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开始,刚刚的获胜!

六容在这个时候一直查看着对方刚才刷礼物的人,发现这些人并没有说是刚刚的创建这个账号,而是很早就有了。

但是这些人并没有在之前的时候进行消费,所以才会给人的感觉他们不怎么出名,但是却又很突兀的表现了他们的能力。

因为这些人的突兀出现给很多的人也是带来了一些其他的一些想法,不过就算是这样大家的理解能力还是很高的,所以大家也就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更多的去做这些事情了。

所以大家除了在这里骂骂咧咧的说几句话之后很快就会把这件事情忘记。

虽然说这次的团战其实根本就没有花太多钱,但是拉卡公会这边有获胜的姿态来取得了这样的一个结果,这使得其他的人也是被人更加兴奋的感觉,因为之前的时候大家遇到类似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属于无能为力的状态。

可是现在居然因为六容这么的一个出手之后就要能够获得胜利,这实在是大家所没有想到的。

“六子,你怎么在客厅?方家的人呢?”

六容这件事情刚刚做完,还没有来得及休息的时候,然后就听到了门开的声音,就看到自己的父母从房间里面出来,看到自己之后便直接这样的问道。

六容听到自己的母亲问自己,然后便低声的说道:“他们几个一直都是休息,可能也是早上起得早可能有点累!我在这里忙一些我的工作上的事情,下午的时候咱们要出去。”

六容看着自己的父母,在这个时候在一旁的跟自己是这样的说话,当自己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们的动作也变得非常的低声起来,虽然说心中肯定不怎么怀疑对方在自己这里,但是既然已经来了,那么不可能真的是表现出那样的一个状态。

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大家都变得非常低声之后,那么也就没有办法再继续的聊天了。

有时候就是这样,如果你去做这件事情的话,那么就必须要表现的非常的正常,但是如果你不去表现这些事情的话,那你就会感觉很难理解。如此情况下,每一个人其实都有着自己很多的想法,而且因为这个想法根本就不可能会去打扰其他的人,所以在这个时候就只能是让大家必须的非常低声。

“六子,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住在这里的,那你晚上住哪里?总不会让你睡客厅吧?”

六容母亲听到了六容这样的一个说明之后,虽然说她不想再去谈这些事情,可是因为也有很多的想要说明的情况,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也就去问自己的孩子了。

这里的客厅内有三个房间,刚才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听到自己的儿子说要去哪里休息,所以就这个时候听到了方青妍的父母已经是都住在这里的话,那么晚上自己的儿子可就没有地方住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是非常的担心自己,毕竟钱是自己花的钱,到最后自己没有地方住,这就让他们老两口觉得这个事情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今天早上不是来了我公会的吗?所以我已经计划晚上的时候到她那边去,她那边只住了她和她母亲两个人还空一间房的!”

六容在这个时候很随意的给自己父母这样的一说,而在这个时候自己的父母就坐在了他的身边了,六容也把手机都关掉了。

虽然说手机关掉了,但是他的手机中还能收到的信息,发信息的人是苏然然主播。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六容是没有时间来和苏然然主播进行交谈的,所以他也就没有去恢复,而是周围和自己的父母好好的谈一下现在的这个情况。

“人家是一个女孩子呀,你住在那边怎么可以?”六容母亲在这个时候听到自己的儿子,这么说,也是感觉到非常的惊讶。

因为早上来的时候,虽然说第一波来了三个女孩,但是那肯定是没有办法去的,因为三个人肯定是把三个房间都占满了,而接下来就是来的那一个带着自己母亲去出来玩的那个女孩,如果说自己的儿子过去住的话,这怎么看都是不可以的。

毕竟人家已经是一个女孩子,怎么看都有点不是那么的好。

“我的妈呀,我是住她的隔壁房间,又不是去住她的屋子里面又怎么会不方便呢?”

六容在这个时候只能是这样的去说,因为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给自己的父母说,自己和阿凤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所以在这个时候只能是这么去说。

六容母亲听到自己儿子这么说之后,心里面也是想一想,觉得其实自己也是想的多了,所以说可能会让大家觉得这样的一个状态不是很好,但是现在是出来玩的了,住在隔壁房子又不是住在一个屋子里面,这就好比你去住酒店一样,每个人住的都是一个单独的房子,而不是说其他类型,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就不会在这件事上过多的去说。

“六子,我们这样贸然的去他们那边的话,会不会人家也不方便啊?你给提前说了吗?”六容父亲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六容的说辞之后,也是把自己的一些担忧的东西说了出来。

“放心吧,父亲,我刚才已经联系过了,是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只是一两天而已!”六容在这个时候给自己的父亲是这样解释的,因为方青妍他们出来玩,不可能是跟自己这样玩好几天的,所以只需要打扰对方两三天,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

如此情况的话,大家也就是能够很好的去了解这件事情,而不会因为之前所说的事情出现了问题,而去影响和干扰到大家了。

六容父母听到了六容这么说之后他们两个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而且现在也知道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六容看到自己父母这个时候这个样子便说道:“爸妈你们回去再休息一会儿吧,他们休息完还得一些时间,所以我们也不着急走,你们先过去休息,我过去到隔壁去看看,然后让他们也帮我把住的地方弄好,不然的话到时候也是个麻烦事儿!”

