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茵茵说道:“老汉儿单身这么多年,也不接触外面的女人,我寻思着给他找个伴,在婚介所报了名。可是你别看老汉儿性格沉稳,其实心里挺害羞的,说什么也不肯去,我想你陪他一起去,给他壮壮胆。”

见乐亮面带笑容看来,王皓面色通红,说道:“这丫头,瞒着我去报名,我其实不想的……”

乐亮笑道:“王叔,您单身这么多年,也该找个伴了,茵茵她是为您好,希望您身边有女人能陪您说说亲密话,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乐亮现在也是喊着茵茵,王茵茵没拒绝之意,王皓也没在意。

“是啊!老汉儿,您每天看我不烦啊?只要谁对您好,我就承认她是我妈。”王茵茵向着乐亮挤挤眼。

乐亮又说道:“王叔,我陪您去,帮您看看,一定要给您找个好老婆,给茵茵找个好妈。”

“我……我真没想过,还是不要了吧!”王皓遇到这事,有些乱了分寸,不知该怎么说好。

随着乐亮和王茵茵双管齐下,一起开劝,王皓最终还是点头,答应去见见。

当天晚上,乐亮去了那对母女家,小燕见到他,目露出亲切之色,女人也是面有温柔之色。

她们已知道今天发生的事,金身投资公司大受损失,被全面查封,其下爪牙一个个地都被抓了,高利贷什么的本就不被允许,她们因此解脱。知道一定是面前这男人做的,她们都是极为感激,对待乐亮,就有了对亲人一样的热切。

乐亮也是知晓女人叫穆姝慧,今年四十岁,曾经是一家私人学校的老师,是硕士文凭。因为丈夫举债做生意亏本,还不起高利贷跳楼,她自己又生了这个病,无法再教学,被逼之下才做了这种事。

小燕叫艾云燕,十六岁,本是上初三,因此辍学在家,羞辱地替妈妈拉着皮·条。

乐亮再次给穆姝慧按摩肺部,驱除那里的炎症,改善身体的体质。

“好了,明天我再来,按摩两次,乏力的特征已是得到明显改善,可以多活动活动,吃些好的,增加身体的抵抗力。”

“谢谢!我……我们该怎么报答您?”穆姝慧垂首问道。

“不用……穆姨,不要再去做那种事,活出精彩的自己,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乐亮微笑说道。

穆姝慧抬头,用力点头,她现在已对生活再度充满了信心,这是乐亮的人格魅力影响到她,让她知道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

“小燕该返回学校了,争取考上最好的高中……这是一万块,先拿着用,让小燕去上学!”乐亮又递过来一万元,他知道母女俩现在生活还没着落。

“不,不,您已经给我们最大恩惠,我们实在是还不起……”穆姝慧连忙推拒。

“拿着吧!你的身体太差,小燕现在也是营养不良,你们要多补一补……还有小燕需要钱去上学。”乐亮不容置疑放钱在桌子上。

穆姝慧和艾云燕都是目中含泪,感激不已,乐亮在她们心中最灰暗的时候,就如灯火照亮了她们的心。“她怎么样?一看就是温柔女人,离异了,有一个儿子。”王茵茵指着一张照片,问乐亮。

“这要问王叔,他看中意才好。”

王茵茵传照片过去,王皓很快回复,可以见面。

于是,乐亮陪着王皓在一个公园里,面对一个中年妇女,自我介绍是子侄辈。

王皓显得很拘谨,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精心打扮了一下,很正式的感觉。

“你的资料上显示你没有工作?”中年妇女问道。

“我……那个……我……”王皓太紧张了。

“王叔有三家租铺,两个出租房,每年能有十万的收入。”乐亮在旁解释着。

“我儿子谈一个对象,需要一百万彩礼,如果你能帮着凑齐……我们最近就结婚吧!”中年妇女说道。

“啊?”王皓和乐亮惊讶,这也太直接了,为此结婚,能有什么感情啊?

第一次没成功……

还是在那个公园,王皓是西装领带装着。

“年收入十万收入太少,我的年收入是二十万,加上一家租铺,每年有二十二万。”对方颇为高傲地道。

王皓和乐亮对视一眼,给对方一个心里否定,这还没谈呢,就在意收入啊?

第二次没成功……

依然还是在那个公园,王皓是西装领带装着。

“你家的房子和租铺值多少钱,你的总资产有多少?你开的是什么车?你每年的消费是多少?你的女儿出嫁要给多少彩礼?”对方看起来颇为精明的样子。

王皓被问的发懵,乐亮在旁苦笑,这也太算计了吧?

