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鸿推测,上一世孤儿出身,这辈子也差不多,爹娘早亡,无依无靠,一个长辈都没有……问题就出在他的命格上面:

中天北极紫微大帝转世身,贵不可言,把所有长辈克死。

这不是巧合。

两个小丫头就属于大难不死,逃过一劫的幸运儿。

想到这,方鸿轻叹一声……这就是紫微大帝的烦恼吧,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说给旁人听,当他脑子有问题,没办法理解这种心酸。

譬如此刻。

先天初境陈立阳一脸呆滞,看了看方鸿,不明觉厉的滋味。

命格……是什么东西?

身为先天,博闻广识,却也不曾听闻过。

陈立阳只当方鸿不愿意娶妻,隐晦含蓄的拒绝,也不再多言,他拉着方鸿胳膊走到后庭,乐呵呵道:“诛妖司副司主吴大人回返府城,临行之前,托我给你带话:若真是薪火相传的天才,大乾科举,务必参加,莫要再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没人害你。”

“府城内侍司高人,也留话:科举乡试见。”

“那两位都是练气阶层,但也不知为什么,好像不愿意见你。”

“或许……”

“看你无功名在身……以为你不愿为大乾效力,想当个闲散武人?”

陈立阳也想不通。

总觉得,那两位府城大官,对天才讳莫如深。

“当闲散武人,诸事不方便。”

“我原本也打算今年科考,获取功名与卿位。”方鸿点点头,算是通过陈立阳表了个态,他对于大乾王朝愈加感兴趣。

近似古代王朝的国度。

似乎披了一层封建的外皮。

虽有剥削,压迫,阶层森严,但已经相当不错——前世的古代王朝,哪怕是辉煌灿烂的大唐,没有战争徭役和苛政,没有天灾**,就是盛世了啊。

然。

各地饥荒,饿殍遍野,却也是盛世的一处缩影。

正因此……方鸿很好奇,大乾王朝到底凭什么容纳几万万人口?

……

大乾王朝,取得功名,主要的当官途径分为两种。

其一:九品朝政体系。

其二:卿位。

前者偏向文官。后者偏向武将,有着先斩后奏的种种特权。

除此之外,亦可参军,但军旅生涯艰苦,军令如山,常驻边疆,并非方鸿所愿也。

说白了。

朝政体系,参军将士,没有太多的自由,要么不能随意出行,要么驻守固定的军营范围。

“卿位么。”

“大乾五大司,你要进哪个。”陈立阳左手一招,后院假山分开,竟然曲径通幽,别有一番天地,像是高雅宽敞的亭苑池塘,鱼儿遨游,奇花异草,长廊纵横,尽显阔气。

方鸿跟着走进去,疑惑道:“五大司?”

方鸿只知大乾王朝三大司:镇邪司,诛妖司,内侍司。

“哈哈,另两司较为隐秘,确实是不为人知。”陈立阳挽起长袍袖口,慢条斯理地沏茶,道:

“镇邪司,镇压邪魔!”

“诛妖司,诛杀妖物!”

“内侍司,乃乾帝近侍机构。明面上管理宫廷内部事务,实际上管辖范围极为广泛,民生,民事,征发,徭役,京商,以及官员的贪污受贿,德行不够,治理不当,苛捐杂税,搜刮民财,目无法纪,不做实事,乃至于勾结妖族……内侍司之人,也许在某个乡镇,某个郡县,暗查暗访,所以又名内监司。”

飞云县,洛河村,绝大多数人都可以填饱肚子,有居住之处,便有内侍司的几分功劳。

要说劳苦功高,也不见得。

内侍司,以威慑为主,并不是真正的监察机构。

“另两司,分别是:入圣司!禁工司!”

