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苏府,气氛还是一样的怪异,就连下人都仿若无形之中针对着她,这让心底十分的不舒服。

“奶奶、姑姑、表姐,你们这是干嘛呢?都在等着我归来?”看着正襟危坐的三人,苏木冉微微一笑。

“咳咳,小冉回来了?我听说你找到战神长兄留下的珍藏?”苏贞莲依旧是万年不变的笑脸,“姑姑也想看看,长兄到底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额?父亲的珍藏?不就在这苏府的藏宝阁里?这些年不都被嚯嚯一空了吗?我这个嫡女,可是一个子都没落下来啊!”

“小冉这是在责怪姑姑?其实这些年,也只是想着你还小,我才一直代为打理这个家!”苏贞莲微微叹了口气,“长兄失踪前虽然留下了不少积攒,但苏家业大,日常花销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些年我也是苦苦支撑,若是你能将长兄的私藏交给我,肯定能帮苏家度过难关!”

连哄带骗的把戏,苏木冉心头无奈的叹息一声,看样子以前的时候,这对母女没少欺骗原主。

“真没有骗姑姑...再怎么说你们也是我唯一的亲人,若真有宝贝,拿出来用在这个府上倒也无妨,关键是并没有啊!”

“哼,你撒谎,若不是拿了舅舅的宝贝,你这个经络堵塞的废物怎么可能修炼?”苏诗瑶抢先一步怒喝道,“我看你分明就是小气,不愿意把宝贝拿出来...奶奶你看她,在这个家吃住十几年,却一点贡献都不愿意做!”

苏老坐在上位,一直注视着苏木冉,却并没有主动开口。

此番被苏诗瑶提及,终是忍不住,重重的叹了口气,“小冉,这些年奶奶和姑姑,可能对你疏于照顾,还望勿怪!”

“奶奶说笑了,你们既是长辈,我又怎么怪责呢?”

“嗯,如此甚好!”苏老说着,话锋一转,“你姑姑说的不错,这些年苏府的境地很差,风雨飘摇...夜月学院的事我也听诗瑶说起,你能重新修炼,这是好事。我还听说,你是一名召唤师?”

“刚刚入门,略懂一二,可以召唤出一两只孱弱的召唤兽!”

“纯正的术法十分难得,你有幸从无法修炼到成为召唤师,这真是天佑我苏府。这应该是你父亲为你留的后手吧?若能将方法推广下去,我苏府将多出不少的召唤师,到时候门楣必将光大不少!”

听到这里,苏木冉才明白过来,自己的这个奶奶,和姑姑、表姐一样,都是在打一些坏心思的。

不同的是,苏诗瑶比较笨,想要强势胁迫,苏贞莲就聪明不少,一直在打感情牌。而苏老,说了那么多,也只是想用大义、想用大道理来让她屈服。

“奶奶,不是我藏私,而是事实就是如此,父亲并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可惜,苏木冉注定不会让他们如愿,“恢复修炼和成为召唤师,都是机缘巧合,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宝贝和可以推广的手段!”

听着这个回答,苏老的目光逐渐变冷,宛若利刃一般,狠狠的盯着苏木冉,想要看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没有私藏宝贝!”

“自然没有!”

“嗯,既然你如此坚持的话,那就没什么好说的!”苏老目光逐渐变得平淡,“我这个老太婆身子骨差,就不多呆,你们三个聊吧!”

说着也不犹豫,径直的向着远方走去,没有让一个下人前来搀扶。年老垂暮,她的后背早已无法挺直,速度不快,拐杖一下下敲击着地面,在这冷清的苏府,显得格外的刺耳。

......

苏老走后,场上便只余下苏木冉、苏贞莲和苏诗瑶三人。

“木冉今天也累着了,早点回房休息吧!”苏贞莲突然开口问道,“对啦,我听说你们马上就要进入百兽山历练?那里可不太平,不如这样,你就和诗瑶组个队,到时候也好多照顾照顾你!”

听到这话,苏木冉微一愣神,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这个姑姑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倒是苏诗瑶,一脸嫌弃的抗拒到,“不...我才不要和她组队...我可是夜月学院高级班学员,不缺想组我的人,为什么要和一个初级班的一起!”

“乖,听话,你们本就是姐妹,相互照顾也是理所当然的!”苏贞莲向她使了个眼色,也不管看没看懂,直接坚决的说道,“这是我的意思,也是整个苏家的意思,好啦,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些年掌控苏家,虽是委曲求全,但毕竟也是一家之主,她做的决定苏诗瑶忤逆不了。

“嗯,既然姑姑提议,我没有意见!”

苏木冉微微一笑,点了点脑袋,便直接转身,向着她的闺房走去。

......

苏木冉离开之后,场上便只剩下那对母女,场上气氛有些尴尬。

“娘亲,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苏诗瑶有些不悦的抱怨起来,“我本来都已经确定好,和允南哥一起组队,哪有这个废物的位置啊!”

“呵呵,你这目光,啥时候才能长远一点?”苏贞莲翻了翻白眼,“我且问你,这百兽山上,可会有何凶险?”

“妖兽虽多,但普遍实力不强,只要小心注意,以我的实力自然不会有危险!”

“既然没有危险,和谁一起历练重要吗?切不要因为一时喜好,就耽误了自己的未来!”苏贞莲目光深邃的说到,“这死丫头能让修为从无到有,还能掌握召唤术,这本身就是个奇迹,说什么没有点宝贝谁信呢?”

“所以娘亲的意思是,我和她组成一队,然后获取她的秘密、抢夺她的宝贝?”

“嗯,正是如此,这次便是你的机会。夜幽国不过弹丸之地,若是能得到战神留下的宝藏,你便可以一飞冲天,走向更加辽阔的天空!”话音落下,苏贞莲的语气突然变小,“另外,你既对她动了杀心,那这次便是最好的机会...记得,不要留下任何证据!”

静谧的苏府,凉风涌动,几缕寒芒,在两人的脸颊之上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