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那锋利的刀光与巨大的冲击力,几乎将海王大舰的护壁击溃。

本来站在船头的江沉,被那恐怖的撞击余波,直接打进了船舱里。

船上的老爷兵们,更是十分干脆的晕了过去,包括范增波在内,一个不剩。

“是他!!!”

萧宝玑看清楚那人的样子之后,脸上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这是他毕生的梦魇。

……

“隋歌!”

江过龙看清楚那持刀少年之后,眼睛里闪过一抹骇然与惊喜。

隋歌……大地神王庶子,在大地神王府上没有任何地位可言。

但是现在,隋歌竟然一刀劈退了那来势汹汹的海王大舰。

这已经是近乎于天神之力了。

隋歌,并未成神。

海王大舰慢慢停下,稳住。

一道道金色的铭文出现,开始修复那被劈开的裂痕。

江沉再度回到海王大舰的船头,冷冷的看着隋歌。

“你是江沉?南宫情的第一个男人?”

隋歌身着黑衣,面目普通,并不出众,他手上的刀散发着凛冽的寒光。

此时,他的语气平静,但平静之下却孕育着滔天的怒火与妒意。

南宫情,他的真命天女!

而此刻,他面对的,便是南宫情的第一个男人!

当然,他又看了萧宝玑,南宫情的第三个男人!

至于南宫情的第二个男人付玉堂,已经被江沉废了,就在几天前,被隋歌顺手丢到海里喂鱼去了。

当然,那等小人物的生死,也没人会去关注。

本来,隋歌以为,萧宝玑也死了,而且死的极其凄惨,但是现在他才发现,第三情敌竟然被第一情敌救活了!

此刻的隋歌,如同一座被压制的火山,随时随地都要爆发。

特别是在江沉口没遮拦,说南宫情勾引大御人皇之后,他直接爆发了出来。

搞死了江沉和萧宝玑,他就去大御皇宫,在告诉人皇司马御!

正在看戏的女皇陛下觉得膝盖有点疼,情不自禁的用手揉了揉。

……

“江过龙,这次我帮你解决江沉,你送我去诸神领域。”

蓦地,隋歌回头,看向江过龙。

毕竟神界已经定下规则,禁止神界一切生灵进入诸神领域,在神界不行,在神州大地,同样也难。

就算是有信物,也很难进去。

但是麒麟世家却有这个能力送他们进去,这也是他们来到这里的主要原因。

麒麟世家不松口,他们就只能在神州大地上打秋风。

当然,诸神大学分校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取代麒麟世家,在凡界建立起一个能通向诸神领域的点。

神州与诸天万界不同。

神界之人来神州大地很难,需要神灵破开虚空壁障,随时都会发生意外,但是去诸天万界就很轻松了,毫无阻碍。若是诸天万界中能有一个安然通向诸神领域的点,他们也根本就不用冒着风险来神州。

更何况,到现在为止,麒麟世家也没有松口放神二代去诸神领域。

当然,对于神界来说,诸天万界就是贫民窟,没事谁喜欢往平民窟跑?

“好!”

江过龙一咬牙,一口答应下来。

本来,他就想要通过这件事,拉拢几个神王,神帝的神子。

此时隋歌表现出的战力,值得他拉拢。

隋歌一笑,然后他的身形就消失了。

再度出现的时候,便来到海王大舰的船头,手中黑色砍刀爆发,发疯似的劈砍着海王大舰。

整个海王大舰都开始颤抖。

“好强……”

隋景山觉得自己的喉咙发干。

他没想到,这个庶出的弟弟,竟然这样强大,不仅仅达到神武境,更是拥有堪比天神的战力。

隋歌一刀,能劈死一百个隋景山。

“妈蛋,敢打小爷我的脸?!”

江沉也怒了。

他手中的控制中枢猛的爆出一道金光,然后海王大舰开始疯狂的颤抖。

轰——

再然后,一道光就从海王大舰之上爆了出来。

隋歌身躯一震,他双手持刀,挡在身前。

那道恐怖的光波,被他手上的刀劈成两半。

“就这点手段?”

隋歌不屑一笑,“劈碎了你的龟壳,再把你细细的剁碎了。”

然后,隋歌再度出刀,专心劈砍。

轰——

悬在半空之上的海王大舰一震,直接朝着隋歌撞去。

隋歌身躯十分灵巧的闪过,然后又贴了过来,朝着船头那个正在被修复的缺口砍去。

海王大舰开始在半空之上横冲直撞,但却丝毫影响不到隋歌。

此刻隋歌挥刀劈砍,并没有先前爆发出来的力道,但也足以伤到海王大舰……要不了多久,就会破掉海王大舰的防御。

江过龙大喜过望,他高声叫道:“隋歌,这一次我保你安然进入诸神领域,不仅仅如此南宫情的名额也包在我的身上!”

周围武者一头雾水,他们并不知道诸神领域的事情。

麒麟世家的人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诸神领域……除了少部分天阶宗门之外,这在神州大地上是绝对的机密。

并未对外公开。

现在,被这两个混蛋直接公布。

“好!”

隋歌哈哈大笑,他更加卖力的劈砍起来。

“沉哥哥,要不要我去解决他。”

慕倾雪的脸色也有些不大好看。

隋歌很麻烦,成为神王的熊霸天,也是手段尽出才将他解决。

“不用!”

江沉那作为男人的尊严被激起。

前任的现任搞事,说什么也不能让现任出头。虽然这海王大舰本身就是一顿天字号软饭。

“我自己来!”

江沉看着海王大舰之外的隋歌,脸上流露出一抹狰狞。

手里的控制中枢再度闪烁了那么一下,海王大舰飞快调转船头,朝着那麒麟主岛就撞了过去。

“呵……还不死心?”

隋歌一笑,他的身形一闪,来到麒麟主岛的正前方,又出了一刀,就如同先前的第一刀一般,巨大的刀光直直的朝着海王大舰劈去。

“傻X,本侯爷岂能在一个坑里栽两次!”

江沉冷笑。

海王大舰猛的一个侧转,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避开那刀光,然后重重的撞在隋歌的身上。

再然后,又撞在麒麟主岛的护岛大阵之上。

轰——

滔天的巨响传来。

这只剩下一层的护岛大阵,瞬间破碎。

海王大舰似乎也失去动力,重重的摔进麒麟主岛,不知道毁掉多少建筑。

一时间,整个麒麟主岛便是一阵鸡飞狗跳,无数武者拖家带口子的四散飞逃。

整个岛,好似地震了一样。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真的撞碎了。

江过龙飘在天上,茫然的看着海王大舰的残骸。

“不孝孙江沉来晚了,让爷爷受苦了!”

江沉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