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众同学都是难以理解,而霍伶儿则是瞪大了眼睛,满脸的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陈锋一脸惊讶,赵瀚海则是有些意外,至于柳长青则是眯缝着眼睛,面无表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啪啪啪”的掌声响起,柳长青满脸笑意的走了出来。

“他妈的,人不可貌相……倒看不出你还是一个取巧的高手。”

郑少阳等一些人本来下意识跟着柳长青鼓掌,此时听出了不对劲都是停了下来。

“呵呵,柳司徒,即便他有取巧的嫌疑,但你也不得不否认,他的心性非常人可比。”

赵瀚海回过神来,微微一笑说道。

柳长青冷哼一声懒得说话。

陈锋看出了众人的疑惑,淡淡开口道:“他曾经是十恶不赦的死囚,但在监狱一年已经磨灭了太多精气神,实力远不如当初……他还有一个十分致命的弱点,他的左腿在拒捕的时候被废了。”

众人恍然大悟,如周晓光更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至于赵韩海所说的心性不错,则是被众人自动忽略。

所谓心性,没有人,没有任何人会觉得自己的心性有问题。

沈前对此倒是无所谓,他只是想检验一下自己,目前来看效果不错。

就算七号囚犯再怎么被削弱,真实实力依旧是一段的初武者,就算知道弱点又如何,难道一般的准武者就能针对他的弱点吗?

只怕空有这个想法,也没有相应的能力。

柳长青大概也知道这其中的差距,因此才没有多说,甚至原谅了沈前强行帮霍伶儿出头而打乱了他原有计划的事情。

“哼!”

哼出一道鼻音的柳长青随手一弹,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便飞掠而至。

沈前伸手抓过,但手指却是一阵战栗……嘶,真疼,你一个高武者需要这么小心眼吗?

表面上沈前还是十分乖顺,直接问道:“这是?”

“一颗融元丹。”柳长青随意说道:“通关者的小奖励。”

融元丹……

沈前愣了一下,没记错的话,他好像已经有一颗了,就是那天从卫思鉴的实验室顺走的。

这东西对他好像有点没用啊。

“嘶,竟然是融元丹……”

“我没记错的话,这玩意得七八万一颗吧,还不一定买得到。”

“有此丹药,晋升武者的时候至少多30%的成功率,而且元气也会更凝实!”

周晓光嗤笑一声,打断了正在兴奋讨论的几人,“说的好像你们一定拿得到似的,你们有这个运气吗……另外,融元丹的市价在十万以上。”

沈前没有理会周晓光话语中潜藏的讥讽,他完全被后面一句话吸引了心神。

这融元丹竟然能卖十万以上?

那如果加上他原本有的一颗,岂不就是二十万资产到手了……

唔,不对,系统肯定也有融元丹的药方,只是不知道炼制的材料好不好找,如果找得到的话……

卧槽,分分钟上百万啊!

“多谢柳老师馈赠,大恩大德,来世再报!”

于是沈前很正经的向柳长青作揖。

柳长青微微点头,随即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只是他还没想明白,陈锋已经开口了。

“抽到九号的入场!”

周晓光毫不迟疑的亮出了纸条,然后率先走进了圈内。

“九号囚犯,劫机,杀二十一人,三月前逮捕入狱,修为初武者二段,七日后执行死刑,评估后大约还能发挥初武者一段中期左右的实力。”

陈锋漠然的念完资料,随即就解开了九号囚犯的束缚,任其不急不缓的走入了圈内。

与一眼就变态的七号囚犯相比,九号囚犯就要普通的多。

甚至于很多人都下意识觉得,这就是自家门口那个卖水果的,或者说那个扫大街的。

他的面相很老实,眼神也会寻常,就那么愣愣的站在那里,似乎还有些没搞清眼下的状况。

反观周晓光,则是一脸的斗志昂然。

连沈前都能侥幸过关,他觉得自己没理由做不到更好。

柳长青皱了皱眉,罕见的有些迟疑,似乎是拿不准该给九号囚犯怎样的许诺,或者说拿不准该不该让九号囚犯和周晓光死斗。

但周晓光显然已经等不及了,当柳长青还没出声的时候,他已经低喝一声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