“入圣司,尤为隐秘,考上武道进士才有资格加入。”

“禁工司,能工巧匠,每一个都是先天境界的高人。”

朝政体系工部,掌管国内屯田、水利、土木、工程、交通运输、官办工业等。

禁工司……

独立于朝政体系的工部之外……禁工司职责,陈立阳语焉不详:“另两司只在上京开设,各大州府,全都没有。”

“这样啊。”

方鸿若有所悟。

禁工司……禁忌的工艺……你没有先天境界,干脆没资格加入,而且其凶险程度不亚于战场。

说起来。

大乾五大司,方鸿仍旧最中意诛妖司。

他的要求也不高。

看守妖族牢狱、或是处刑妖族之类的职务,随便给一个就行。

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

借助大乾王朝的国力,斩妖大业还不是轻轻松松……只需一两年,就踏入练气阶层,去苍禺妖国杀它个天翻地覆。

陈立阳不知方鸿的想法,语重心长地说道:“卿位,不好拿,不如踏踏实实的做官。”

方鸿:“此话怎讲。”

陈立阳递来一盏热茶,道:“卿位要出生入死,行走各地,哪有咱们当官的悠闲惬意?前日,小裘带着小老虎,还有一群芝麻官,上门拜访,答谢你救命之恩,坐了快有一下午,名正言顺的偷闲,平时外出郊游也打着视察民情的幌子……县衙事务,交给下属,平时只要掌管大局就好了。”

“呵。”

“小日子滋润得很。”

陈立阳撇了撇嘴,不予置评。

虽说看不惯,但整个县城,管理的井井有条,几乎没有大差错,倒也算裘县令的本事了。

方鸿点点头。

前天正午,裘县令,施高虎以及院长张博武等人上门致谢,又一次门庭若市,车水马龙,把巷子堵得水泄不通。

礼物堆积如小山。

外院压根放不下。

往来之人,皆有功名,不是武秀才都不好意思进门。

这就过分高调了。

周边的街坊邻里纷纷张望,得知县太爷亲至,惊得嘴巴合不拢。

又得知小院住了位先天高人,就感到惶恐不安,坐卧不宁,正好碰上购置家宅的县官,富商,很多人几乎是连夜搬走。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境界低,实力弱,机遇摆在面前也把握不住。

说白了。

先天高人的隔壁邻居听起来很有地位……实际上,先天武人摆摆手,整条巷子统统要夷为平地,方圆百丈的范围化为乌有,谁敢继续住下去?

也只有官身武人敢住。

例如裘县令,就在隔壁买了间二进院落,送给第二十六房小妾。

方鸿感慨:“男默女泪,六十多岁的裘县令纳了二十多房妾室!”

“……”

陈立阳哑口无言。

他暗暗打量一眼方鸿,总觉得方鸿的思路清奇,与常人不同,与大乾王朝也格格不入似得。

……

冬日高悬,和熙温暖。

亭台水榭,奇花芬香。

陈立阳从屋内拿出几本高深的武道练法:“你将来突破先天,没有练法,万万不行,真气转化真元,必须一气呵成,中途有半点卡顿都会失败。”

“对了。”

“冲击先天的丹药,名为归真丹。”

“其作用:焚烧残余的气血,熔炼真气,化为真元。”

“归真丹有价无市,每年府城的额度也很有限。”

“我当年,服用一枚归真丹才晋升先天。”

陈立阳很热情,推心置腹,讲述武道方面的宝贵知识。

从后天四层开始,壮气血。

从后天九层开始,养育多年的气血全部焚烧,无杂质,方可化真元,从此寿达两百岁!

这一步,最艰难。

后天踏入先天,是破而后立,是重获新生。

“所以说。”

“后天境界停留的越久,突破越难。”

陈立阳伸出四指:过了四十岁,突破先天就必须依赖归真丹。

“如此。”

方鸿接过这几本武道练法,随手翻开扫了眼,一览成诵,稍加沉吟,问起正事:“张氏抄书人开创印字术的事情后续有何进展?”

此次来县衙。

一个是为了治疗城内凡犬。

一个是为了张大田……练气阶层的高人为其迁坟,方鸿也听闻。

“这个嘛,我不太清楚。”陈立阳仔细回忆,补充道:“镇邪司内有一处陵园,唤为贤者墓,或是迁坟到那处。”

“多谢告知。”

方鸿寒暄几句,起身离开,回家练武。

郡县无敌,还是差了点意思。

府城无敌,又太遥远……索性定个小目标,晋升先天,真罡之境!

反正科举时间很充裕。

按照大乾的惯例:

三月到五月院试,秀才功名。

六月到八月乡试,举人功名。

九月份上京会试,进士功名。

十月份召开最终殿试,乾帝钦点状元郎,金榜题名游京城!

