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法师安东尼达斯什么的毫无疑问只是个玩笑,毕竟唐宁没有一个名叫吉安娜的弟子。

用水灵倒是能模拟出来半透明的吉安娜,但模拟出来又能拿来干啥用啊?

还是配弓箭的初音未来比较好用,至少能biubiu射人一脸。

随着唐宁的心意,两个水灵不断变幻成不同的模样,先是一个个中外女明星,然后就是二次元的2b、Zero、saber、妲己、洛天依、弥豆子、无机甲的D.va……

为何不让水灵变幻成男性角色?

想什么呢,老夫都穿越了,除非老夫自己玩角色扮演,否则谁都别想让老夫再看见咱曾经羡慕嫉妒过的那些狗男人们的脸!

坐着轮椅的唐宁苦中作乐,“玩”的很开心。

经过这一番猛如虎的实操,唐宁确认水灵不仅能变人,甚至还能变成虎豹豺狼等各种凶兽,当然前提条件是体型要差不多,否则就变不出来。

这其中的原理是什么,唐宁不懂也没兴趣去搞懂,他要的仅仅只是好用与实用。

为什么?

因为,发生于今天的那场刺杀唐伯彦的恐怖袭击,着实在唐宁心中留下了不小的心灵阴影啊!

真的,在那么简陋恶劣的医疗条件下,被拉开肚子取毒箭的视觉冲击力有多大,真的是只有现场亲眼目睹的人才能明白。

权倾天下的堂堂魏王大丞相,若不是恰好碰到了能做开刀手术的华元化,以及那只神奇无比的食毒金蟾,这傻儿子今天绝对是九死一生的结局吧?

我这个当爹的,手段还不够健康值也不够,根本救不了他的命!

若唐伯彦真死了,魏王府还能落到什么好下场?老夫这个奸相之父又能落个什么下场?

对,老夫大概率不会死,毕竟就算折了奸相长子,也还有武林霸主的二儿子、跟着武幼凌混的三儿子能勉强撑住老夫的腰,可凡事怕的可不就是小概率的那个万一么?

万一今日刺杀唐伯彦的幕后黑手,觉得必须将唐家斩草除根,所以再来亿次刺杀怎么办?

哗啦啦——

时限到了,两只水灵在呼啦声中先后重新化为水流,一路润物细无声的曲折蜿蜒重归荷塘。

虎踞轮椅的唐宁摩挲着龙头杖剑的手柄,陷入了沉思。

这略显阴沉的气场,让围在唐宁身边看了一场免费奇幻秀的侍婢们谁都不敢说话。

连唐宁都不知道,他这个生人勿近的模样,居然让他在侍婢们心中形象越发伟岸。

老太爷真的是太厉害了!

随手就从水里召唤出了两个千变万化的水灵,他现在肯定实在思考修真方面的问题吧?

对了,两个水灵变幻出的那些女子,穿的衣服样式好像都好好看呀,可惜我只记住了一种半样式,也不知道她们几个有没有记住……

娇俏的侍婢们在暗暗想着。

“什么时间了?”

过了好一会儿,沉思的唐宁忽然开口问道。

“老太爷,刚过戌时二刻。”

因为唐宁时不时会询问时间,所以现在他身边有一名专门负责报时的侍婢,这侍婢在听到问话后连忙答道。

戌时么?

时间还早啊。

“红鸾,你去让乐团散场吧,磨刀不误砍柴工,练了一天也该休息了。”

汲取了教训的唐宁,这次没有特别去指着谁吩咐。

被吩咐的红鸾,连忙应声而出。

于是唐宁发现没有指人吩咐果然是对的,他竟又认错了这对姊妹。

哎,这两个丫头,总是穿着一样的衣服梳着一样的头发,言行举止差别也不太大,光线明亮的时候还勉强能分辨脸部的不同,此刻这般天色已晚的情况真的很难辨认……等等,很难辨认?

是了,我早该想到这个才对的!

为什么不弄几个鱼目混珠、很难辨认的替身呢?

不是给老夫自己,老夫暂且还用不上替身,但唐伯彦那傻儿子没有替身怎么能行?

“掌灯!谁再去取个信封来!然后所有人都退远些!”

