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快得让人来不及捕捉。

一眨眼功夫,就是十年……

“十年”发布了。

上回在和唐业执交谈,讨论姜佑曦的“转会”时,杜采歌答应过卖给华宇娱乐十首歌。

每一首,都是杜采歌听了对方寄来的歌手的声线后,进行分派的。

而其中一首“十年”,是指定给姜佑曦唱的。

此时的姜佑曦已经是初入一线的明星,活跃粉丝数量比起歌王彭斯璋虽然还是少一些,但已经没有量级上的差距了。

“十年”还在预热的时候,就得到了歌迷们的一致好评。

中午十二点登陆爱乐平台和青鸟音乐,只在这两个平台销售。

仅仅2个小时,就疯狂地售出了41万份。

打破了大华国的新歌销售记录!

媒体集体失声!

一些乐评人高呼“这不可能!这简直就是刷了数据!一首歌,它怎么能2小时卖掉41万份呢?那是不是24小时要卖掉400万份啊?这不科学!能首周破百万就已经很牛哔了好吧!”

“但是我听了一下,额,真好听。可能这真特么没刷数据!这首歌就是有这么好听!我不但自己买了,我还给我亲朋好友都送了一份!还给我初恋送了一份!啊,老婆别打我,我错了!”

“哦,我再看了一下。原来作词人是海明威,作曲人也是海明威。没毛病,这首歌为什么2小时只卖了41万份?现在的歌迷都这么飘了吗?这样一首注定能名留音乐史的经典歌曲,你们还不来抢?”

一时间,“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的歌声,飘扬在大华国的各个角落。

无数人为之黯然、为之饮泣、为之出神、为之击节赞叹……

华宇娱乐的营销号还没开始发力呢,自来水们就已经占领了微博、贴吧等战略要地,一遍又一遍地向周围的人洗脑……哦不,安利。

“我嘴笨,不会说话。只一句:十年买了绝不会后悔。”

“你们都是傻的吗?只要看到这首歌的信息:作词,海明威。作曲,海明威。编曲,海明威。还想什么呢?掏钱吧!买就对了!”

“有一说一。别的不论,只说音乐方面,海明威什么时候让你们失望过!”

也有人说。“大家,请听我一言。请不要再买海明威写的歌,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你们都不买他写的歌,他就不会浪费时间写歌了,就有更多的时间用来更新《全职高手》,还有传说中的洪荒小说了!”

“楼上的? 那你买了十年么?坦白说这么好听的歌? 不买有点可惜。”

“确实好听,但我没买……用不着买。我是青鸟音乐的超级VIP? 每个月有特权可以免费下载三首歌曲的无损音质版? 包括最新发布歌曲,所以我免费下载了十年。还下载了宁夏和飘摇? 就是不给海明威赚钱,气死他!”

“……说好的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呢?然后顺便告诉你? 你去用天眼查? 查一下青鸟音乐的股权结构,你就明白了。”

“……我靠。”

……

韩艺走进逐梦互娱的办公楼层时,听到旁边的小姑娘在叽叽喳喳,聊些职场话题? 她不由得会心一笑。

韩艺穿着浅色系的格子衬衣、皮短裙? 外面罩一件咖啡色的短风衣。

短皮裙包的非常紧,腰部也收得很好,将她的身材很好地勾勒了出来。

这一身看上去很时尚,而且都是轻奢品牌,价格不便宜? 一套去了她两个月的收入。

如果以前在电视台,韩艺是绝对不会这么穿的。

但是逐梦互娱? 是一家娱乐公司。

韩艺听杜采歌提过,逐梦互娱的企业文化里有时尚、潮流、创意、人本这几个词。

所以想来? 在这里上班,是鼓励员工穿得时尚前卫一点的。

而且她是过来当小领导的? 绝对不能打扮得土气、卑微? 否则很难HOLD住那些骄兵悍将。

一路所见? 确实如此。

不管男女,逐梦互娱的人都穿得比较光鲜,新潮,很少有正儿八经的商务风格。

偶尔有一两个商务风格打扮的人路过,那气场是非常强大,旁边的人都热情洋溢,一看就是高层。

所以韩艺估计,这家公司只有少数高层会做商务打扮,其余的中层、和普通员工都是走时尚风。

作为一个职场老人,韩艺当然不会允许自己在细节上犯错,所以来之前就做了比较详尽的调查。

现在看来,效果挺好。

她自信地昂首挺胸,向杜采歌的“创意总监办公室”走去。

虽然按规矩说,她是要先去人力资源那边报道。

但是她很拎得清。

她就是杜采歌的嫡系,必须先向自己的老板表忠心,套套近乎,别的都可以放一放。

这个时间,应该是下午即将上班的时候,大家三三两两地往座位上走。

韩艺听到旁边的小姑娘叽叽喳喳地闲聊:“老板这次给华宇的那些歌都不错呢。你听了么?”