陈锋等三人也根本来不及阻止。

周晓光在距离九号囚犯还有一米的位置高高跃起,一个堪称教科室式的鞭腿狠狠朝九号囚犯砸了下来。

九号囚犯似乎是被傻了一般,在这个过程之中一直呆立不动,任由周晓光的鞭腿砸落。

眼看周晓光就要一击得手,九号囚犯霍然抬头,他依旧没闪避,只是将手爪聚拢,直直的朝着周晓光的裤裆抓了过去。

快、狠、准。

极其轻微的元气波动甚至带起了剧烈的风,让周晓光宽松的运动裤变成了健美裤。

周晓光眼中有明显的慌乱闪过,他可以直接要了九号囚犯的命,但同时,他也可能变成无能。

于是周晓光强行收腿,想要改变进攻方向。

不得不说这一瞬间周晓光展现出了极强的基本功和高超的力量控制,竟是在无从借力的半空中硬生生改变了身形。

但九号囚犯的眼神骤然灵动起来,就像是看到了落入陷阱之中的猎物,他以更快的速度揪住了周晓光僵硬的小腿,随后狠狠一甩。

啪!

无比清脆的声响过后,周晓光被狠狠掼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和冲击使他四肢无力。

而九号囚犯已经欺身而上,一口咬向了周晓光的脖颈。

“救命……救我!”

周晓光惊恐之下控制不住的大叫起来。

时间恍若凝固。

一切都慢了下来,直到不知何时出现在圈内的柳长青捏住了九号囚犯的下巴。

九号囚犯兀自在疯狂挣扎,喉咙里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吼叫,即便柳长青卸掉了他的下巴他也没有丝毫改变。

柳长青不得不把他敲晕了过去,老体测馆内才恢复了宁静。

全场再度寂然。

所有同学都是眼神复杂,一是没想到周晓光竟是如此不堪,也被一招制服。

二是没想到其貌不扬的九号原来才是真正的恶魔,与之相比七号囚犯竟是如此可爱。

缓过神来的周晓光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出了多大的丑,他一言不发的爬起身来,连招呼都没打就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场馆。

只是临走前,他无比阴沉的看了一眼沈前。

沈前感觉很无辜。

不过他大概是在场的同学里唯一一个看出周晓光要被狠狠整治的人。

九号囚犯看似平和,但给沈前的危险感觉却直线上升。

此外,周晓光竟是如此托大,妄图以高空鞭腿这种简单粗暴的动作直接结束战斗,却忽略了对方明明比他更强的事实。

花里胡哨的动作,只能用来碾压弱者。

他明明一开始也看出了九号囚犯有问题,但就因为沈前之前赢得太轻松,好似给了他某种错觉。

不管怎样,在场之人都是心中五味杂陈,但同时也莫名轻松了下来。

连周晓光这么强横的天才都一招败北,我们还怕个嘚?

于是接下来的八场比斗充满了快活的气氛,甚至有两个同学超常发挥竟是赢下了比斗,这其中包括因为和沈前交换而占了大便宜的霍伶儿。

等十三场全部比完后,柳长青抬头扫了一眼众人,随即一言不发的离去。

而陈锋则是冷声道:“我对你们实在太失望了,下去各自反省,我希望下一次所有人都能赢。”

陈锋“干巴巴”的斥责自然也没起到什么实质效果,赵韩海和陈锋都不愿意再多说,各自离去。

集训结束后,沈前自然是躲不开了,只能到门口乖乖等着霍伶儿去厕所收拾一番再一起回家。

不过沈前走出场馆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柳长青。

他并没有走,就站在路边第一根路灯下,背对众生。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对方的第一眼,沈前就明悟,对方是在等自己。

于是沈前走了过去。

“你的心性确实不错,虽然天赋没有达到我的预期,但也勉强过关。”

柳长青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会把你列为考核的第三人,给你一个机会,但我不希望这种事再有下一次……否则,休怪我不教而诛。”

柳长青说完,没给沈前开口的机会,脚下一动便消失在原地。

沈前张了张嘴,也只得无奈的耸了耸肩。

他倒是没想到,他都已经展露了超过寻常准武者基线的实力,必然属于开窍武者,竟然在柳长青嘴中也只是勉强过关。

或许在对方眼里,三窍以上才值得正眼看待?

