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组委会来说,此时方林不为难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哪里还敢让他赔偿?

而且三人也像是换了个人一般,虽然是长辈,但对方林却比对待自己亲爷爷还亲。

“这个当然是由组委会决定。”

“那是……只不过,我们想听听方少的意见,还请不吝赐教。”

“虽然演武台彻底毁了,但我可以在原地设个结界,要不按照原有的规矩来?”

方林也不好再推辞,所以带着疑问口吻道。

“不过得麻烦您了,好,就按照方少说的办,演武继续。”

一老者笑嘻嘻的赔着笑脸,随后又威严十足的宣布道。

“还以为今天要收不了场了呢!方少真是太厉害了。”

“是啊是啊!要是没有方少,我们怕是都要彻底交代在这里了。”

“方少真是年轻有为,我儿子要是有他万分之一的出息,那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得了吧!祖坟冒青烟,我也不敢有这种妄想。”

不仅组委会换了个脸色,台下更是各种溜须拍马和崇拜之声轰然而起,仿佛顷刻间方林就成了他们心目中那尊最大的神一般。

“第一场演武继续开始,方少对严冰,方少胜。

接下来,还有没有人愿意上来挑战方少的?”

随着方林将结界设好,主持人激动的声音也跟着响彻了整个演武场。

“卧槽,你这不是废话吗?”

“这是人话吗?

这哪里是挑战?

不是叫我们去送死吗?”

“就是,主持人能不能有点眼力劲?

我们怎么敢去挑战自己的偶像?”

“好,既然没人上台,那我宣布,第一场,方少直接晋级。

后面也不会有挑战,所以,经过组委会一致同意,方少成为本届武斗魁首。”

比赛重回正轨,但主持人的话却立刻引来了一片怒骂和哄笑,弄得他一时尴尬不已,但又机灵的和组委会一对眼,赶紧宣布道。

“这就对了吗?

磨磨唧唧的,赶紧开始第二场吧!”

“恭喜方少,众望所归。”

“方少……”主持人的这一机灵才彻底称了大家的意,立刻得到了全场的一片支持,叫喊方林名字的欢呼也一浪高于一浪。

稍稍一鞠躬表示感谢后,方林也缓步离开了演武台。

虽然并未从严冰和严世雄口中问到玉佩的前由,但方林心中也已经基本有数。

四只恶鬼,远比自己在餐厅揪出来的强大百倍,他们也不得不全力一击才将其击杀。

所以他们的玉佩,绝非伏羲神族送赠,而是心甘情愿。

否则,就这点小伎俩,也根本瞒不过元婴境修真者的眼睛。

事实上他们所养出来的恶鬼,也确实更加强大。

而且对于强大的修真者而言,豢养恶鬼并不会有太大损失,所以答案非常简单,他们都与伏羲神族有合作关系。

但伏羲神族再厉害,也绝不可能让两个死对头都与他们合作。

所以解释便在严冰临死前留下的那句话中,那股更强大的势力确实非常强大。

他们不仅有能力迫使严冰和严世雄都与他们合作,而且伏羲神族也在他们的操控之下。

是什么人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方林不知,严冰也不知,或许伏羲神族将是一个突破口。

迫害隐龙是严世雄控制和指挥秦家策划与行动,方林觉得那股势力或许才是真正的主谋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对方都到了已经能操控华夏很多方面的地步,这将严重危害华夏安全,身为龙牙,方林责不容辞。

只是他实在想不明白,那要一股多大的实力才能做到这一步?

简直就是不敢想象。

“我没给你们龙家丢脸吧?”

思考之间,方林也接受完了龙家的感激,行到了龙蔷薇身边,带着一丝玩笑口吻道。

为了救自己,她勇撞结界,方林一眼便能看出她内伤不轻。

所以说话间也含笑拉起了她那滑嫩的右手,将一丝元气缓缓注入了她体内。

“我没事。”

知道方林刚经过一场恶战,龙蔷薇对他也是心疼不已,实在不忍心他再替自己浪费真气,所以下意识的赶紧想将手抽回来。

只不过方林的手就像是铁钳一般,根本由不得她反抗。

“你要是没事,那我就更没事了。

替龙家立了这个大一功,别忘了,庆功宴丰盛点。”

“那是肯定的,而且还有美女相赔,要不要?”

“要是你的话,也不是不行。”

“怎么?

我陪你还委屈你了?”

龙蔷薇很是无语的故作嗔怒道。

“哪敢啊?

你先休息下,我有朋友来了。”

忽然方林一眼便瞥见了刚刚入门的朴慧大师,所以赶紧朝龙蔷薇轻轻一笑道。

朴慧大师是出家人,对这种武斗自然没什么兴趣。

而且华夏公馆属于体制内的公立组织,更没有必要参加这种民间演武。

所以方林可以肯定,他前来肯定是来找自己的,而且还是有非得找自己不可的重要事情。

随着修为提升,方林的元气都早已今非昔比。

所以此时的龙蔷薇不仅早已完全恢复,而且相比往日更是精神百倍,更不需要什么休息。

不过她知道方林必有要事,所以赶紧含笑答应了一声。

虽然只是简短的两句半丝玩笑调侃,但已经足矣让龙蔷薇心神荡漾,因为在她听来那就是打情骂俏。

她并没有避讳过对方林的感情,只不过方林一直避而不谈。

也知道他身边美女如云,但龙蔷薇不在乎,也仅仅几句话就能让她倍感幸福。

“还在很远老衲就已经听到这边的欢呼了,老衲在这里先恭喜道友夺得魁首了。”

一见方林,朴慧大师立刻眉开眼笑的恭贺道。

“大师这恭贺似乎有些言不由衷吧?”

方林轻松的开着玩笑道。

“哈哈……道友勿怪,老衲本来一早就想来为道友呐喊助威的,奈何忽然出了点变故,实在抱歉。”

知道方林脾性,朴慧大师当然也知道他是在开玩笑,所以打了个哈哈一笑而过道。

“这个变故应该和大师前来找我有关系吧?

是不是伏羲神族那边有什么动静?”

谈及正事,方林也正色了起来,狐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