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凤巧兰立刻站出来,对着顾尘破口大骂:“怎么又是你这个废物,居然敢得罪这些大人物,还不跪下给于神医道歉!”

温曼雪立刻上前说道:“妈,你干什么?顾尘又没有做错什么,明明就是他自己在拍卖场的时候出不起价了,我们没有做错,是他度量太小了!”

“够了!”

凤涛站在众人中间,怒喝一声。

原本他还以为这些人是来给自己祝贺的,却没有想到是来捣乱的!

事情的起因经过他也了解的差不多了,顾尘的确没有什么错,要怪就只能怪于梦的气量太小了。

凤涛年轻的时候是老革命,最见不得这些欺软怕硬的存在,更何况这株千年参王也是送给自己。

“于神医,这株千年参王是我孙女和孙女婿送给我治病的,已经被我服下了,今天就算你把这里拆了也没有用!”

凤涛冷呵一声:“更何况他们也是根据合法的手段获得的,我就不相信光天化日你们敢把我们凤家怎么样!”

闻此,顾尘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诧异,没有想到凤涛居然这么硬气。

于梦眼神中都要喷出怒火了,对着凤涛怒喝道:“你...你说什么?千年参王被你吃了?!”

“对!现在是法制社会,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能怎样!”

凤涛丝毫不退让。

“好好好!”

于梦连说了三个好字,却根本没有被凤涛的气势震住,于梦在动手前就打听过凤家,现在整个凤家最出息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在经商的凤巳轩一家,一个是从军的凤煜。

今天自己带着军哥和胡老来这里就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吃定凤家。

“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们了,既然你吃了千年参王就准备好拿整个凤家来赔偿吧!”

此话一出,三人身后几百个保镖立刻冲了上来,把凤家众人团团围住。

凤家众人都被吓住了,根本不敢说话。

凤煜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了站出来,对着三人说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敢什么?!我可是江北军区的队长,现在给你们最后的机会,否则我马上通知军方。”

“哈哈哈,小子,一个小小的队长就敢在我面前蹦跶,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军哥怒喝一声,直接走上前,一脚踹出。

砰!

凤煜直接被踹翻,他想要起身反抗,却被几个保安死死的按在地上。

一个小小的队长在三人面前根本不算什么,只要稍微操作一下,凤煜就可以立刻停职。

“这....放开煜儿!”凤煜的母亲立刻上前阻拦,对着顾尘说道:“顾尘,这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别拖累了我们凤家!”

“对啊,于神医,你们要算账就找他们一家人,和我们凤家没有关系啊!”

“军哥,胡老,放过我们凤家吧!”

凤家众人都纷纷开口,打算撇清关系。

凤煜立刻挣脱几人的束缚,站起来翻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对众人说道:“你们等着,我马上让人过来!”

于梦不怒反笑:“好,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喊的过来什么人!”

这时候顾尘也走到一旁,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在江北凤家,遇到些麻烦,你让人过来解决一下。”

电话那头黑龙王微微皱眉,有些不满,这个顾尘怎么又到了江北,不过之前顾尘才答应了自己担任特训教官的事情,自己也不好拒绝,随即拨通了江北石涛将军的电话。

石涛之前受到了黑龙王的命令前往杭城云龙别墅参见温晁的寿宴,后来才得知了原来一切都是战神大人的命令,回到江北之后立刻调查清楚了所有的事情。

得知了顾尘就是堂堂华夏的护国战神,随即一直让手下注意关于顾尘的一举一动,这次凤家寿宴的事情他也知道了,正打算借此机会来巴结一下顾尘。

接到黑龙王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快到凤家了。

“黑龙王大人,什么?出事了,好,我马上到凤家了。”

石涛愣住了,自己还没有到凤家,就又出现变故了,要是战神大人有任何不满,自己这个将军的位置也别想坐稳了,焦急的对着司机吩咐道:“开快一点。”

“是。”

凤家大院,双方僵持着。

凤涛看着眼前的众人怒喝道:“这里是凤家,我看你们谁敢放肆!”

“爷爷,您别帮这个废物了,这些可都是大人物,我们得罪不起啊!”

“对啊,爸,又不是我们得罪的于神医,您就别参合进来了!”

虽然凤家众人都让他别参合进来,但是凤涛性子比较刚烈,现在又是在自己的地盘,怎么容得下这些人在自己面前胡来。

“都给我闭嘴,我们凤家没有你们这样的鼠辈,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神医么?我就不相信今天你们敢无视王法,再怎么说我也有几个老战友,今天我看你们谁敢动我!”

凤涛怒喝一声,随即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众人都愣了一下,难不成凤涛真的认识什么大人物不成?

“老高,我是凤涛,今天是我们凤家的寿宴,但是有几个人却带一帮手下来闹事.....”

江北军区,一位职位不低的军官接通了电话,凤涛是他的老战友,曾经两人的感情很深,也互相帮组合了很多,只不过自己刚才才收到命令,今天的事情自己不能插手。

“这....老凤,不是老哥不帮你,的确是得罪不起啊,你自己自求多福吧,日后我亲自来府上看看你。“

说完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

凤涛一愣,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凝重,他虽然老了,但是他不笨,从对方的话语中他知道,这次凤家恐怕真的得罪大人了。

凤家众人纷纷期待的看着眼前的凤涛。

于梦笑道:“老爷子,是不是给你的老战友打电话求救了?只可惜,今天就算是你把所有老战友喊到这里也救不了你!”

“来人,动手!把顾尘这个小杂种的双腿给我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