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无心急忙也使出了天阶武技,但是,唐史克那狂暴的恐怖不祥剑气,眨眼之间就瓦解了厉无心的防线,然后过半的余势尽数倾泻在厉无心身上。

顿时,厉无心鲜血狂涌,因为此时的他根本不能完全驱除那疯狂涌入体内的死气。

紧接着,唐史克的下一招已经攻到,不是天阶武技,而是一招快剑。

厉无心勉强挥枪防御,但是防线还没完全筑成就被剑气击中了,然后,身形像败草一般倒飞出去。

唐史克身形一闪,然后就出现在厉无心身后,接着灵剑接连拍出。

厉无心的双手双脚就被打断了。

下一刻,唐史克一把捉住厉无心的后颈,接着随手一甩,厉无心就像垃圾一样被仍到了地上。

“你的朋友已败,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要让我出手?”唐史克对着西门柔道。

西门柔没有回话。

“看来你是要我亲自出手了啊,那也罢,你们退到一边去,让我来吧。”唐史克说着,一剑挥出,五道恐怖的不祥剑气就攻到了西门柔身前。

面对唐史克五层的死之意境,西门柔瞬间由攻转防。

但是,很快,西门柔就节节败退,因为她不单境界远不如厉无心,就连实力也不如。

西门柔没有放弃,咬牙坚持。

一会之后,一道剑气突破了西门柔的防御,然后给西门柔留下了一个伤口。

没过一会,又一道剑气击中了西门柔。

嗯?

看着西门柔,唐史克突然心中一动,然后剑势更加紧逼了,但接下来都没有击中西门柔,只是不断撕裂着她的防线。

直到。

西门柔的防线被撕碎了大部分,无力重组的时候,唐史克才全力施展天阶身法去到西门柔身后,然后灵剑接连拍出。

西门柔刚准备转身的时候,就觉得双臂双脚一痛,然后灵剑就脱手了,紧接着,唐史克已经一手捉住了她的后颈。

飞到厉无心身边,唐史克一放手,西门柔就倒在了厉无心身边。

“唐师兄果然厉害啊,这么快就手到擒来。”

有人带头,其他人也纷纷称赞唐史克的厉害。

唐史克笑了笑,然后对厉无心道:“你现在可以说说你为什么一直针对我们溏膻宫了吧?还有,你那个朋友到底是谁?如果说了,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不然,那就只能对不起了。”

“哼。”厉无心冷哼一声,闭上了双眼。

“真的不说么?那就对不起了。”唐史克刚准备弯下腰的时候,某人突然道:“唐师兄,这应该不是他的真面目吧。”

唐史克的身体顿时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弯腰,接着伸手在厉无心的脸上一摸一撕。

顿时,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亮。

好美的一张脸!

“咦,难道是他?”一个白衣女子好像想起了什么。

“你认识他?”唐史克道。

“不认识,但是我以前曾经听说过,在伤寒城三会和黄钟城音乐大会上出现了一个绝世美男,其容貌可以跟当时的西门柔媲美。难道就是他?”

跟西门柔媲美?

唐史克等人都知道西门柔的美貌,而眼前的厉无心,确实不输给她。

“他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不过他当时好像是跟抱扑宗的方子轩在一起的。”

抱扑宗?

唐史克不由得想起了打败自己的秦箫,他就是抱扑宗的。

既然如此,那自己就找个机会擒住方子轩,既能问出厉无心的来历,也能小小地报复一下抱扑宗。

唐史克一边想一边看着厉无心的这张绝美面容。越看,唐史克就越不爽,他自问也是一个俊男,但是跟厉无心比,差距甚远,正如一般的美女和百花榜上的美女相比那样。

“哼。”唐史克冷哼一声:“虽然你是个男的,不过我想你也一定会很爱惜自己的这幅面容吧?如果你说出你自己的来历还有你的那个朋友,我给你一个痛快,不然,我就让你当一个被毁容的无面鬼。”

听到唐史克这个威胁,厉无心不禁大惊。因为正如唐史克所说的那样,厉无心不怕他折磨自己,但是,真的不希望被毁容,哪怕最后真要死在他手下也是如此。

“我叫仇牧天,我那朋友其实是我的一个前辈,叫张湖山,他有一个弟子,名叫方景春,就是他告诉我虎灵姬和花恋蝶的事的。而我之所以追杀你们的人,那是因为你们的人杀了我爹娘。”厉无心马上道。

“仇牧天?张百草?方景春?”唐史克等人半信半疑地看着厉无心。

“像他这样的强者,我们怎么会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是南火洲的人,并且基本隐居,别说是你,就连南火洲也没多少人知道他。”

唐史克看着厉无心,突然笑了笑道:“你骗我。”

“我没骗你。”

“有没有骗我,你自己心里有数,不是么?也罢,既然你不打算说真话,那就对不起了。只是可惜了这么一张脸。”唐史克于是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一个玉瓶。

“唐师兄,这人既然戴了面具,没准她也是。”某人指着西门柔道。

糟糕!

厉无心和西门柔同时暗自叫苦,但是,他们手脚都断了,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唐史克弯下腰取下了西门柔的面具。

顿时,唐史克等人再次觉得眼前一亮。

又一张绝美的面容。

“唐师兄,她是西门柔,西门家的西门柔。”某人突然惊呼道。

其实,不用这人提醒,唐史克也认出了西门柔,像西门柔这种百花榜第一的美女,又有几个人不认识呢?就算没见过本人,但是画像是肯定见过的。

“不对啊,西门柔此时不是应该跟着纯钧宫的李君玉回去纯钧宫的么?怎么会跑到阳窍关这里来的?李君玉呢?”

一提到李君玉,唐史克等人不由得拿着灵兵警惕地四处观望起来,生怕他突然出现在自己等人面前。

唐史克是自负的,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李君玉的对手,当年李君玉和曹依依在紫禁城的比武,他看过,那时候的他就已经比自己强了,这几千年过去了,他的进步绝对很大,而这也是为什么他路过纯钧宫那片区域附近,但是却不敢上门挑战的原因。

“西门姑娘,你不是应该跟着李君玉回去纯钧宫的么,为什么会在这里?”唐史克道。

“因为一点未知的意外,我跟君玉一起进来了,但却分开了。”西门柔平静道。

既然唐史克他们怕李君玉,那自己就搬出李君玉来,何况她这话其实也不算是假话,李君玉和冯江雪确实是和厉无心一起进来了这个阴窍关里面。

“未知的意外?什么意外?”

“可能是传送偏了吧,这种事又不是没可能的。而我又凑巧遇到了仇公子,于是就和他一起在这一带寻找君玉了。”

唐史克等人半信半疑地看着西门柔。

李君玉和西门柔一起进来了阳窍关,这并不出奇,如果李君玉真在这一带附近的话。

一想起李君玉那恐怖的实力,唐史克不禁眉头轻皱。

怎么办?

万一李君玉真在这一带,然后又找到这里的话,那自己可就麻烦大了。

“唐师兄,要不放了西门姑娘吧,反正我们也没对她做什么,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伤了她而已。李君玉外号君子剑,想来不是什么蛮不讲理之人。”白衣女子犹豫了一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