第三次没成功……

这次在一家高级餐厅,王皓是西装领带装着。

“我从米国回来,本来不想在国内相亲,是我儿子为我报了名,我只好来见一见。”

“那个,请问……你为什么不想在国内相亲?”王皓问道。

“国内的男人自私自利,一个个都是苦哈哈的样子,特别是你这样的岁数,保守又小气。国外的男人浪漫又迷人,很有绅士风度,去餐厅吃饭会大方地给小费,待人温柔体贴……”

“对不起,我认为我们不合适,你应该去找外国人结婚。这顿饭我来付,国内男人不是你想象中那么不堪!”王皓猛地站起身,掉脸走路。

乐亮也是站起身,鄙视地看一眼对面那个穿金戴银,照片看起来还好,其实颇为庸俗的中年女人。

看着他们雄赳赳走出去,中年女人在后发怔,后骂道:“格老子的,两个苦哈哈……”

第四次没成功……

又是在那个公园,王皓穿着西装,没打领带。

“我经常出差,可能会有一两个月不在家,家中有两个老人,需要人照顾,你能做到吗?”对方问道。

“我能理解,我会与你共同承担起赡养老人的责任。”王皓点头说道。

“请问您的儿子女儿也会帮忙照顾吧?”乐亮插句嘴。

“不,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我不想他们增加负担,你的女儿没有正式工作,也是需要她帮着照顾一下。”

王皓和乐亮对视一眼,这什么人啊?赡养照顾老人是下一辈共同的责任,凭什么你家子女就有自己的生活,别人家的女儿就该帮着照顾?

第五次没成功……

在一家咖啡厅,王皓穿着西装,没打领带,也没怎么打扮。

“我先说明了啊!我喜欢跳广场舞,每天晚上要去的,会与别的男人跳交谊舞,你别因此吃醋,找麻烦。当初就是因为这个,我与那个人离婚了,他认为我丢他脸了,妈卖批!”对方打扮时髦,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王皓虽然是比较保守的人,却也能接受新兴事物,只是面前这位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让他反感,心中已有了主意。

第六次没成功……

还是在那个公园,王皓穿了一身便装,只是洗把脸就来了。

“哦,你的条件与我差不多,我觉得我们满合适的。”对方长相娟丽,面带笑容,看起来很和善。

王皓也很满意,与对方在一起闲聊,只是那女人的手机不时地会有电短提示音响起,她都是看也没看。

“你要看一下吗?”王皓问道。

“不用看,只是一些促销广告,很烦人的!”对方微笑着道。

这次,王皓感觉满意,与对方约好下次见面,就与乐亮离开了。只是走没多远,王皓又返回去,他带着个手提包,忘记拿了。

待过一会,再返回来,他是一脸抑郁和怒容,乐亮看了奇怪,问他这是怎么了?

“她……接了两个电话,还在与两个男人一起谈,敷衍着对方,与对我一样的说词。”王皓气愤地道。

乐亮诧异,刚才他都差点被蒙混,还在为王皓高兴,终于遇上一个合适的了。都四十七岁了,还在脚踏几只船,这是惯性使然?

第七次没成功……

王皓坐在有情咖啡馆外的座椅上,摇头说道:“茵茵,小张,你们别再折腾了,现在许多女人太现实,想遇到一个合适的太难了。”

“总会有好女人的,我就不信了,还能一个个都那样。”王茵茵就不信邪了。

“是啊!张叔,您这才见了七个,这是凑巧没遇见,一定会有您中意的人出现的。”乐亮也是劝道。

“张先生……”传来一道声音。

乐亮看去,是穆姝慧来了,她的身体大好,因为失望,不想再返回教学,还总想着报答他。乐亮心里一合计,就让她来这里帮忙,店里没太多事,她出去招呼一下客人也不会累着,暂时先过渡一下,不然老是闷在家里也不好。

穆姝慧是欣然应允,能够帮乐亮做事,这也是报答的一种方式。

乐亮喊着穆姨,给王皓和王茵茵介绍一下,一起落座。

穆姝慧硕士学历,又曾是教师,知书达理,为人贤惠,与王皓倒是能谈得来。

好一会后,王茵茵拉着乐亮到一边,说道:“穆姨的老公也去逝了,我看着人蛮好的,是不是能与老汉儿凑成一对啊?”