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枪匹马跟八仙堂练到底,勇气可嘉,却不甚明智。

家里的亲朋好友还在等罗阳回去,有些人还需要他帮助。

比如秦飘、施楠等等,没了罗阳,她们很难过上幸福的生活。

仇是要报的,只是十年未晚。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思索间,又听唐桂花娇声道:“牛仔,限你明日天黑前回来!”

这个要求,罗阳可以答应。

“桂花姐,安姐,那你们想要什么礼物,我买回去给你们?”他问。

“下次带老娘去,老娘自己挑。”唐桂花笑道。

手机在她手上,罗阳想跟安玉莹聊两句都不容易。

此时又还有正经事要干,罗阳只得说道:“那行,过几日我带你们来玩。我先办事,拜,帮我跟安姐说一声。”

唐桂花娇嗔道:“你自己说。”

估摸她把手机递给了安玉莹。

随即有听见安玉莹娇声道:“牛仔,你去省城做什么呢?走的那么急呢。人家想给你拣几套衣服带去都没时间呢。”

罗阳笑道:“安姐,我只是来一两日,就回去的。不用换衣服。等我回去了再聊哈。拜。”

结束了通话,再看八仙堂四大长老,个个一张马脸,就差额头还没写上“我非常不满”这几个字。

跟唐桂花和安玉莹通了电话,罗阳心情略好了些。

他打定了主意,先见洪佳欣。

至于跟八仙堂算帐,先搁一搁,也不见得会损失什么。

八仙堂家大业大,走得了和尚走不了庙。

有的是机会报仇。

等找到帮手,再杀过回马枪,让八仙堂付出巨大的代价。

“走吧。”

罗阳环视一圈。

这时张长老看着十三姨,说道:“你走在前面。”

彼时十三姨和罗阳相距比较近。

在罗阳看来,还道是八仙堂对十三姨足够客气,让她走在前头,那是一种上等的礼待。

十三姨并不怀疑,就缓步向前了。

二人是同来的,罗阳也想跟上去。

他和十三姨都算是客人,自然要走在一起。

不意那白长老伸手出来,意思是让罗阳先不要走。

这……

罗阳怔了怔,心想那厮多半要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比如“你不能搞事”之类的。

原本罗阳确实想大闹一场,至少要把八仙堂弄得鸡犬不宁。

跟唐桂花和安玉莹通了电话,罗阳又想活下来。

心中所盛的怒火不减,但也不想和王为业玉石俱焚。

毕竟生命只有一条,死了就没了。

除非把阴魂修炼成了金身,那没了肉身也无所谓。

见别人好像有话要说,罗阳只得停住。

这时十三姨已走出十数步了,可能没听见后面有脚步声,转身看。

“怎么了?”十三姨问。

“我们想跟他聊两句。”张长老冷道。

果然是有话要说。

罗阳冷笑道:“你们放心好了,我不会跟你们算帐。我只是想见班长。见了她,我就离开。”

不过这也有一个问题,即是一旦洪佳欣不愿意留在八仙堂,还得带她走。

而八仙堂又不可能让她轻易离开。

如此一来,罗阳恐怕还是得跟八仙堂开战。

一时找不到万全之策,只好走一步是一步了。

那白头发的长老冷道:“最好这样。不过我们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一听有要求,罗阳警惕起来。

须知,他来这儿不是做交易的,而是无条件见洪佳欣。

若他们又提出一大堆条件,要他满足才能让见洪佳欣,那就没有意义了。

“我想你们……”

“小子,先听他说了再说。”

十三姨抢着说,罗阳只好安静下来听白长老嘴里是否能说出人话。

那白长老冷笑道:“这事说来简单。只要你肯借给我们一样东西,那就行了。”

一样东西?

血煞子?

见那白发老头子忽然这样问,罗阳顿时狐疑起来。

脑筋转了几个弯,没有记起在什么地方让人看去了血煞子。

自从得到血煞子以来,他都是小心翼翼的。

此时罗阳身上除了钱包,就是香烟与打火机。

要么就是想要他的手机,查看他打过谁的电话。

就算是一包香烟,罗阳也不想给八仙堂的人。

他不扒八仙堂的皮,那已算给面子了。

居然给他下圈***得他中了散魂丸的毒。

这个仇太大了。

罗阳冷笑道:“你不会连买一包香烟的钱也没有吧?我从来不分烟给八仙堂的人吃。”

那张长老淡淡道:“你跟第十块木炭是不是一伙的?”

打量一眼那张长老,倒觉得他的五官有点眼熟,在哪儿看过似的。

快速搜了一遍脑海,他有超级记忆力,记的东西不会错。

忽然想到一个人,再仔细对比,果然有七分像。

那人就是张静。

“张静是你什么人?”罗阳反问。

只见那张长老怔了怔。

那白胡子长老冷道:“你只回答我们的问题!你跟第十块木炭是不是一伙的?”

听这意思,八仙堂就是要找借口了。

日后有人问起为什么对罗阳下毒,他们就说他跟第十块木炭是一路的。

一股恼火从心中燃起,罗阳怒道:“你们想含血喷人?”

十三姨也不清楚罗阳跟第十块木炭到底是什么关系,她只知只有他能劝住第十块木炭。

眼看双方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了。

“你们在做什么?还是先出了法阵再讲吧!”十三姨冷道。

“十三姨,你先不要管!”何长老沉声道。

不意不给面子,十三姨俏脸刹那间罩了一层黑线。

四个长老一眨不眨的盯着罗阳,等他回答。

若非只想先见洪佳欣,就动手了。

罗阳冷笑道:“你们挺搞笑的,问我有什么用?我说跟第十块木炭不是一伙的,你们相信么?”

张长老厉声道:“你老实回答就行!这对你很重要!”

不待罗阳回答,那白长老又接住话茬道:“问他确实没什么用,只要他肯借一样东西给我们就行了!”

一面说,又直接问罗阳:“你借不借?”

至于是什么东西都没说,莫说罗阳,就是十三姨都感到疑惑。

罗阳猜极有可能是八仙堂已从某种迹象得知血煞子的消息。

他不可能承认血煞子在身上,否则会惹来更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