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时间,一方残破的大宇宙。

“永夜世界发生变故了……”

“怎么可能……从未见过的白银之主……究竟从那里冒出来的。”

“该死的……该死的……最后的二十年……为何发生如此大的变数。”

巨大石像表面浮现出了无数道的裂纹,有些想要逃窜的冲动了,全新的白银之主降临,而且还是一尊极位之主,难道是从至高宇宙降临的。

可这也不对啊!

至高宇宙,怎么会有白银之主降临这片偏远的宙域。

难道是原生的白银之主,但这不可能啊!

白银之主的成就,需要位格,而且一尊极位白银之主的诞生,将会映照这片宙域,谁能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

——

一方寰宇为盘,天地为子的界域,一老者与一少年对弈,同一时间,老人与少年对视,皆是难掩对方眼中惊骇。

“变数……混沌,事情有变,大变啊!”

“太上,全新的白银之主,并非奇迹位格产生的白银之主,这究竟来自何方?”

“混沌,不知,不知,老道亦不知啊!此翻变数是好是坏,老道亦说不上来。”

“太上,既然不知好坏,那就尝试接触,若肯加入吾等阵营,便是算她识趣,若是不肯的话,那便抹杀!”

“混沌,一尊极位白银之主,岂是那么好杀的,不知其来历与背景,暂时不要妄动为好,以免生出不必要的因果。”

“太上,不要在伪善了,当年内乱之时,你这位诸夏人族道祖,可没少杀诸夏人族,如今你却妇人之仁了,我们现在是黄金人族,不管你认不认,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这些年诸夏人族被吾等死死按在彼岸界海另一端,那位女帝一直想要真身跨海过来,统御这部分的诸夏人族,差一点就让她成功了,如今出现未名的白银之主,你想退已经没有资本了。”

“混沌道友,老道做的事情从不后悔,这个全新的白银之主诞生的太奇怪了,没有一点征兆的出世,我们在布局的同时,只顾着奇迹侧的位格,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太上,你有话直说!”

“混沌道友,老道也说不上来,就是有一种感觉,暗处还有一股势力出现了,一个我们注视了很久,却又不得不警惕……的存在。”

“太上,这是真实的历史,谁能在这里篡改,你别说是混世魔王,就凭他一个历史中游荡的孤魂野鬼,一个随手可碾死的虫子。”

“混沌道友,不要小看他,千万不要小看他,最近八十年你可见混世魔王出世过,越是没动静,越是得警惕,如果这尊全新的白银之主就是他的人,如果这个白银之主背后代表的不至一个呢?”

“太上,你该不会想说短短八十年时间,混世魔王推演出了一个终极体系,晋升白银之主的体系吗?水二爷的命运剧本都不敢这么写,还有能比这更扯的事情,他混世魔王只是一个孤魂野鬼而已。”

“混沌道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没与混世魔王接触过,若你真的当他是孤魂野鬼,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自梦境世界消失,已经避开了我们的侦查,如果他是去了鸿蒙祖殿……”

“太上,这不可能,鸿蒙祖殿附近拥有吾一道分身,无论任何人靠近都不行,如果那个孤魂野鬼真的去了,一定能够窥视到。”

“混沌道友,老道很不安,真的很不安啊!这位全新的白银之主,老道宁可她是来自至高宇宙,也不愿她与混世魔王有关系?”

“太上,该当心的不是我们吧!彼岸界海那边岂不是更担忧,那位黑暗女帝陛下,难道不比我们更急……”

“混沌道友,言之有理,那我们继续下棋。”

“太上,正当如此!”

——

彼岸之巅,无尽黑暗之海,不知多少遥远的天地之极,赫然一方古老的大宇宙浮现,黑暗深邃没有一丝光的宇宙深处。

一方巨大的黑暗王座矗立其中,端坐着一道拥有漆黑长发,身穿玄色长裙的绝美女子,当她睁开眼眸的瞬间,似有日月星辰,无尽世界,更能洞穿长河,遥望亘古彼岸。

“全新的白银之主……”

“是谁?”

“查!”

漆黑幽暗的宇宙极巅,回荡着王座女子的声音,充满了霸道与威严,似让整个宇宙都为之颤栗。

“陛下,查不到,非宙域诞生,应该来自外宇宙!”

“还有一件事情,混世魔王的气息消失了,第三架构的一切也消失了。”

“他们重启了历史,我们诸夏多年的布局崩溃了。”

此时,一尊面白无须,无比儒雅随和的中年人出现,如果荒老魔在这里的话,将会发现他就是圣师千龙。

“终究……还是败了吗?”

“诸夏人族的未来……依旧只能靠我们了。”

“混蛋家伙……你真的消亡了吗?”

“朕不信!”

黑暗王座的女子瞬间站起来,漆黑眼眸似能跨越万千岁月,降临无尽彼岸之巅。

“陛下,吾一直有一个问题,他究竟是谁?”

“吾等诸夏人族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一位存在,可他却为了我们诸夏人族拼上了一切。”

“陛下,纵然他消亡了,我们诸夏人族不能忘记他。”

千龙微微的叹息一声,虽然不愿意相信,可是不得不相信,混世魔王绝不会单纯为了喜欢女帝,而会真的付出这么多。

“老师……谁说他不是诸夏人族。”

“他不仅是诸夏人族……还是我们所有人的王。”

“诸夏人还能续存……就是他的牺牲与付出……”

“朕不信他就这么消亡了,历史可以重新撰写,但他绝不会消亡,唤醒所有人!”

“备战!”

女子再度坐在了黑暗王座之上,表面是冷酷无情,可内心充满了悲伤。

混蛋家伙!

你真的消亡了吗?

明明你可以回来的,只要你回来就能拿回所有的力量,可你却要去寻找一条能让诸夏重新崛起的路。

朕宁可不要崛起!

混蛋家伙,朕不许你死,给朕活着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