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之后,李泽道那双瞪得滚圆的眼睛清楚的看到东皇灵儿以及东皇梅儿那张被绝对的恐惧以及绝望所覆盖的脸。

他还看到东皇灵儿以及东皇梅儿那硬邦邦的身体软倒在那雪地上,仿若那待宰的羊羔,静候着屠夫的刀子落在它们的脖颈上。

在之后,李泽道耳旁充斥着冰龙,冰雪蟒以及雪蛛皆发出尖锐恐怖的嘶吼声,那混杂在一起的嘶吼声,重重的击在了李泽道的魂魄上。

显然,这四只凶兽因为“分赃”不均,暂时所组成的联盟瞬间瓦解,新一轮的对峙甚至是大战再次展开。

一时间,李泽道若有坠入了无穷无尽的黑暗当中,周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他什么东西都也都看不到了。

当李泽道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那皑皑白雪之上。

两旁依旧是被冰封的崖壁,前后是那蜿蜒曲折没有尽头的通道,上方依旧被浓郁的白雾所笼罩。

远处还传来暴戾至极的嘶吼声,整个空间在那数道正展开强大对峙的气息的笼罩下,竟然微微扭曲着,那地面更是剧烈的摇晃颤抖,仿若正发生剧烈强震一般。

所以,他依旧深处雪渊之底,而且离之前所处的距离不是太远,因此还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四只凶兽对峙时所爆发出的恐怖气息。

有雪花正凌乱飘落,却又仿若情人之手,轻轻落在他那张苍白的脸上,所带来的那种冰凉让他的精神,微微一震。

李泽道坐起身来,想到什么,那张脸色难看至极。

他知道东皇灵儿跟东皇梅儿死定了,自责倒也没有,毕竟他并非是那么虚伪矫情之人。

他已经尽可能的去保护她们了,但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面对那种恐怖的凶兽,他即便动用了他最强大的手段……美男计,也无济于事。

伤感有一些,更多的是嘘嘘,毕竟一同经历过生死。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随后一点一点握紧成拳头。

这一刻,他极度渴望得到强大的力量,但是却也比谁都清楚,强大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强大也需要足够的运气。

倒在强者之路上的,大有人在。

因此李泽道虽渴望,却又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常心态,不让自己心生任何的急躁情绪。

深呼吸了一口气,李泽道站起身来,抬头看向头顶上方那浓雾。

依旧没办法捕捉到有关这只未露面凶兽的任何气息,但是他却是清楚这只凶兽一定就在哪里静静的看着他。

果然,那道轻柔悦耳的声音跟随着那雪花,轻轻飘落。

“我救你了,所以你得帮我一件事情。”

声音里没有丝毫的强迫威胁,就如同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已经收到那东西了,你就得付钱,就这么天经地义的一件事情。

李泽道没有矫情去指责对方为何不一同救东皇灵儿以及东皇梅儿,毕竟它压根就没有那义务。

当然,即便想救也没有那种实力。

不是谁都有能耐同时面对四只皆用归一境中品修为之上实力的凶兽的。

他服用了了一枚丹药之后,问道:“什么事?”

停顿了片刻之后,那道声音继续飘落,却是多出了一丝炙热:“带我出去。”

“嗯?”李泽道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得滚圆,万万没想到说这只凶兽竟会对自己提出这样一个要求。

当下不确定问道:“你说带你出去?离开这原始空间?”

“是的,等这片原始空间再次变得不稳定的时候,我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离开这里。”这轻飘飘的声音里那一丝炙热以及渴望更甚。

很显然,它等这一刻已经等太久太久了,就如同霸下一族一样,渴望活在阳光之下,而并非处于这暗无天日的原始空间里。

李泽道眉头皱了起来,问:“我应该如何做?”

他倒也没有怀疑这只凶兽的话,毕竟它没有撒谎的必要。

它说能出去就一定能出去,只是需要依靠他,而且怕是还得付出不小的代价方才能做到。

“该如何做你后面就知道了。”

李泽道没有多问,微微点了下头问道:“帮助你离开,我会魂飞魄散吗?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我很怕死。”

“魂魄会受损,魂飞魄散倒不至于。”

“等出去之后我自会送你一枚冰龙的丹核,自然保你无碍。”

李泽道心想若是这只凶兽撒谎,那该如何是好?