另一个回答:“当然,我全买了。十年最好听,飘摇我也很喜欢,还有流星雨,雨一直下……你说老板怎么不把这些好歌留给我们自己公司的艺人啊。”

旁边一人笑道:“老板不留给自己人,只说明一点:他留给自己人的是更好听的歌。”

“哈哈,没错没错!老板最好听的歌是哪一首?下一首!”

欢快的气氛蔓延开来。

“对了,我们公司签的那些艺人怎么都没动静啊,他们什么时候发新歌?冰冰,你男朋友不是在创意与制作部么,他有没有告诉你公司的制作计划?”

叫冰冰的女孩急忙辩解:“他不是我男朋友!我还没答应呢!”

“哦!”“原来如此!”“是不能轻易答应,他还没请我们吃饭呢,我们才不让你跟他走!”“至少要给我们买一个月的奶茶贿赂我们,否则我就不放人!”旁边的女孩子们起哄。

冰冰赶紧岔开话题:“其实我们公司有好些新人的单曲已经在制作了。另外余鱼的专辑也在制作中,统一都会放在明年发布。今年是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了。”

“余鱼啊……我挺喜欢她的声音呢。她是老板的徒弟,不知道老板会给她什么好歌?真期待。”

韩艺没有继续听下去,到了这里,她就和这些女孩分道扬镳了,径直走向创意总监办公室。

到了门口,她看见石榴色的实木门虚掩着。

但她当然不会犯“直接伸手把门推开”这种低级错误,而是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

两下后,就收手站好,最后一次检查整理了衣裙。

“请进。”杜采歌那很随意的声音传出。

韩艺便推门进去。

只见杜采歌懒洋洋地靠在宽大的真皮椅里,架着一条腿,人显得很放松。

但是再仔细看,会发现杜采歌脸上有着沉重的疲惫,眼袋浮肿,眼睛里布满血丝,头上的白发似乎也多了不少。

这让韩艺意识到:杜采歌真的不年轻了。

此时的他,看上去就像五十多岁的小老头。

当然,是帅得,尤其是有钱得让人想……想把他吃掉的那种小老头。

待客沙发上坐着一位身材纤细,打扮入时的女孩。

虽然只能看到对方得侧脸,但韩艺直觉这是一个美女。

当然这是废话,不管是之前叫林可时,还是现在改名叫海明威,杜采歌身边永远都是美女如云,需要竞争上岗。

这女孩的仪态,气质,都相当的不凡,让韩艺隐隐有些嫉妒。

“哦,你来了啊,”杜采歌抬了抬眉毛,算是打了招呼,“你先在旁边等一会,我这里还有点事。”

韩艺笑着说:“我好渴。有茶喝么?”

“自己烧水。”

“老板你有什么好茶叶?可别用超市里20块钱一斤的劣质茶叶糊弄我。”

杜采歌啼笑皆非,指了指书柜,“那下面有茶叶,自己找。茶叶我不太懂,不过这些都是别人送的,应该不会差到哪去。”

这时那个女孩也回头看了韩艺一眼,含笑点头:“韩助理。现在该怎么称呼,韩经理?”

韩艺有些吃惊,还是维持着微笑:“苏老师,您好,没想到会在这碰到您。您还是叫我小韩吧!”

心里却在思忖,苏曼芫来这里做什么……

说完,韩艺便去找茶叶。

虽然杜采歌说得客气,但她不会把客气当福气,更不可能真去翻箱倒柜地找,那样也太没礼貌了。

她只是打开书柜瞅一眼,在杜采歌提示的地方,书柜下边,发现了好几种茶叶。

她没有精挑细选,只是迅速地随手拿了一罐绿茶,扫一眼见是龙井,便笑呵呵地拿出来。

然后看了看办公室里的陈设,找到矿泉水瓶、烧水壶和水杯,便自己烧水泡茶喝去了。

一边喝茶,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听着苏、杜交谈,还顺便欣赏一下杜采歌办公室里各种奢侈的书画作品和摆件。

苏曼芫和杜采歌一直在小声交谈,韩艺越听越是心惊。

原来还有这种勾当……连苏天后都要投靠老板了啊。

这消息要是卖出去,至少能拿到1万的信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