唐宁一声吩咐,言毕就掏出了他随身携带的小本本与铅笔,在纸上涂涂改改的写了起来。

片刻后,写满了文字的纸张就被装入信奉,信奉又被火漆封死。

“青鸾,把这个送去前院,亲手交给魏王。”

唐宁这次点了青鸾的名,他记得青鸾对魏王府的忠诚度很高。

找替身的操作难度说高其实也不高,并且考虑到唐伯彦身体还未恢复,唐宁就没选择把唐伯彦叫到身边来面授机宜,写封信应该是个比较合适的操作。

青鸾拿了信刚走,去搬取姜伯定家眷的典再兴也终于回来了,他引着姜伯定的夫人来拜谢唐宁。

大着肚子的姜夫人,长相并不算特别漂亮,但是几句话一说就透出了温婉贤淑的大家闺秀气质,唐宁顺口一问果然就得到了系出名门的答案——

姜夫人的娘家,居然是属于世家序列的范阳甄家。

看着气质不俗的姜夫人,唐宁不由就想起了某奸相那个出身河东崔家的王妃崔樱仙。

这同样是出身于世家大族,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在选定了姜伯定这个御用枪手之后,唐宁可是有让马大总管悄悄调查过姜伯定家庭情况的。

调查到的情报显示,平民出身的姜伯定入京以来日子一直过的颇为清苦,落魄时甚至房租都连续数月拖欠,直到入了魏王幕府之后才终于在上善坊租了套小房子。

京城居大不易,在这方世界也是普遍真理,玉京的房租与消费水平比其他地方高出一大截。

但话又说回来,贵也有贵的道理,至少玉京能提供给姜伯定这种平民出身之人的机会,也比其他地方高出一大截。

若不是身在玉京,姜伯定也没机会进魏王幕府,并最终抓住机会在唐宁他这儿崭露头角……

在干不了力气活的姜伯定入魏王幕府之前,是他的夫人在背后一直默默支持着他,最困苦之时这位姜夫人甚至连续两年替人洗衣与织布养家糊口。

所以,若不是刚才这位姜夫人自己亲口承认,唐宁怎么都想不到这位娘子居然出身于世家豪门的。

“家父是甄氏旁支,妾身在闺中时读过些书,经史子集都稍有涉猎,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志怪传说……后来,妾身有幸结识夫君,便认定此生非夫君不嫁,可惜家父嫌夫君出身太低,我便随夫君私奔到了玉京,转眼已是七年……”

姜夫人撑着孕肚,用淡淡语气诉说着她的生平。

一旁,姜伯定的眼眶忽然就红了,若不是夫人说到,他都已忘记爱妻义无反顾跟着他居然已七年之久。

“婉君,我、我对不起你!”

心潮澎湃之下,姜伯定竟一把抓起了爱妻的手,眼含泪光的脱口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呀!”姜夫人连忙捂住了姜伯定的嘴,脸上也泛起了小儿女般的浅红娇羞,她有些慌乱的嗔道:“夫君你莫瞎说啊!唐公看、看着呢……”

是的没错,近在咫尺的唐宁,吃了一嘴猝不及防的狗粮。

按道理,穿越前母胎单身三十年的唐宁应该羡慕嫉妒恨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郎情妾意的姜氏夫妇,他竟只觉得心里面有些暖暖的,他甚至不自禁露出了满含欣赏与欣慰的笑容。

呵,把这位姜夫人接来府中暂居,绝对是老夫今晚所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因为目睹唐伯彦手术而产生的心理阴影,甚至都因为目睹这对七年夫妻秀恩爱,而毫无道理的被冲淡渐弱了许多。

“姜夫人,更深露重,你刚才又一路颠簸,小心动了胎气……”唐宁默默看了几秒钟,然后就含笑开口说道,说着便扭头吩咐道:“红鸾,你带姜夫人去收拾好的房间休息。那房里若缺什么就帮忙备齐,实在不知道缺些什么就去问问府里那些有产子经验的老妇人,让她们帮忙收拾准备。哦对了,姜夫人你忌些什么口?这个千万别瞒着,我已经吩咐过厨房每天专门给你做孕产餐,你要是不爱吃厨娘们可是会很困扰的……”

