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于强者,这是弱者的本能。

赵佶出关带来的气势实在太过浩瀚,深深地烙印进在场所有人的心灵深处,被他洪荒凶兽般的压迫力所降服。

只寥寥数人能够从心灵的震颤、灵魂的压迫中恢复过来,守住了本心,不为那泰山压顶的恐怖力量所左右。

“呼!”

祝玉妍、婠婠师徒两对视一眼,眼中除了深深的震撼之外,再无其他感**彩。

至于葵花老祖、童贯之流,却是大礼参拜,视为神人。

赵佶收起手掌,感受了一下体内狂涌的血气,努力镇压。

然后泡了个热水澡,沟沟缝缝搓洗感觉,便慵懒地半躺在椅子上,被单美仙母女战战兢兢地伺候着。

祝玉妍缓步走来,望着那打盹中的凶兽,汗毛都竖立了起来,精神的感知之中,似乎有一道血色火焰在他身上熊熊燃烧,要点燃靠近的所有事物。

“刚刚突破,血气未定,肉身未静,待三五日之后,一身血气收敛,便可复归平凡!”

赵佶眼睛未睁,淡淡说着,但喉咙里犹如金石相撞,迸发出来的声音犹如刀枪剑戟,刺人脑海。

“恭喜公子再做突破,这身实力,距离破碎虚空亦是不远了!”祝玉妍款款施了一礼。

赵佶坐了起来,让心灵时刻处于压迫中的母女两离开,压人心魄的眸子看着祝玉妍,笑道:“你那精神的波动无比急促,说说看,此来为何?”

祝玉妍避开那不可直视的眼神,莞尔笑道:“献道心种魔**给公子,助公子平定天下,一统魔道!”

“魔道之极,至高无上,直通破碎虚空境界的道心种魔,耳闻乃历代邪帝所掌握,你能从上一代邪帝向雨田手里得到吗?”赵佶可以确定,阴癸派不可能有道心种魔**。

祝玉妍妩媚一笑:“邪帝二十几年前便已飞升,但飞升之前,我却有缘与其一见,得其传授提取邪帝舍利内的元精之法。至于道心种魔**的原本,现在便在邪极宗内,邪帝四个弟子争夺了十几年,如今依旧僵持不下,可以图之!”

“那么邪帝舍利呢?道心种魔**、邪帝舍利、提取元精之法,三者合一,才是向雨田破碎虚空的力量。”

赵佶自然知道邪帝舍利在何处,而且知道邪帝舍利有多么重要?

所有的魔门高手,阴后祝玉妍、邪王石之轩、魔帅赵德言、邪极宗尤鸟倦等等,都对邪帝舍利有企图!

不但魔门高手有企图,以慈航静斋为首的白道高手,为防邪帝舍利被魔门高手得到,亦是一直在关注邪帝舍利的下落。

祝玉妍浅笑一声:“即便没有邪帝舍利,以公子的实力和悟性,也能取道心种魔的精华融入武道。若是一统魔道,这邪帝舍利必然会有人献上,到时候汲取舍利内的历代邪帝真元,必将破碎虚空,踏足玄之又玄的境界。”

赵佶带着莫名的笑意。

这是急不可耐希望我一统魔门,集齐十卷《天魔策》啊!

‘阴后,你有点急了!’

祝玉妍侃侃而谈,游说蛊惑,卖力争取说服赵佶一统圣门。

一番蛊惑之言,赵佶也弄清楚了邪帝舍利的来历。

邪帝舍利原本是第一代邪帝,为寻找一套有关医学的帛书,无意中于一座属于春秋战国时代的古墓内发现的陪葬品。

其蕴涵某种奇异的力量,经邪帝长期试验,得出一个惊人的发现,就是拥有吸取和储存人类真元和精气的奇异特性。

这发现实在是非同小可。

在魔门中,早传承有吸取别人功力的各种邪功异法。

但不论施术者如何高明,吸取他人真元只属辅助或暂时性质,从没有人能真的把别人数十年功力永久性的据为己有,并大幅和无休止地增加自己的功力。

就算能办到,由于真元本质的差异,只会是有害无益,动辄有走火入魔之祸。

比如逍遥派的北冥神功,那也只能汲取内力,碰到真元这种高等级的能量,就消化不了了。

较高明之法,是通过男女采补之术,吸取对方元阴元阳,姹女**乃是其中翘楚,但仍只是辅助性质,其中不无风险,非是上乘之道。

这一发现令邪帝欣喜若狂,经多年钻研,终创出一种把元精注入晶球的方法,那时他离大归之期不远,遂在临终前把元精尽注球内,并嘱下一代邪帝找出提取球内元精的方法。

自此,那晶球被命名为“圣帝舍利”,而白道称之为“邪帝舍利”。

从此以后,历代邪帝,只要非是横死者,临终前均依遗训把真元、元精注进舍利内,这亦成为邪极宗历代宗主所选择的辞世方式。

至于如何提取舍利内的元精,则仍是一筹莫展。

直至向雨田出世,以天纵之才,修炼道心种魔,悟出提取舍利元精之法,邪帝舍利成为正邪两道争相夺取的宝物。

对于这种宝物,赵佶自然是很有兴趣的。

那邪帝舍利之中的元精,并不能直接提升修为,却可以增加人的“生命本源”,固本培元,提升潜力。

就好像一个人原本只有“函谷八友”级别的武道潜力,便是给他们最上乘的绝学,也最多能提升至“天龙四绝”的境界。

可如果得到了邪帝舍利中的历代邪帝真元精气,那么潜力提升之后,勤修苦炼之下,说不定就有望能和扫地僧搭搭手了。

邪帝舍利的功效便是如此强大。

可其实赵佶自己,对邪帝舍利的需求,并不是那么迫切。

奈何她女人比较多,得手后培养一位枕边人,那也是极好不过。再说,邪王石之轩的精神分裂症也需要邪帝舍利来治。

“不知公子意下如何?”祝玉妍嫣然一笑,感觉自己能够说服他。

没有人能够抵挡道心种魔**和邪帝向雨田传承的诱惑。

也少有人能够抵挡祖孙三代的诱惑!

赵佶点了点头,他早有计划,肯定要集齐《天魔策》,观看道心种魔**,于是慵懒道:“既然如此,三日后便去蜀中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