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政御半蹲在轮椅前,听完慕安安的分析,表情有些松动。

但还是免不了担心的说道:“克里斯这个人就是一个变数,让他加入67t,太冒险。”

“阿御,你就答应我嘛。”

慕安安仰起头,双手抱住他的脖子。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也知道你的顾虑是对的。

但是,以目前这种情况,我若不抓紧弄清楚,克里斯究竟在这里扮演什么角色的话,往后不论是67t的研究,还是我这个所谓的女王,都可能面临更多未知的危险,不是吗?”

慕安安完全在犯规撒娇。

宗政御顺势揽住慕安安的腰,皱了皱眉,说道:“办法有很多。”

“但都没有这个办法见效快!”

她凑上去在宗政御的脸上,左右各亲了一下,最后又将脸凑了过去,鼻子贴着鼻子蹭了起来。

“御叔叔,你就答应我嘛!有你在我身边,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你都会保护我的,我有什么可怕的?”

“御叔叔、阿御、小御御……”

慕安安一连叫了好几个称谓。

宗政御表情终于松了松。

抱住慕安安的两只手,在她腰上轻轻的捏了下。

宗政御无奈又充满宠溺的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一旦克里斯有什么异动,我会立刻除掉他!”

“好!”

慕安安用力亲了宗政御一下。

宗政御眼神暗了暗,没有像之前一样,霸道的索取更多的亲吻。

而是站起身子,一边推着轮椅,一边说道:“时间很晚了,我们回去休息。”

慕安安心觉奇怪,但也只是一闪而过。

深夜。

慕安安一个人站在空无一人的高速路上。

她疑惑的呢喃道:“我怎么会在这里?阿御呢?”

转头四处看了看。

四周一片昏暗,连个行人车辆都没有。

这时,一道灯光从远处亮起。

慕安安转头看去,就看到一辆警车,朝着这边快速驶来。

那是……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警车忽然失控,朝着山崖边快速撞去。

“嘭!”的一声巨响。

马路边的安全栏被撞破。

“不!”

慕安安大叫一声,想要冲上去。

却怎么跑也没办法靠近。

最后,她眼睁睁的看着那辆警车掉入山崖。

“不,不可以!”

慕安安又是一声惊叫。

眼睛一睁开,却发现什么高速路,什么车祸,都不见了。

此刻的她,就躺在床上,全身都是汗。

她想坐起来,却做不到。

因为,她的双腿依旧没有知觉。

“安安。”

宗政御听到动静,从沙发那边跑了过来。

他下意识的抱住了慕安安,却见她流了不少汗。

于是,他忙又去浴室,端了一盆温水过来。

一边用湿毛巾帮慕安安擦着,一边问道:“做噩梦了?”

慕安安点了点头。

“我梦到今天的车祸现场了……”

宗政御动作顿了下。

接着,他继续帮慕安安擦了擦脖子上的汗,说道:“很快,我会帮你找出真凶!”

慕安安闭上眼睛。

缓了一会儿,终于将情绪彻底从刚刚的噩梦中抽离出来。

再次睁开眼睛,她想到了刚刚宗政御从沙发那边跑过来的细节。

她问道:“阿御,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在床上睡?”

“我最近感冒了。”

说着,没忍住,咳了一下,“咳!”

宗政御随即退开了身子。

慕安安面露担心,“阿御,你……”

“没事,只是小感冒。”

宗政御摆了摆手,见小孩这副担心的模样。他故意调侃的说道,“不过,你现在是67t研究的关键人物,可不能传染给你了。”

慕安安皱了皱眉,不大开心。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七爷、安安小姐,月天赋出事了!”

月天赋?

那不是卓然夫人跟威廉王爵的地方吗?

没等宗政御发话,慕安安直接问道:“出什么事了?”

罗森汇报道:“月天赋发生大火,并且,威廉王爵就在里面,一直没出来。”

威廉王爵?

慕安安与宗政御对视了一眼。

不用她多说什么,宗政御直接抱起她,往门外走去。

在赶往月天赋的途中,罗森打开了车上的显示屏。

“七爷、安安小姐,这是我们的人,从月天赋那边传回来的一段录像。”

说罢,罗森点了播放。

画面中,威廉王爵将一桶又一桶的透明液体,泼向四周围。

最后还扛起一桶,直接往自己的脑袋上倒下。

他将空桶扔向一边,身子有些摇晃的将一根火把点燃,随手一扔。

顷刻间,火光滔天!

威廉王爵抱着卓然夫人的遗照,站在镜头前。

夜色中,火光照得他的脸有些发亮。

他看着镜头,笑了。

带着一种决绝和悲凉……

看到这里,慕安安让罗森把视频关掉了。

她的脸色有些沉重。

“停车吧,不用去了。”

罗森微感诧异。

但宗政御明白慕安安的意思。

他直接对罗森下命令,“你去处理好月天赋的大火,记住,对外封死消息,z国不可再出现这样的新闻。”

“是。”

罗森立即去办。

宗政御坐在慕安安旁边,不询问、不打扰,就这么无声的陪伴着。

慕安安看着窗外的夜色。

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视频中的威廉王爵,看起来是不是很疯狂?其实,我潜伏在月天赋那段时间,就曾见过一次。

那晚的月色就跟现在差不多,被厚重的云,挡住了大半。威廉王爵喝醉了,一直在喊卓然夫人的名字。”

想起那晚,威廉王爵对卓然夫人的告白。

还有刚刚视频中,他在大火中,面对死亡的决绝……

慕安安双手紧了紧,忽然有些难受。

宗政御感觉到了她的情绪,默默的伸出手,覆在她的手背上。

慕安安继续说道:“我感受得到,威廉王爵对卓然夫人的感情很深。即便最后他选择了站在卓然夫人的对立面,也从未放弃爱她。

现在,卓然夫人走了,他就连活下去的勇气,也没有了。”

宗政御握紧她的手,无比认真的说道:“我们两个人,永远不会走到这一步。”

慕安安闻言,转头看向他。

静默对视几秒,慕安安回握住他的手,微笑道:“我知道。”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