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航看小说 >  舞台之王 >   168 打开局面

罗南的脚步轻快地来到了隔壁房间,快速用四根指节有节奏地击打着房间门,不是震天动地的那种,而是清脆整齐的那种,同时耳朵贴在房门上,为了避免打扰酒店其他旅客们,嘴里嘟囔地呼喊着。

“克里夫克里夫克里夫克里夫克里夫”,重复无数遍,一直呼喊到房间门被打开,完全无视了克里夫的大黑脸,推开克里夫的身体,踮起脚尖就蹿到了屋子里,呼喊声也跟着一起发生改变,不断呼喊着。

“起床起床起床起床起床”,再次重复无数遍,“采访,我们需要准备接受采访,快快快”。

克里夫和马克西姆都已经醒过来了,只是在赖床而已,演唱会之前的连环工作消耗太狠,他们都需要好好休息,此时看着罗南好像遛马一般在屋子里转圈圈,眼花缭乱的动作让人也跟着一起头晕起来。

“等等,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马克西姆捕捉到了罗南的话语,调整了坐姿,迫切地询问到,“说清楚。”

“‘滚石’杂志记者来电预约采访,下午三点,一楼大堂。”罗南只用一句话就说完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克里夫往前走了一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而马克西姆则正在消化庞大的信息量,就好像内存不够正在缓冲的模样。

“哦,我担心是诈骗电话,然后……嗯,总之,见面之后就应该能够知晓了。”罗南又补充了没有必要的信息。

“诈骗电话,哈哈哈哈哈。”马克西姆乐得不行,“罗南,你的想象力……哈哈哈哈!”整个人前仰后翻,结果脑袋撞到床头硬邦邦的木板,乐极生悲,抱着脑袋连连呼痛起来,就好像熟透的小龙虾一样。

但是,揉着脑袋揉着脑袋,毫无预警地,马克西姆就突然展示了轻功,猛地抬起头,一阵凌波微步蹿了出去,根本看不到脚步,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卫生间的方向,顺手就完成了关门。

罗南和克里夫面面相觑,慢了半拍,克里夫才反应过来,“马克西姆!”

但此时已经太迟了!

马克西姆这位王子病四期患者非常注重个人形象,甚至已经到了强迫症的程度,只要反光的地方出现就必然停下脚步看看自己的投影,如同古希腊神话里的美少年纳喀索斯一样;而且每次进入卫生间,没有一个小时就出不来。

乐队其他三个成员根本就不知道马克西姆到底在卫生间里做些什么,折腾来折腾去也计算不出一个小时是怎么鼓捣出来的,反反复复吐槽马克西姆无数次了,他也依旧我行我素,这堪称是乐队的一大谜题。

看着紧紧关闭的卫生间大门,克里夫生无可恋地仰天长叹了一声,抹了抹自己下颌肆意生长的络腮胡,几乎就要将半张脸吞噬,最近一段时间为了巡演练习,而且马克西姆又天天霸占可怜兮兮的卫生间时间,以至于克里夫都没有打理自己。

登上舞台演出就算了,反正观众因为距离的关系,也看不到自己的脸孔五官;但第一次登场杂志,而且还是“滚石”,克里夫真心不想要淹没在自己的胡子里。

转头看了看,克里夫停顿了一下,欲言又止。

结果还是罗南主动说到,“你可以用我们的卫生间,我和奥利都是速战速决。不过,你的剃须刀在外面吗?”

克里夫借用罗南和奥利的卫生间,这是非常非常频繁的事情,他们都已经习惯了,平时克里夫也就直接询问了,但今天,克里夫却有些别扭。

刚才也是如此。

面对罗南带来的震惊消息,一贯积极发言的克里夫却保持了沉默,反而是马克西姆的声音占据了空间。

其实,还是关于经纪人的事情——就是克里夫在约翰-马克和阿伦-贝-舒克面前睁眼说瞎话,表示爱丽丝是乐队经纪人的事情,当晚,演唱会结束返回酒店之后,罗南还是在队友面前询问了克里夫的意思。

不出意外,经历了特拉斯坦的事情之后,克里夫还是心有余悸,他认为,阿伦和乐队才是第一次见面,阿伦就这样积极主动地伸出橄榄枝,感觉不太好,即使阿伦是布鲁诺的经纪人,乐队和布鲁诺也没有过硬交情,他们对阿伦还是需要保留一些态度。

但罗南认为,他们完全可以拥有更好的处理办法,比如说,静观其变,保留未来与阿伦合作的可能性,而不是简单粗暴地表示乐队已经拥有经纪人,斩断一切可能——而且,约翰是知道乐队情况的,如果约翰和阿伦互相通气的话,他们不喜欢乐队的态度,原本积极的合作关系直接被颠覆也不是不可能的。

对此,马克西姆和奥利双双表示了赞同。

而真正让罗南生气的部分,还是克里夫没有经过商议更不要说同意,就这样毫无策略地直接把爱丽丝推出去,暂时撇开乐队的部分不说,罗南不喜欢克里夫对待爱丽丝的态度——爱丽丝并不是乐队聘用的工作人员,恰恰相反,过去这三个多月,爱丽丝无偿为乐队做的事情,是他们需要发自内心感谢的。

这也是罗南第一时间需要表达态度和立场的原因,他不希望乐队成员把爱丽丝的付出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

罗南认为,他们有必要开诚布公地交换意见,于是才有了这样的对话。

正式交流想法之后,克里夫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还是欠缺考量,冲动之间没有能够把事情处理妥当,而后他向爱丽丝正式表达了歉意。但是乐队成员之间,道歉的话语就显得太过正式,插科打诨之后也就揭过去了。

虽然语言上没有表示,但其实克里夫内心还是过意不去,这两天面对罗南的时候,都有些束手束脚。

此时也是罗南主动打破了僵局,看着克里夫别扭拘谨的表情,罗南不由笑了起来,“那羞涩的表情真的不太适合你这满脸大胡子,就好像公主蓄须一样。”

一个玩笑话就让克里夫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你这是什么形容?请注意用词,好吗?”

“这样才像你,没有必要一直别别扭扭了,赶快过来我们卫生间好好打理一下自己,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了。”罗南拍了拍克里夫的肩膀,两个人双双笑了起来,生涩的气氛就重新顺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