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当时只是觉得那小子,体型与他差不多,长得也算还可以,这才让那小子留下,毕竟,他林大爷就算要乔装打扮,变换一个模样,也不可能去主动变丑之类的。

“废话,你小子想赖账?

牛三眉毛一挑,立马凶神恶煞的瞪着他,抓住他胳膊的手,也变成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子,恶狠狠地盯着林昊,似乎今天不要到欠账,誓不罢休!林昊一阵无语,咂摸一下嘴,随手从储物袋内,拿出一大把的丹瓶:“这,界晶我是没有,要不,用这些东西来抵账如何?”

“药液?”

牛三一怔,一伸手就从林昊手中夺走一大把丹瓶,还拿出其中一个放在鼻下嗅了嗅,诧异盯着林昊,“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灵药,难道是林大爷赏……”牛三话没说完,一旁与他们一起赌钱,穿着一身执事袍的中年执事,突然就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林大爷,恭迎林大爷,小的该死,居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林大爷来!”

紧跟着,那护卫头子也是愣了一下,而后急忙跟着跪下,一时间,场间两个职位最高的,居然齐齐朝着“钱明”跪拜,让周围一帮人都陷入了蒙圈之中。

尤其是正揪着林昊领子的牛三,更是被这两个人唬的一愣一愣的,手里还抓着药瓶,错愕的扭头乱看:“林大爷?

在哪在哪,我怎么没看见?

林昊瞧他一眼,颇觉这帮人有些好笑,不由得看一眼率先跪在地上的中年执事:“怎么,王执事他们,这么快就把我登船的事情告诉你了?”

之前王执事说过,会吩咐船上的杂役护卫们,让他们好生伺候着他林大爷。

却不想,那王执事办事效率这么快,这个在这里赌钱的中年执事,竟然已经收到风声了么?

而听到林昊问话,那王执事就更加确定了,急忙朝着地上磕了个头:“小的该死,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林大爷,竟然等到林大爷拿出这么多药瓶,才反应过来,还请林大爷恕罪!”

那护卫头子也急忙跟着磕下去:“我等,我等不是存心在此玩赌戏,并非玩忽职守,林大爷恕罪啊!”

哗啦啦一声乱响,却是牛三手中的一把药瓶,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而此时的牛三,则是呆呆看着眼前的“钱明”,抓着“钱明”衣领子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林……真是林大爷?”

噗通一声,简直如同闷雷,牛三猛地跪了下去,直接就哭了出来,朝着林昊猛烈磕头:“林大爷!林大爷饶命,牛三不是有意的,牛三不知您是林大爷啊!!”

“行了行了,都起来吧。”

林昊好笑,他并没有生气,相比起这帮人跪在这里请求他恕罪饶命,他还是更喜欢,看到这帮人方才那嘻嘻哈哈赌钱时的样子。

“我的身份,在这船上就是钱明,你们这些个在场的都记住了,谁要敢将我的身份泄露出去,有一个算一个,一人泄露,全部死光,都听懂了?”

剩下的一帮人,顿时也哗啦啦的贵了一片,忙发誓承诺绝对不会外传一个字。

“行了,你们家小姐出发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在她出发之前,你们这些家伙,立刻随我去办一件事情,办的好了,我就当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要是办不好……”“林大爷放心,凡是林大爷吩咐之时,我牛三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牛三急忙就磕着头表忠心,剩下的人也无不如此。

林昊看看这些人,点了点头,看来,那搬空酒库的事情,虽然风头算是过去了,这些人,也还是没有忘记他林大爷的威严么。

“那就随我走吧。”

林昊顿了一下,指指地上的一大把丹瓶,“这些东西,尔等就分了吧。”

说罢,林昊便转身离开,剩下的牛三等人,几乎是震惊的看着他的背影。

好半晌之后,牛三才咕嘟咽了一口唾沫,急忙从地上的一大把药瓶里,拿出来两个塞进自己怀里,而后炫耀一般朝着身后一帮人笑道:“怎么样,我牛三可骗过你们?

跟着林大爷混,好处绝对少不了!!”

说罢,牛三就急急忙忙朝着林昊追上去。

剩下的中年执事和护卫头子,以及一帮护卫和杂役,也无不激动地面红耳赤,急忙将地上的药瓶互相分了,然后急急朝着林昊追上。

不多时,他们就知道了林昊要让他们干嘛。

却是要让他们,在魔虎长老仅剩的两坛子酒里撒尿,谁尿的多,还另有赏赐! 一帮普通杂役和护卫战战兢兢,唯独牛三两眼发光,听了之后几乎没有犹豫,甚至还当场从厨舱里搬来一大缸水,他一个人就喝了半缸,酝酿了片刻,几乎将那原本只有七成满的酒坛子,尿了个满满当当!林昊对他十分满意,随手又赏了一个小药瓶,这些药瓶,都是他专门准备用来赏赐这些下人的,都是用他炼制出来的低阶丹药,勾兑而成的药液,价值算不上多么惊人,但药效对于牛三这些修为不高的护卫杂役来说,却绝对是珍贵无比!而眼看牛三又得了一瓶药液,剩下的一帮人,尤其是那中年执事和护卫头子,几乎是疯了一样上来抢着喝剩下的半缸水,酝酿尿意,而没抢到水的,直接就对着第二坛酒肆意挥洒膀胱精华。

不多时,此地除了原本剩下的两坛酒之外,竟然还多出来两坛尿,搞得林昊都不好意思了。

原本他只想,让魔虎长老喝酒时,不知不觉喝掉牛三这帮人的尿水,却不想,这帮人居然直接就搞出来两坛子一点酒都没有的纯粹膀胱之精华!如此一来,怕是魔虎长老一开酒坛,就能被那坛中精华的味道给熏得晕死过去。

不过,管他呢,他如此做,本来就是要恶心恶心这个老东西。

也就是他身上有伤,若是身上无伤,还用得着如此恶心那家伙?

以他的脾气,绝对会直接杀上大船,当着吴家少主那些人的面,一巴掌扇死那老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