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先帮我问问嘛,如果他不同意,我再提,如果他同意了,我还能省一个条件呢。”

程晴晴立即恳求的望着古叔。

古叔点头:“好,我问问,房间已经收拾好了,程小姐,你早点休息吧。”

“明天要我做什么?”

程晴晴好奇的问。

“早上检查身体,下午领结婚证。”

古叔好意提醒。

“好,明天见。”

程晴晴点头,古叔便离开了,还替她把偏厅的大门关上。

程晴晴呆呆的站在客厅里,虽说这是偏厅,可却是比她以前住过的任何家还要富丽堂皇,一切看上去都很复古,但却很考究,一景一物,一桌一椅,都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奢华。

程晴晴愣了好一会儿,快速的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厉青延的名子,这一搜,就跳出了很多关于他的消息,原来他是一家大型企业的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很多关于他商业的事迹,但却没有一张他的照片,非常低调神秘。

程晴晴俏脸凝着,她跟这个厉青延,真的算夫妻关系了吗?

连生孩子都需要试管,他不是不行就是取向有问题,听说男人要是喜欢男人的话,就对女人的身体极为反感,当然,程晴晴觉的,这两个可能性都很大,一是他那方面不行,二是他可能喜欢男人。

年纪大了,他身份又高,为了不让外界乱说坏话,就娶一个女人为妻,堵住悠悠众口。

程晴晴理清了这层关系,她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乱叫,她饿了。

她打开房门,朝走廊走去。

古叔正坐在客厅看书,看到她过来,立即询问:“程小姐有什么需要吗?”

“古叔,有吃的吗?

我晚上还没吃饭。”

程晴晴小声的问,很拘束。

“我让人送过来,对了,程小姐,晚上八点过后,你尽量在偏厅活动,先生随时会回来。”

古叔微笑的提醒她。

“哦,抱歉,请问我能电话联系你吗?

家里有座机吗?”

程晴晴这才发现,自己在这里,是要守很多规矩的。

“有的,我已经贴好标签了,你自己过去看看。”

古叔点头告知。

程晴晴立即返回偏厅,就看到座机上写清楚了电话号码,其中有一个是写着厉青延的名子。

程晴晴走到窗前,往旁边二楼看了看,二楼的最左侧亮着灯,这么说来,厉青延现在是在家的,可她来了,他却一眼也不瞧瞧。

这算什么事啊,明天就要领证结婚了,他对自己一点也不好奇吗?

万一自己长的不合他味口呢?

他就不挑一下?

这桩婚事,程晴晴很满意,她要嫁的男人,优秀出色,还不挑食。

有个佣人端了晚饭过来给程晴晴吃,程晴晴吃完,就把碗筷收拾干净放在桌上,然后上二楼去休息了。

二楼一个卧室,一个客房,还有一个大型的衣帽间,衣帽间里,并不是空空的,反而摆了很多女性的衣物珠宝手饰。

“我的天哪?”

程晴晴大开眼界,看着这些价值不菲的衣服包包,她连摸都不敢用力摸,生怕摸坏了。

“这些不会都是给我用的吧?”

程晴晴眨了眨眼睛,心里嘀咕着。

“一年也穿不完啊,这位厉先生还真是大方,相信他人品一定很好。”

程晴晴喃喃自语着,就看到卧室旁一个大型的浴室,里面装修豪华,应有尽有,简直就像是女人的天堂一样,厉青延是打算把她当金丝鸟一样关在这里吗?

她在浴缸里放了水,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澡,就扯了旁边白色的浴袍披着,跌进了柔软的被子里,这不会是梦吧?

她用力的掐了自己一把,疼的她低呼出声,这不是梦,是真的。

乔安安跟洛北渊的关系处在暧昧的边沿,乔安安发现,一天没见他,就魂不守舍,茶饭不思了,这可怎么办?

相思入骨了吗?

洛北渊是不是也一样在思念着她?

又或者,自己相思的更加严重?

妈妈已经同意她跟他交往了,所以,乔安安胆子也慢慢变大了。

下了课,她就会跑到他的公司去,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她会帮忙整理一下洛北渊的办公室,然后洛北渊会准备一些工作相关的资料让她去做,去看,乔安安头脑还算灵活,有些东西,她很快就看懂了,有时候,也会跟洛北渊讲讲自己的想法,洛北渊只是含笑望着她,耐性的听完她的话,再做补充。

“安安,我上次跟我妈说,要回家一趟,你……这个星期六有没有空?”

洛北渊突然开口问她,深幽的双眸充满了期待。

乔安安浑身一颤,这是要……见家长了吗?

“我……我当然有空了,只是……你真的要把我带回家啊?

我们交往也才两个月。”

乔安安简直不敢置信,会这么快跟他去见家人。

“两个月也不短啊,再说了,如果我不带你回家,你要怎么了解我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的?”

洛北渊握住她的手,将她轻轻的拽入怀里,双臂有力的环着她,薄唇附在她耳边说道:“你想不想跟我回家?”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热息,喷在了乔安安娇嫩的耳朵处,她浑身犹如被电了似的,整个人都是麻麻的,大脑也处在空白之中,哪里还有心思去回答他的问题,只愣愣的看着他。

“不想吗?”

男人见她发怔,立即有些忧伤的问。

乔安安猛的醒过来,赶紧点头:“想啊,当然想了,如果你愿意带我去,我一定去的。”

女孩子温软的声音,听上去糯糯的,还带着一抹欢欣和娇气。

洛北渊的内心,像被这种音色给震住了,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很喜欢这种又软又糯的女孩。

他忍不住的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薄唇堵住了她的唇片,清甜的滋味,令他无法自拔。

乔安安微仰着头,感受着男人的浓烈爱意,她突然理解了母亲当初的心情,如果母亲也像自己这般深深的爱上一个男人,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真的会没有勇气活下去的。

“怎么了?

怎么在发抖?”

洛北渊吻着她,几乎沉迷,可就在刚才,他握着她的腰,却发现她冷不丁的打了几个颤意,他瞬间停下一切的动作,关心的问她。

乔安安立即摇摇头,将内心那一抹不安压下去,不会的,洛北渊不会把自己推开的。

“是不是……刚才我吻你,让你感到不适?”

洛北渊以为是自己的问题。

可事实上,的确是他的问题,却不是因为他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