脸上红晕未消的姜夫人,连忙说她荤素不忌,并再次欠身感谢了唐宁的特别照顾,无法起身搀扶的唐宁就让侍婢们赶紧把姜夫人搀住,然后又让姑娘们帮忙把姜夫人搀去休息。

姜伯定连忙跟了过去,甚至忘记了给唐宁行礼致谢,幸好唐宁并不在意。

青鸾收拾的房间,是内院西头靠着最顶头的一个套间房。

那排厢房与唐宁的卧室隔着两排土楼厢房,这三排厢房现在住满了乐团的姑娘,所以环境不算特别清净,但主院里如今也就这么个条件了。

主院其实面积颇为不小,但院内超过一半面积都是园林绿植与荷塘,剩下的面积虽都是房屋,但能用来居住的也只有一半不到。

主院里原本就有几十号侍婢女仆,建了乐团后又暴增一百好几十姑娘,另外还要加上典再兴兄妹以及被圈禁读书的小世子唐子脩,空房真的已经不多了。

好在马大总管前几天就已经做了统筹安排,如今隔壁的西跨院正在进行施工改造,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推掉院墙并入主院了,到时候主院面积就会增加差不多一倍!

让人期待的是等改造完成之后,西跨院那边会增加好几栋新的功能性建筑,比如能够容纳两个乐团在里面合奏的大乐殿、能让老太爷讲故事之声音传的更远的讲经台、根据老太爷所画图纸改造的双人间新宿舍等等……

当然,改造需要时间,所以暂时就只能先委屈姜参军夫妇了。

一阵忙乱后,老太爷特别交代的安置任务终于完成了,青鸾领着莺莺燕燕们告辞而去,将空间留给了已经被送至床上养胎的姜夫人与姜参军。

关上房门,姜伯定不由松了一口气,然后抹了一把额头。

先生的这些娇俏侍婢,热情起来真的是让人太吃不消了啊,既不能过分疏远冷落了她们的好意,又不能太过亲热逾越了规矩,这其中的尺度真是难以把握。

“夫君累坏了吧?”

闺名甄婉君的姜夫人,看着如释重负的夫君莞尔一笑,她并不担心自家夫君会有什么异样心思,因为夫君绝不是那种人。

“累到不至于……”姜伯定摇摇头,看身边的桌上摆着各色已洗好的水果,便问道:“夫人,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水果?”

“给我剥个橘子吧,这应该是上等的江油蜜桔,好多年没吃过了呢。”

甄婉君倒也没客气,随口应道。

姜伯定手一颤,然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挑了个最大的橘子,低着头剥开。

等剥好橘子,姜伯定已看不出一样,他走到床边将橘子一瓣瓣喂到了自家夫人的口中。

“这蜜桔好甜。”甄婉君似乎很喜欢吃橘子,她露出了不假掩饰喜悦表情,她趁着姜伯定不防备,飞快取了一瓣橘子塞进了姜伯定的口中,然后露出了计谋得逞的浅笑:“没骗你吧?”

很甜。

真的很甜。

只是咀嚼着甜甜的蜜桔,姜伯定却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他忽然就紧紧抱住了甄婉君:“婉君,这些年……苦了你了!”

“夫君,你今晚到底怎么了啊?”甄婉君被抱的几乎无法动弹,只能用拳头轻轻捶了一下姜伯定的胸口:“妾身不是已经说过好多次了嘛,只要能够跟在夫君身边,妾身每一天都是开心的,怎么可能会苦呢?妾身的夫君,可是世间少有的奇男子,是注定要百世流芳的人呢!”

“嗯!对!婉君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姜伯定重重的嗯了一声,他飞快的用衣袖擦了擦眼睛,然后小心翼翼松开了甄婉君并换了称呼:“夫人,你行动不便,为夫先为你擦洗身子吧……”

“去去去,这可不是夫君你应该干的事儿。”甄婉君换上了一脸嫌弃的表情,把姜伯定从她眼前推开:“你快去做正事,莫要辜负了唐公的厚待,妾身自己能照顾好自己的。”

“可是……”

姜伯定还想再争取一下。

“夫君,你要让妾身与你讲大道理么?”

甄婉君换上了正色。

“不用不用!我这就去做事!”

熟知爱妻那外圆内方性格的姜伯定,顿时败下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