但是事到如今却也只能赌一把了,否则仅凭自己的这区区大道境上品巅峰修为,是万万没办法活着离开这雪渊的。

于是说道:“既然如此,我自会尽我所能,帮你离开这个地方。”

那凶兽显然知道李泽道心中所想,再次说道:“你放心,定保你无碍。”

李泽道心想你说什么就什么吧,反正本公子又反抗不了。

“这原始空间大概还有半个月光景,便会再次进入不稳定状态,所以咱们时间不算太充裕,你现在便离开这雪渊,前往那雪山吧。”

李泽道眉头微微一皱:“雪山?”

“到了雪山我自会告诉你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

李泽道微微点了点头又问:“听闻这雪域压稳不稳定,压根就没有规律可言,为何你会知道大概还有半个月,便会进入不稳定状态?”

“你如果在这雪域待久了,自会清楚为何我会知道。”

李泽道没在多问,这大概跟经验有关。

雪域稳不稳定,的确没有规律可言,但是在这里头待久了,也便能大概知道其大概什么时候会进入稳定期。

虽不是十分准确,却也能**不离十。

当下驾驭着魂云,在那浓郁白色雾气里梭着,朝着上方飘去。

因为这雪渊地步存在一道极其强大的吸附之力,因此这向上的魂云仿若被一只无形的手拉扯出一般,其速度极其缓慢。

远远看去,仿若一只正缓慢向上攀爬的蜗牛似的。

就在这时,李泽道清楚的感受到有一道强大气息将他连同那魂云包裹在其中,开始向上拉扯,上升的速度瞬间快了不少。

而且上去的这一路上,并未遇到任何毒虫兽类的袭击,可想而知这些毒虫兽类在察觉到那只不知名凶兽的存在的时候,怕是吓得脑袋都不敢冒出来了。

“你那琴弹得不错。”轻飘飘的声音在李泽道的耳旁缭绕。

李泽道眸子深处闪烁而起一丝浓郁的警惕,说道:“谢谢。”

若是在出现一个落花小姐那种极度有分量的狂热粉丝,李泽道觉得自己还是魂飞魄散算了,免得被那种恶心至极的口水淹死,被那种恶心至极的情话噎死。

“在弹一遍。”

这轻飘飘的声音里有着一丝高高在上的高贵,给人的感觉是,这不是询问你的意思,而是恩赐,让你弹琴是看得起你。

一般人听到此等强大凶兽如此要求,怕是要吓得赶紧弹琴,不敢有丝毫的忤逆以及懈怠。

但是李泽道却是将眼睛闭上,淡淡回应:“没心情。”

你妹的你以为本公子傻呀,你知道会不会变成第二个落花小姐?再说了,本公子相当不喜欢你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

那凶兽倒也不生气,更不勉强,回应道:“既然没心情,那便罢了。”

它也不是真的非听不可,权当是打发时间罢了。

想到什么,李泽道睁开眼睛,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是何种凶兽?”

“凶兽?我不是凶兽。”

李泽道微楞,不确定道:“不是凶兽?那是人?人妖?”

一般原始空间里,人类最少,人妖次之,各种凶兽则是最多的。

那声音里多了一丝萧索的味道:“人。”

李泽道微微点了下头,心想你别骗本公子了你怎么可能是人呢?是人都干不出来那种见死不救的事情好不好?

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声音响起:“而且跟你一样是从外头进来的人。”

李泽道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得滚圆,脑海剧烈轰鸣了起来,心神荡漾得极其厉害,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是人也就算了,毕竟这原始空间里孕育出人类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关键是,她竟然还是从外头进入的,她并非是这原始空间所孕育出的生灵!

惊愕之余,李泽道心想果然如此!

即便并非诞生于原始空间的生灵,在原始空间变得不稳定的时候,动用了某种手段,也可长留在那原始空间里。

李泽道忍不住问道:“等等,你不会是东皇家族的东皇乾坤吧?”

话音刚落,李泽道嘴角不受控制的扯了扯,觉得自己问了一个相当白痴的问题。

先不说此等如此细腻动听的声音压根就不像是一个男的可以发出来了,退一万步说,就算东皇乾坤说话的声音就是如此,他又怎么可能不救他那两个女儿的性命?

他又怎么不认识他的这个窝囊废儿子?

声音里多了一丝有些恼火的味道,似乎被当作是东皇乾坤,是一件十分耻辱的事情。

“你果然很愚蠢。”

“……”

李泽道眉头皱了起来:“听你这语气,你认识东皇乾坤?”

然后,李泽道嘴角抽得更是厉害了,他再次发现自己又问了一个相当白痴的问题。

这脑子是怎么了,怎么变得如此的白痴?难道被潜伏在东皇山庄的时候被东皇山庄里的那些人给感染了,比如唐山?比如东皇大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