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年轻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还很长,总觉得孩子怎么长的那么慢,什么时候才能有一点属于他们自己的时间,结果不知不觉,孩子们都大了,他们也老了,小时候那种一家团聚的气氛,再也找不回来了。

楚凌熙也只能叹口气,继续准备给皇甫澈的生日惊喜,即便孩子们不能全部回来,皇甫伊依和皇甫怀谦在,再加上还有小爱,还有烈逸黎嫣江英南和姚嘉嘉都来,这已经很热闹了,皇甫澈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不满了。

第二天像极了再平常不过的一天,皇甫澈像是往常一样吃了早饭就去公司了。

皇甫伊依为了给皇甫澈惊喜,愣是躲在房间里没出来,所以皇甫澈压根不知道皇甫伊依也回来了。

皇甫怀谦为了这一天,提前把工作处理好,这天没有去上班。

楚凌熙正在准备着晚上的生日宴,就听见外面出来了熟悉的声音,“妈,我回来了!”

她惊喜地抬起头来,就看见皇甫北野站在了自己面前。

“臭小子,怎么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呢?”

楚凌熙是又惊又喜,其实她已经好久没看见自己家儿子了。

皇甫北野去做练习生有一段时间了,“提前跟你说,那还叫惊喜吗?”

皇甫北野十分调皮地把楚凌熙抱在怀里,“是不是想我了,妈?”

“臭小子,才不想你,跟你二哥一个德行!”

皇甫北野吐吐舌头,“我看你就是口是心非。”

楚凌熙仔细打量着皇甫北野,“你怎么又瘦了?”

“我这叫骨感。”

说着皇甫北野撩开自己的衣服,“看,我的腹肌漂不漂亮,别看我瘦,壮实着呢!”

说着皇甫北野还把楚凌熙抱了起来转了个圈,楚凌熙吓了一跳,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么抱过了。

“臭小子,说你,你还来劲了!”

楚凌熙嗔怪着,脸上却是满脸幸福。

皇甫伊依摸了摸皇甫北野的肱二头肌,“嗯,是挺壮实的,比我那个运动员的男朋友也就差了那么一点。”

“姐,你什么时候交了一个运动员的男朋友?

我怎么记得是个弹吉他的?”

皇甫北野一头雾水。

“你说的那是我前前前前男友了,早换了,跟不上时代了你!”

皇甫伊依翻个白眼。

“不是我跟不上时代,是你换的太快了!”

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楚凌熙欢天喜地忙着去准备了,皇甫北野也急忙去看了看小爱,烈婧可突然发现皇甫怀谦取的这个名字真的是太好了,他们家的小爱,真的是集完全宠爱于一身。

“小野,你最近有什么打算吗?”

“我做练习生快结束了,最近好像咱们这边要出一档选秀结束,如果能获得前六名的话,就可以正式出道了。

我已经报名了,就等着节目录制呢。”

皇甫北野兴奋地说。

“真的呀,我最喜欢看小鲜肉的节目了。

回头我帮你投票!”

烈婧可兴奋地说。

皇甫怀谦忍不住瞪了她一眼,皇甫北野大笑起来,“嫂子,你不怕我哥吃醋?”

“吃呗,等你谈恋爱就知道了,男人吃醋,女人会特别开心的。”

烈婧可洋洋得意地说。

皇甫怀谦一点脾气都没有,当了妈这个女人越发矫情了,没办法,自己的老婆,自己宠着呗。

“对,我二哥回来了吗?

还有老三。”

皇甫北野和皇甫羡南是双胞胎,当时,谁也不记得哪个先生的,就抽签决定了,皇甫北野是弟弟,皇甫羡南是哥哥,但是皇甫北野从来不给皇甫羡南叫哥哥,只是叫他一声老三。

“他……还不知道能不能来呢。

妈昨天打了电话,没有打通,应该是又下墓地了。”

皇甫怀谦说。

“唉……你说这老三天天在墓地里,和死的东西打交道,也不怕晦气。”

皇甫北野发了一句牢骚。

“好了,你先休息下,晚上给爸过生日。”

“嗯。”

皇甫澈压根不知道,就在他工作的时候,他最亲最爱的家人们正在悄悄地为他准备着生日惊喜。

楚凌熙准备了很多的菜,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张罗着,累并快乐着。

下午的时候,楚凌熙去厨房里做最后的准备,皇甫瑾昂和烈歆甜就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总算是赶上了。”

皇甫瑾昂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烈歆甜也好不到哪里去,坐在沙发上直喘气。

“你们两个这是干什么了?

跑回来的?”

“别提了,我们紧着赶着回来,谁知道没有买上票,于是我们俩跑了十几公里,跑到了临近的市然后坐车回来的。”

“我去!二哥,你可以啊!不是我二嫂子可以啊。”

皇甫北野惊叹地说。

烈歆甜摆了摆手,“这不算什么,在部队里经常负重十公里。”

烈歆甜仰望着天花板说。

“佩服,佩服。”

楚凌熙看见皇甫瑾昂和烈歆甜回来了,就更开心了,“好了,好了,现在呀,就差老三了,这个老三一直都没有回我的微信,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呢。”

“他如果回不来。

下次他回来的时候,先让他自罚三杯。”

皇甫瑾昂说。

烈婧可神神秘秘地把楚凌熙拉到了房间里,“妈,你看。”

楚凌熙发现烈婧可的房间里有一件非常漂亮的婚纱,“呀,这婚纱可真好看,这是给谁准备的?”

“当然是给你准备的!”

黎嫣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我可是赶工好几天才给你做出来的。”

楚凌熙连忙摆手,“都岁数一大把了,不穿婚纱了,再说了,穿什么婚纱啊?

这就是过一次生日。”

“你看看你,都好多年没穿过婚纱了吧,快穿上吧,别矫情了,这是孩子们的一片心意,当然了,我的功劳最大!”

黎嫣说。

“妈,你就试试吧,这次其实是你和爸的小型婚礼呀。

你们两个到现在也没有正儿八经地结过婚呢。”

烈婧可说。

“就是,就是,必须穿婚纱,妈快穿上看看,我们都没有见过你穿婚纱的样子呢!”

皇甫伊依也催促着。

楚凌熙说不过大家,只好把婚纱穿上了,那一刻大家都惊呆了。

皇甫伊依和烈婧可一起充当造型师,还给楚凌熙做了发型,化了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