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手头的事情很多,顾枫每天都在公司加班到很晚,今天总算是稍微早了些,看看时间还不到九点,他收拾了东西,匆匆从办公楼离开。

趁着下楼的间隙,他用微信给薛桦发了一条慰问消息,“脚怎么样了?”

一直走到地下车库,始终没有等来回复,顾枫提了车,直奔薛桦的橘子公寓而去。

其实就算她回了,他也要去,几天不见,还不知什么叫思念的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一刻也不想耽搁的希望可以立马见到某人。

好在过了晚高峰,路况还可以,顾枫一路把车开到橘子公寓,爬上楼,按响了薛桦家的门铃。

可在门口等了许久,屋子里愣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出门了?她的脚应该还没有完全好吧?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薛桦!”心里一急,顾枫一边拍门,一边冲着屋里叫喊道:“薛桦,你在家吗?”

依旧没有回应,顾枫掏出手机,发现微信消息,她也一直没回,点开通讯录,他直接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叮铃铃!”悠长的小路上,薛桦跟几个小子的打斗还在继续进行着,刚刚一个过肩摔,将冲上来那哥们撂倒,她突然听到手机在衣兜里响了起来。

抓着开口挑衅那小子的头发,直接把他的脑门磕在路边的石台上,薛桦长腿一撩,将那人踢翻。

在用脚将他踩住的同时,她腾出一只手,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喂?”慌乱中,薛桦也没来得及看清到底是谁的电话,电话接通,她连打招呼的尾音都没落下,对面便传来了男人焦急的声音。

“你在哪?”

“啊,我在打架呢,要不我等会儿跟你聊?”被制在脚下的小子,使劲动了动,想要趁机挣脱,见状,薛桦赶紧在踩下去的脚上加了些力道。

“打架?”电话中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明显的带着不可思议,片刻后,他无奈继续补充了几个字,“定位发我!”

“哦!”应了一声,薛桦话音未落,电话里已经“滴滴滴”响起了挂断的声音。

弯折的小刀,折断的粗木棒零星散落,地面上星星点点沾染着片片血迹,几个小子痛苦在地上打滚呻吟,而她,英姿飒爽的傲立在微风之中,轻轻拍了拍手。

当顾枫匆忙开车赶到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听到身后的响动,薛桦回过头,拍手的动作瞬间停下,秒变乖巧,“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好在她没事,顾枫心里的石头总算稍稍沉了下去,但还是担心,快步上前,他关心询问:“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

说话间,顾枫阴冷的眸子一直不停向着地上那几人扫去,警告意味十足,看得人发怵,好像如果眼前的女人有什么事,他就会把那几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没有,我怎么可能会伤到?有事的是他们才对!”一脸得意,薛桦冲着高冷哥嘻嘻一笑。

那几人畏畏缩缩向着两人看了一眼,在身上的疼痛稍缓后,拖着残躯从地上爬起来,狼狈跑走。

“脚没事了是吗?”往那几人离去的方向看了看,顾枫收回目光,冷着脸淡淡问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