“行吧,那你好好跟别人家说,咱们是借助的,不要称好汉再多出一分钱!”六容母亲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看起来就好像是非常小家子气一样,但是作为一个正常人,她有这样的想法也是非常的正确的。

所以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六容也不会觉得自己母亲为什么会这么说,而是表现着自己知道该怎么做的,请自己母亲放心之类的话。

现在大家都在休息,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六容也就要离开这里到隔壁房间去。

六容看着自己的父母重新的进入到房间去休息,然后六容也是小心地离开了这里,走到了大门口的位置,来到了外面。

当六容出现在外面之后,然后就开始给阿凤发消息,在刚才的时候他一直是在忙着自己的工作,所以根本就没有给阿凤发消息,阿凤也不知道自己会在他那边去住。

虽然说在之前的时候阿凤也给六容暗示过了,说自己房间的隔壁房间是空着的,不过六容有想法的话,晚上的时候完全是可以过来的嘛,反正又不远,但是六容当时候并没有那样的想法,所以根本就没有要去的意思。

“在?”

“老板什么事啊?我不是刚从你家走吗?今天也没打算出去玩儿!”六容刚刚给阿凤发过去消息,然后对方就给自己进行回复了。

“方便的话今天晚上在你家住一晚!”

六容在这个时候只能是这样的给阿凤去发消息,因为自己的目的就是这样做的,所以他在这个时候去把自己的消息发出去之后,那么就能够这么的去做了。

看起来这句话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要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还是比较特殊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就是把这句话打出来了之后,那么就会给人感觉好像是带着某一点点颜色的感觉。

“啊,你真敢来?”

六容的话引起了阿凤的好奇,然后在这个时候它也带着不可思议或者是说不敢想象的那种感觉,然后这样去问六容,随着六容这么和阿凤直接发问。

“不过来不行了,我现在已经来到你家门口了,开一下大门吧!”

“老板,可是现在白天啊!”

“白天怎么了?白天也不能来你家了?”

六容因为你就是想要和阿凤去表现一下状态,所以这样说的话也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随着他这么说之后就会能够看得出来,此刻这个人的想法也是非常的多。

“嗯,我是不怕的,就怕你不敢让你爸妈知道,然后也就会被听到,我的叫声可是很大的!”

阿凤倒是表现得无所谓的样子,然后她一边打开了电动门,大门打开之后六容就直接走了进去就好像是回自己家一样,当了进来之后,阿凤的母亲在这个时候院子里面看到了六容便直接问道。

“小陆啊,你怎么过来了?”

“阿姨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和她的父母他们也出来玩,但是晚上的时候因为已经没有地方住了,所以暂时住在了我那边,我听说你们这边还空一间房子,可不可以让我晚上的时候过来住一下?”

六容看到了阿凤的母亲之后便这样的说道,他一边说一边表示自己的一个态度,阿凤母亲倒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人,虽然说是来自农村和六容的父母一样,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是表现的非常的能够理解这些东西。

“妈,没事儿的,这可是我们公会的老大是我赚钱的老板!”

“老板,你就住这边那个房间吧!”

阿凤先给自己母亲说了下,然后又给六容这么一说,阿凤的母亲在这个时候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自己的女儿是一个非常精明强干的人,所以她对自己的女儿还是比较放心的。

阿凤说完然后给了指定的房间六容就直接要过去,不过在这个时候阿凤去也是跟着一起进去了,现在所在的是一个院子里面,想要进到房间的话是要先进入到客厅里面的,而在这个时候阿凤的母亲还在客厅外面进行着散步,一样的踱步走动,所以他们先进来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六容进来之后,阿凤就指了一下那个房间边,同时在他耳边说就在自己的隔壁,听到这个六容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这毕竟是白天,阿凤母亲也在这里,总不能在这个时候真的就做出那种祸害人家女儿的事情。

六容其实也只不过是走过来直接看一下,他想要看看这个房间里面到底有没有其他的东西或者之类的,然后看过之后六容就来到了客厅,而在这个时候阿凤的母亲也是来到了客厅和阿凤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六容进来之后,便准备要和六容进行聊天。

虽然说她母亲知道自己女儿现在开直播的,但是她对这个东西并不是很了解,并不像是其他人那样真的每天抱一个手机去看直播之类的,所以她想要问一下这个男人他们是如何通过这样一个方式赚钱的。

六容在这个时候就是大概的列举了一下,然后提到了一个神秘的老板。

也就是说现在大家一起赚的钱几乎都是来自于这个老板,虽然说大家能够从其他人那里能够挣到钱,但是大部分还是来自这样的一个老板,对于此每一个人也都是非常的崇拜这个老板,不过这个老板比较神秘,目前还不知道他的具体消息是什么。

阿凤的母亲听着六容这么一说,之后也是对这个神秘老板表示非常的感谢,不过在这个时候就算是六容这样的人,对这个老板不是很了解,所以她也只能是通过现在所对话的方式来进行感谢,具体是什么根本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