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不想承包,无非就是租金贵,没钱,租了也不知道干啥,心里没底没数,怕血本无归!”萧天开始扁桃体发言。

“废话!你要那是一座黄金岛你试试!”不少人喊道。

“要是黄金岛也轮不到咱们啊!”萧天笑道,“不过...它不是黄金岛,咱们就不能让他变成黄金么?”

众人一愣:在上面拉粑粑么?!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改革开放初期好多人也是畏畏缩缩,可后来为啥有人先富了起来,就是胆大,外加会利用政策!”

“既然上面给了这个指标,那肯定会有配套政策!为啥不先把合同拿到手,再跟上头提要求要支持呢?!上头不会不管!”

呀?!所有人都是一愣:好像有道理啊!

“就算咱们不想承包,那也要把困难实实在在的提出来嘛!我签合同的也要提要求嘛!要会踢皮球,把责任给上头!不就好了!”

“他姥姥的也是哈!我们咋就没想到呢?!承包归承包!到时候有困难找政府解决也比现在找政府胡闹好的嘛!”

不少人一阵挠头。

所以咯!萧天摊了摊手。

忽然一个小伙子喊了起来,“你说的容易!俺们心有余力不足!没那么多钱啊!”

萧天一指小伙子。

“这个问题问得好!划重点要考!...跟刚才的思路一样!那就跟领导提嘛!就说我想承包!但没钱!咋整?!”

对对对!众人一片点头!

“那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回村商量商量?!”萧天笑道。

“对对对!走走走!搁这儿晒死了!屁事儿解决不了!还是人家小伙子说得对!”众人开始散了。

却是一个慵懒的汉子不依不饶的跳了出来,“麻痹的少跟俺说那些大道理!俺他妈的就是要找领导....”

汉子还没叽歪完,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一条小小狗,“汪呜!”的一口咬在那汉子穿着拖拉板的后脚跟上,然后扭头就跑!

“嗷!!”疼的那汉子金鸡独立扒拉着脚后跟直叫唤,已经出血了!

“卧槽你别跑!你哪家的死狗!妈的赔钱打狂犬病疫苗!别跑!”慵懒汉子一瘸一拐的追了过去。

事情解决,自然就不用如临大敌的关着门了,由主任也是一脸感激的带着萧天和段雀德来找乡长。

一听说真的是来签订承包合同的,由主任的脸色越发灿烂。

当然不忘了先跟段雀德在卫生间好好把自己清理一番。

谁知头顶某楼层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乡长昏倒啦!!”

紧接着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冲了出来,稀里哗啦的往楼上跑。

由主任一惊,脸都来不及擦也跟着跑了上去。

弄的萧天和段雀德一脸懵逼的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一些人慌慌张张的上上下下。

还没反应过来,刚才的白大褂们和由主任什么的一起抬着一个担架下来了。

上面正躺着一个面色很差的中年女人,眼睛紧闭,面色苍白,嘴唇发紫,看的萧天一愣。

“段村啊!小伙子啊!不好意思你们先回去吧!我们得赶紧把乡长送到医院去!从刚才乡长就不舒服这才没露面....”

由主任焦急的说道,脚步不停的抬着担架一路往外走,嘴里还嚷嚷着“别叫救护车了!一来一回的多长时间!咱们自己开车去!”

场面正乱着,一个人影忽然挡住了担架的去路,“等一下!”

众人一愣。

由主任一看拦路的竟然是来签合同的小伙子,也就是萧天,不由得脸色一变,“你干啥?!”

“萧天你干什么!你有毛病啊!捣什么乱!没看到乡长昏倒了啊!赶紧给老子闪开!”

段雀德也是大吼道,还要过来拉萧天,却是被后者一把推了个趔趄,“哎呦!”

搞得众人一抖,由主任也是愣愣的看着萧天,“你你你....你要干什么?!你不会是假装签合同过来闹事的吧?!”

萧天摆摆手摇摇头,“把乡长放下,放地上!”

“你胡闹!小伙子我不管你是谁有什么事情要来干什么!我是乡政府大院医务室的主治医生!我现在以医生的名义....噗通!”

那个所谓医务室的主治医生还没说完,直接被萧天一脚踹开,后者顺带着给了一句话。

“你还乡政府医务室的主治医生?就你这样的当个赤脚医生都能饿死!跑关系进来的吧!...把乡长放下!”

萧天大喝一声,随即眯了眯眼睛,“我也是医生!我是要给乡长看看!不是闹事!”

“你是医生?!”由主任等众人一愣。

“萧天你胡闹什么!你不就是医科大学毕业的么!乡长现在....哎呦!”

段雀德又被萧天推了个跟头,后者一脸恼怒的刚要发飙,由主任瞪了段雀德一眼,这才看了看萧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后者竟然已经凑了过来,手里捏着三根银针闪电般的扎在了乡长的风池穴、天枢穴以及大邑穴。

“呀?!”众人一愣,不由得缓缓将担架放了下来:这小伙子好像有两下子,手法又快又准嘛!平常没少用右手哈!

然后但见萧天伸手开始扒拉乡长领口,由主任急忙按住,“哎哎小伙子这个使不得!”

萧天也不说话,一把拍掉了由主任的手,也只是解开了乡长胸口的两个纽扣,倒也没露出什么,里面还有女款背心。

然后萧天双手化指,对着后者胸腹几个穴位就是“啪啪啪!”的一阵飞点。

最后萧天一手捏着乡长的下巴,一手对着心窝部位一按。

“啊!嗯....”乡长顿时叫唤了一声,又喘了口气,额头冒出一大片豆大的汗珠,缓缓睁开了眼睛。

“哎呀呀醒了醒了!”众人急忙喊道,又一脸感激的看着萧天。

“我...我这是咋地了?”女乡长缓缓张了张嘴,看了看围着的人说道。

“哎呦乡长您昏倒了呢!可把大伙吓坏了呀!”由主任小声说道,众人也是一脸心悸的点点头。

“我...昏倒了?...怎么会....”女乡长一脸茫然。

“怎么不会。”萧天忽然开口。

“乡长您是突发心肌梗塞导致昏厥,5分钟不醒就会大脑缺氧导致不可逆损伤变成傻子,10分钟不醒...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听的众人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