现在嘛,新年伊始呢……方鸿出了县衙门,望着天上的日光,由衷感到路漫漫其修远兮。

……

同一时刻。

县衙后庭。

陈立阳面色恢复古井无波,扯了一张信纸,记录刚才谈话,遣人送去苍州府诛妖司、内侍司。

“抄书人。”

“一年不到就先天。”

亭苑之内,声音回荡,逐渐变得低沉。

不知方鸿身份前,陈立阳是抱着欣赏态度……后天境界,直面大妖,称得上胆魄不凡,令人敬重,乃是难得的义士。

当方鸿身份揭露:

抄书人……

乡镇的农户出身……

练武入门,不到一年,真正的实力凌驾陈立阳之上!

也不知怎么。

居高临下的赏识,像是长辈看待后辈的欣慰,就有了微妙变化。

“凭什么?”

“凭什么!”

“我自小出身寒门,下苦功,不敢有丝毫松懈、怠慢、懒惰……辛辛苦苦练武三十载,堪堪中举,后来变卖家业,也买不到哪怕一颗归真丹!”

“我投靠高官,巴结,谄媚,以武道举人身份,为其扫大门,为其出行抬轿子;在其宠爱有加的孙女过生日寿宴的时候,扮成大鸟讨欢心;在其父亲去世下葬的时候,不吃不喝,哭坟三日。”

“非得如此!”

“总算换来一颗归真丹!”

“我凭此踏入先天初境真元境!”

“从那以后,我立誓,绝不再做小伏低,低声下气,无论如何必须要高人一等,才来到郡县之地!”

“只因为……”

“在县城……”

“我,陈立阳,就是站在最高处的人上人!”

“我,足足爬了一辈子,才爬到这个位置!”

“那方鸿,短短小半年,就与我平起平坐!”

陈立阳喘着粗气,眼睛发红,猛地甩手,真元暴动,亭苑的石桌石凳碾压粉碎,奇花异草遭璀璨,假山池塘全崩塌,彷如一场飓风过境的小型灾难。

轰隆隆!!

浅白色真元扫荡四方,方圆几百丈都有强烈的震感。

很快。

陈立阳恢复风轻云淡的表情。

“这,这是……”

正在处理公务的裘县令急匆匆跑了过来,心惊肉跳,毕恭毕敬地问候。

“没什么事儿。”

陈立阳捏着完好无损的茶杯,所有的恼火、嫉妒、扭曲之色,尽数收敛,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面色和蔼,轻声说道:“刚演练上乘打法,一时不慎泄露了几缕真元……没有吓到你们吧。”

裘县令低头道:“没有没有,陈大人武力高绝如同天灾——”

“那就好。”

陈立阳打断裘县令的奉承话,笑眯眯起身离开。

——

又过了几日。

小院的来访者络绎不绝。

方鸿刚开始觉得,人情往来,必不可少,后来实在厌烦了,干脆就闭门不见任何访客。

众人不再频繁地登门拜访。

终于清静了。

生活又恢复往日的安稳。

练练武,翻翻书,接送两个小丫头上学放学……以及王四狗,王六狗,分别给予两盒淬体丹。

王三狗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但情分总有消耗殆尽的一天。

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

方鸿希望王四狗、或者王六狗,其中一人能够成为武秀才,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搁在郡县都是一位大人物。

除此之外。

练武的进境令方鸿震惊。

每过几个时辰,体内气血熔炼,增加一道崭新成型的真气。

根骨满值的效果!

五十三之数,火箭般暴涨,真气量已经达到七十二道!

至此。

加上东天门。

方鸿战力搁在真罡境之中,也是佼佼者。

“不过。”

“我的手伤……尚未痊愈。”

黑夜时分,方鸿侧卧,低头看了眼右手。

血肉生长。

筋膜重塑。

宛若新生。

力量好似永无止境的攀升,超过了六十万钧,冲击七十万钧力。

……

同一时刻。

漫漫长夜。

皎月当空。

大乾王朝上京城。

皇宫内,养性殿门前,约有百岁的大皇子身穿明黄色长袍,脚踏镶嵌金边的靴子,腰间挂玉佩,手腕戴玉石圆镯,求见父皇永盛帝。

等待了半个时辰。

养性殿门口,内侍司高人:“宣大皇子觐见。”

——

第三更!求首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