“沈前,我害怕,你送我回家吧,好不好?”在沈前思索的时候,背后传来了霍伶儿弱弱的声音。

沈前转过头,看着眼巴巴的霍伶儿,“我不是都替你打了吗,你还在怕什么?”

“我……我不是怕那个,我才刚拿了驾照,我一个人开车有点害怕啦!”霍伶儿亮了亮手中崭新的车钥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可我也不会开车啊……”

“你就在旁边陪我说说话就行,我主要怕我睡着了,”

“那我等会怎么回去?你家那么远。”

“我帮你打车!”霍伶儿马上说道。

“呵,我是在乎这点车费的人吗?”沈前十分的不屑,“主要是很浪费我回家学习的时间。”

“那要不然……我再给你点补贴,就当买你的时间了,一千怎么样?“霍伶儿歪着头想了想,就要去掏钱包。

“你在教我做事?”

沈前一挑眉,唬得霍伶儿不敢说话以后,才拿过了车钥匙,“算了算了,就当我可怜你吧,车停在哪边……哦,对了,你有现金吧?”

“有的有的!”霍伶儿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

龟速倒退的街景之中,百无聊赖的沈前看了一眼正在用二十分专注开车的霍伶儿,刚想开口询问她一下这辆价值超过八十万的五菱是怎么回事,手环忽然震动了起来。

沈前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迅速转头对霍伶儿说道:“我要接一个很重要的电话,你千万别出声。”

“哦。”

等霍伶儿答应之后,沈前这才接起了电话。

“为什么不接视频?”电话那头,一个清冷的声音飘了过来。

“哦,我还在回家的路上呢,外面有点黑。”

沈前说着把窗子摇下去了一点,让部分风声灌了进来。

“那怎么这么久才接?”丁一又问道。

“害,这不是风太大听不见嘛!”沈前又把窗子摇下去了一点。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丁一忽的问道,“你一个人?”

沈前看了看霍伶儿不知何时支棱起的耳朵,紧了紧耳边的手环,低声道:“嗯。”

“你回答清楚一点……一个人还是几个人?”丁一显然没那么好糊弄。

“一个人。”沈前只得再次哼哼道。

“说大声一点,我听不见你。”丁一的声音好似冷了一些。

“对,一个人!”于是沈前坚定而大声的说道。

丁一这才放过了沈前,两人又聊了一阵,沈前挂掉了电话,又悄悄擦了擦额头的汗。

霍伶儿不能再出现在丁一的任何“视野”之中,这是两人没言明但却有的某种默契。

“是谁啊?”霍伶儿狐疑的问道,“还有你为什么说一个人?”

“哦,是我堂妹,她问我明天去她家吃饭是我一个人去还是和父母去。”沈前随口解释道。

“哦哦,这样啊!”

霍伶儿信以为真,又接着专注的开起车来。

呵,战五渣。

毫无成就感的沈前也只能暗自感慨,这一千块赚得比想象的轻松多了。

把霍伶儿送回了家,正要打车回去的沈前手环再次震动了起来。

他开始以为又是已经睡了的丁一突击查岗,等拿出手环却很是诧异,因为打电话来的人是朱德勇。

“朱总,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沈前奇怪的问道。

“沈兄弟啊,我在去魔都的飞机上,信号不太好……有个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那天,在武道馆和你发生冲突……叫赵鑫吧?”朱德勇断断续续的声音响起。

“是,怎么了?”沈前脑补了一下,大概明白了朱德勇所问。

“我现在和北城店的店长在一起……知道一个消息……赵鑫有个很硬的背景啊!”

“嗯?”沈前表示了疑惑。

赵鑫的父亲赵广智混得还行,但也不算什么权贵之家,哪来的背景?

“他的大伯叫赵广涛,是……分局的局长,还有个堂姐在警武支队……我怕他报复你……小心,等我回来帮你想……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