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贾武的声音传来之后,贾乾坤整个人猛然一颤,急忙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刚刚到了,德虎住的别墅,就有打斗的痕迹,而且院墙都被打倒了,刚才我问周围的人,他们说,昨晚这里动静很大,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贾武急忙紧张的说道。

“你立刻录一段视频过来!”

贾乾坤顿时紧张的说道。

很快,贾武立刻就录好了视频,发送到了贾乾坤的手机上,然后重新拨通电话,恭敬的说道,“大伯,我已经发过去了!”

“好,我知道了,你继续调查,有什么情况,随时汇报!”

说话之间,贾乾坤就把电话挂了,然后把贾武说的事情,急忙转述给贾炳昌!

贾乾坤又把视频拿出来了,摆放在众人面前,贾炳昌看到视频里面的话,贾炳昌整个脸色阴沉无比,谁都能看出来,当时的战斗有多么惨烈!

“该死了,肯定是出大事了!”

贾炳昌顿时紧张起来了,他急忙说道,“快,快,立刻去卢三爷家!”

“好!”

这一瞬间,贾家的众人都紧张起来了,毕竟杨程的战斗力摆在这里,加上那又是江城,如果杨程真的下狠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杨家祖坟外。

胡三奎正在外面等待着,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电话是他留在贾家别墅现场人打来的,他急忙跟着唐忠书道个歉,然后到了僻静的地方,接通电话。

“有什么情况?”

胡三奎低声的问道。

“贾家已经派人过来打探了,我看这事情可能要瞒不住了!”

胡三奎的人急忙低声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

胡三奎点了点头,就挂断电话了。

杨程已经祭奠结束了,胡三奎和唐忠书急忙迎了过去,杨程跟唐忠书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让唐忠书离开了!

唐忠书本来还想着劝说什么,但是一想到,刚才在杨家祖坟面前,杨程都没有回家的打算,现在又怎么可能有呢?

“小少爷,如果有什么事情,尽管给我打电话!”

唐忠书恭敬的说道。

“嗯!”

杨程点了点头,等唐忠书离开之后,胡三奎急忙恭敬的说道,“主人,贾家已经派人过去查看现场了,我们要不要采取什么行动?”

“不用管了,任由他们行动!”

杨程整个双眸闪过一丝寒光,低声的说道。

“是!”

胡三奎恭敬的说道。

卢浩山的庄园之内。

卢浩山和徐红还在等着他的人打电话过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卢家的仆人急忙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贾家的人来了,说有重要的事情向您禀报!”

“让他们进来!”

卢浩山脸色冰冷,低声的说道。

不一会,贾炳昌,贾乾坤,以及贾德虎就过来了,卢浩山看到贾家三人脸色凝重,冰冷的说道,“贾老有什么事情吗?”

“回禀三爷,就在刚才,我们贾家人汇报,说卢少和张大师昨晚居住的地方,发生了恶战,院墙都被打倒了,这是我们贾家人拍摄的视频!”

很快,贾炳昌就把手机的视频放在卢浩山面前,卢浩山之前还担心,不过等看到这一段视频后,不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了。

卢浩山突然大笑,让贾炳昌,贾乾坤,以及贾德龙等人都一脸茫然,不知道卢浩山笑什么?

要知道,这极有可能是出大事了啊!

“卢三爷,你,你笑什么?”

贾炳昌不由内心紧张,低声的问道。

“如果没有看到这个视频,我还有点担心,但是现在看来,没有多大的事情,你看到这满目疮痍的战斗现场,你们可能看的少,但是我卢浩山看的太多了,这就是张大师的杰作,一位内劲大成的强者,他的破坏力,就是你们难以想象的!”

此刻的卢浩山自信无比,毕竟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张兆丰干的!

因为只有张兆丰出手,才会有这么大的破坏力!

“可是,为什么,我们打不通电话啊?”

贾乾坤顿时紧张起来了,低声的问道。

“我也打不通,我想,他们被抓起来了,不过我的人,已经去江城打探了,估计很快就有消息了。”

卢浩山此刻自信无比,微笑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们都虚惊一场了!”

贾炳昌听到了卢浩山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们也不相信贾德虎和贾铭出大事了,毕竟张兆丰是内劲大成强者,而卢少更是江南卢家的人,哪怕柳霸天在不要命,也不敢对这两人下狠手啊!

“行了,你们先回去吧!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们的!”

卢浩山摆了摆手,就让贾炳昌等人退下了!

等贾炳昌退下之后,卢浩山本来不屑的表情,瞬间转化成愤怒!

要知道,那可是他卢浩山的儿子被抓起来了啊!

“啪!”

卢浩山整个内心怒火燃烧着,他啪的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桌子上,不由大声的吼道,“柳霸天,你特-么还真敢把我儿子抓起来,你当真以为我卢家这么好欺负吗?”

徐红被卢浩山的神情给吓到了,有些紧张起来,低声的说道,“要不然,你打电话给柳霸天吧,万一他们要真的虐待我儿子呢?”

“哼,他柳霸天要是不虐待我儿子,那还好说,他要是敢虐待我儿子,那正好给我对他动手的机会,我让他柳霸天倒霉!”

卢浩山整个双眸闪过精芒,冰冷的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卢浩山的手机响了起来,卢浩山看了看号码,是自己管家的电话,他脸色愠怒,接通电话!

而电话刚刚接通,电话那边立刻传来颤抖而又恐惧的声音,“三爷,出事了,出事了!”

“出什么事情?明伟被关在什么地方?给我花钱把他弄出来!”

卢浩山脸色铁青,冰冷的说道。

在他看来,卢明伟最多也就被关起来,只要能查到被关的地方,那就好办了!

只是下一秒钟,电话里面就传来惊悚的声音,“三爷,卢少爷,卢少爷,他,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