在不暴露本源之地的前提下,随便扯了一些理由,并不费劲就糊弄了过去。

毕竟这里可是剑与魔法世界,比石鼎战力更高的强者也不是没有。

有些见识的男爵也只当石鼎是一名修行士,体内拥有斗气的那种。

交谈结束,石鼎也不过问吸血鬼仆尸体后续怎么处理,离开了领主府。

如此,他算是加入了男爵阵营。

士兵队长这一官职地位并不低,有点类似一支队伍的副队长。

而他的上司也就是那名为科斯特的领地骑士。

莫西西男爵麾下一共有六名骑士。

对于一位王国男爵来说,能够供养的起这个数量的骑士,是相当难得的事。

男爵本身是没有分封荣誉骑士头衔的权利的,只有王国教会才有。

因此骑士的诞生通常都是经历层层筛选,严格把关之下的教会产物。

他们数量有限,在平民眼中是强大,正义,崇高的代名词。

若被贵族招募,通常会成为领地的执法者,或是军队中的高端战力组成。

与男爵的谈话间,他们也有聊到骑士这一职位。

男爵称若石鼎表现出色,他会动用关系,将他送去教会培养。

对于平民来说,这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对于进化者来说,这同样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如果石鼎没有判断错,教会骑士在本源之地无疑是一份战斗职业。

若是在这获得这个职位,回去后大概率会得到主神的认可,顺利转职成功。

只可惜,这次任务只有七天时间,他们停留的时间太短暂了,且石鼎本身异常化的缘故,就压根没有战斗职业这个设定,也无法进行转职。

因此就算眼前有这么一个机会,对他来说也意义不大。

再说,鬼知道这个男爵是不是在给他画饼,为的今后能够留下他。

回到老夫妇的家中休息。

老头有惊无险的回到家中,他的身子骨倒也硬朗,即便今天受到了惊吓,又淋了大雨,但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第二天,石鼎正式入驻领主府,向这对老夫妇告别,将身上的一部分钱票留给他们,算是当做感谢。

撑着伞,石鼎行走在镇上街道,今天路上的积水比昨天少了一些,但天空依然被黑云所笼罩,细雨绵绵,无比的阴霾。

街道上有三三两两的居民,或披着蓑衣推着木车,或撑着雨伞四处溜达。

石鼎的衣袍外,套着一件大号的雨衣,略显臃肿,看背影像是一头直立的棕熊。

兜帽边沿被雨水打湿,石鼎并不在意。

看着任务界面。

已经一天过去,虽有波澜,但任务目标的那五个吸血鬼,仍没有一个现身,更没有一个死亡。

而执行任务的三十个进化者,目前也一个没少。

都不知道各自身在何处。

石鼎捏了捏帽沿的布料,挤出几滴雨水。

迎面几道身影走来。

“那干尸我看过了,肯定就是吸血鬼干的,就算不是,也跟我们的任务脱不了关系。”

一头黄发的方龙走在队伍之中,悠哉悠哉的说着。

对于头顶的毛毛细雨,并不在意。

“我有一件道具,可以追踪血的源头,说不定就能找到吸血鬼。”一名面色阴翳的男子沉声道。

“那太好了,有这好东西,干嘛不早点拿出来用。”方龙埋怨自家队友,说道。

“追踪不是马上就能进行,道具需要时间分析血源。”查尔说罢,拉起下巴处的白色口罩,似乎不想再说话。

“那分析结果还有多久?查尔,问你呢!”方龙问个没完,让路边几个行人都看向了他们。

“够了,方龙,我们来自不同遗迹,只是临时组队,不该问的就别问了。”一个宛若铁桶装扮的敦实小身影挤在队伍中,声音粗犷。

似乎对方龙这个年轻小子有些不耐烦了。

“算了,反正能找到吸血鬼就行。”方龙无所谓的摆手道,目光看向另一边。

一个带着雨衣兜帽的高大身影。

“嗯?其他的进化者?”方龙心中琢磨。

这种与镇上画风不同的装扮,可以说大概率就是其他的进化者无疑。

“要不要去打个招呼。”见自己的几个同伴也都扭头看向那个身影,方龙嘴角翘起说道。

“没有意义,先放眼任务。”矮人嗡声道。

眼下一个进化者都没有阵亡,战斗也没有怎么爆发,显然是还没到时候。

他们也不想做这个出头鸟。

“那好吧,”方龙无所谓的耸耸肩,收回目光。

身影与他们一伙人走在街道的两边,交错而过。

双方无事发生。

石鼎见对方没有要动手的样子,他当然也不打算上前搭理。

镇上进化者这么多,天知道现在还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

昨天见到的那组巨灵遗迹进化者,今天也没有什么消息流出。

小镇不大,很快石鼎就又来到了领主府。

在一员士兵带领下,来到府内一个校靶场。

里面正有百名士兵在操练,呼喝声,铁剑沉闷的碰撞声不间断。

石鼎在这里见到了那位科斯特骑士。

穿着一身贵族的纯白长衫,领口处长条花边点缀着尽显精致。

这面料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家能够得到的。

说来教会出身的荣誉骑士,是享有部分贵族权益的。

只不过他们没有家族背景支撑,更没有真正贵族所拥有的封地,所以仍无法比较传统的那些地方贵族们。

“你就是男爵提到的那个打死吸血鬼的年轻人?”一脸浓密胡茬的科斯特起身,盯着石鼎看个不停。

他身高体型与石鼎相差不大,基本可以做到平视。

“是。”石鼎点头,入乡随俗握拳贴在胸口,行了个军礼。

“嗯,既然男爵说了,那今后你就是我这里的士兵队长,不过想要我手下的士兵信服你,得要你自己想想办法了。”

科斯特说罢,重新坐了回去,打开一小壶酒,对着就是一顿痛饮。

虽然校靶场内不允许任何人饮酒进食,但科斯特作为男爵供养的荣誉骑士。

这些铁律对他们的约束力相当弱,基本可以选择无视。

只要不犯大错,男爵也不会因此责备他们。

可见骑士们有多吃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